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花老太太走了几步,却见花致远没有出言留人,便知她便是立即就走也便走了,没人会想要留她。

    可到底不甘心,走到侧门前又转了回来,对花致远道:“今儿一早我们是坐着方瘸子的马车进的镇子,如今他也回去了,今日也不会再来镇上,你总不能让我们两个妇人就这般走回去吧?”

    花致远了然,“儿子省得,娘先到前面稍坐,儿子这就去安排。”

    说着就要引了花老太太朝前面的铺子走去,花老太太却是不动,他去安排?如何安排?还不是打辆马车把她送走?可她却是想要留下,哪怕不能真留下,总也得要些钱再走。

    可明知就算说了,花致远也不会真就让她留下,之前话说到那份儿上,钱怕也要不来,便不住回头去看几间看起来很是不错的屋子,指着其中一间道:“为娘先到那里歇着也是一样。”

    花致远为难,“这怕是不成,那间屋子里存放的都是面粉米粮之类,屋中也没有生火,娘歇在那里怕是要冷着,前面的铺子里砌了炉子,我先把火烧起来给娘暖暖。”

    花老太太又指着其余几间,“那间呢?”

    花致远还是为难,“那边几间都是孩子们的卧房,几个孩子住在一处杂乱的很。”

    花老太太不乐意了,“那我去你的卧房坐坐,话说回来为娘来了这么久,你那媳妇都不出来请个安吗?还是说要等着老太太去给她晨昏定省?”

    花致远大为吃惊,从前花老太太虽蛮横,却从未有这么大的谱,就是让章琴到跟前也没说过什么晨昏定省的话,这都是她身后的丫头教的吗?

    见花致远怀疑的目光看过来,书雪急忙又在花老太太身后摆手,她可是冤枉着呢,为免这老太太懂得多了规矩也大了,她可不敢乱和老太太说那些大户人家的事儿,谁知这小门小户的人家,生存起来却是比大户人家更为艰难呢,虽好吃好喝地养着,可这老太太做事全无章法,让她也很心累啊。

    花致远便再看向花老太太,心里倒是想着待会儿找机会让安柳把这丫头叫出来敲打敲打,该是个明白拿的是谁的钱。

    “娘这说的哪里话?前日儿子在村长家喝多了酒,回来时误伤了琴娘,经大夫诊治,要卧床百日,便是她想来给娘请安,也是起不来的。”

    花老太太立时便面露喜色,“要卧床百日啊,那这些日子家中怕真是缺人手,不如娘就与书雪一同留下来吧,也好帮把手。”

    花致远明知花老太太若真留下来就不是帮忙,而是添乱了,哪里肯让她们留下,只道:“家里也没有空余房间可住,娘若留下来也不便,再者琴娘她本就伤着,身子不适,更受不得气。”

    “瞧你这话说,是在说我这做婆婆的还能苛待了你媳妇?”花老太太立时就掉了脸子。

    本以为她都这般脸色了,花致远该会好言相哄,却不想花致远竟就点了头,“正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