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好在之前安老太太就同章琴说起过镇上过完年的生意都不怎么好,要等到过往的商队多起来后,生意才能有起色,花致远就没准备多少东西,就是平日早上卖的包子都没准备,每天只宰两只鸡,再有从十五两家买来的一副猪骨架,其余配菜准备的也不多。

    而原本想要大干一场的章琴还躺在床上养伤,偶尔由安柳或是花致远扶着出来走走,腰虽也能动了,可一动又疼的站不稳,章琴也不敢逞强,反正如今铺子里生意好,也不必事事都要她来亲历亲为。

    之前花致远去张福来家挑了两回人,可没一个合心意的,不知最近是怎么了,张福来家里剩下的都是长得俏的,眉眼间也颇有风韵,见来挑人的是位老爷,一个个眼神都带着情意。

    可他想要的是能干活的,这些人他买回去也不放心,最重要的是身价还贵,十两银子买长相差些又能干的能买两个了。

    转了几回也没遇到合适的,就同张福来说好,以后若是遇到差不多的先帮他留着,等他先过来看一眼。

    张福来自然是都答应下来,初八这天铺子刚开业不久,张福来就亲自跑了过来,问花致远:“花老爷,你还买人不?今儿我们那儿来了几个人,是从县城来的,主家被人骗的血本无归,家产和奴仆也都变卖了,我瞧着有几个粗使的婆子还不错,年纪也不是很大,你要不要去瞧瞧?”

    花致远一听,立即答应了,让安三勇多照看着铺子一些,他摘下腰间的围裙就跟着张福来走了。

    谁想,人刚走不多时,店外就来了夫妻二人,三十左右的年纪,衣着朴素眉眼间倒是颇俊,可瞧着就能看出是乡下来的。

    夫妻二人进了铺子站了一会儿就奔着安三勇坐着的柜台走来,男人笑道:“请问,你们老板娘可在?”

    安三勇闻言有些不喜,脸上的笑也有些僵,“请问贵客有事吗?”

    男人又笑,“我是你们家老板娘的侄儿,我叫章许。”

    安三勇闻言,虽不知章许是何人,但与章琴一般都姓章,又见他眉眼间有几分像章琴,先信了他几分,可脸上的神色却更古怪一些,昨日他过来与花致远说起今日开业的一些事宜后,就留下来与花致远一同吃饭,席间提起安五壮,花致远言语间颇为羡慕,便说起他初二与章琴一起回娘家时发生的事情,说到刚进村子时,章二哥一家如何热情,章大哥的儿子媳妇又如何过来抢人,结果一听他说要借钱,一家饭也不给吃了,另一家更是连门都锁了。

    安三勇安慰他几句后,也替他有些戚戚,花致远是个有本事的,才学也很好,可不论是哪边的亲人都一言难尽,相比之下他的几个兄弟虽大多在战乱中没了,只有他和五壮活下来,可兄弟感情好,这就是花致远如何都羡慕不来的。

    如今见章家人找来,安三勇看着章许,脸上虽还带着笑,却有些皮笑肉不笑,“这可不好办了,我家老板刚出去了,老板娘不便出来见客,要不你二位先坐着等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