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既然让丰盛庄的人多多地养猪,章琴自然也是想好了那些猪养好了杀完了肉怎么用,其中一种用法就是做成卤肉。

    十五两家一斤猪肉卖十五文钱,但自己家杀猪,成本也就七八文钱,一斤猪肉卤好了能出六两左右,一斤卤好了卖三十文钱,其实成本算上烧的柴也不过就是十五文左右,其实赚的也不算少了。

    而且对于自己家卤出的肉,章琴还是很有自信,到时她也不卖三十文,卖四十文也不会怕卖不出去,那可不比买十五两家的猪肉,还要随时看他们家的脸色强?

    就算十五两家再霸道,自家也不是卖生猪肉,他们家还管得到别人家的铺子里卖卤味?

    再说,就是十五两家真想来闹事,花致远好歹也是秀才出身,平常或许不显,可想要来找麻烦的也要琢磨琢磨,他们家可不比平头百姓那么好欺负。

    夜里花致远回来,虽喝了些酒,却没有多少醉意,一进门先去洗漱了才到床上,见章琴还没睡,还有些奇怪,往常章琴可都是沾枕头就着的,难得今日他出去喝酒回来晚了,章琴竟还在等他。

    伸手将人揽进怀里,轻轻在章琴的肩头摩挲几下才道:“今日我与黄贤弟喝了些酒,也说了许多,就说起镇上新开的两间米线铺子,黄贤弟问我可想过再做别的生意,你说我们家的米线铺子是不是也该加些什么别的了?”

    章琴打了个哈欠,“我正要同你说这件事儿。”

    若不是为了等花致远回来说事儿,她早就睡着了,硬撑着等到这时候,她眼泪都困出来了。

    “你去黄家后不久,齐五就过来了,说他刚出去不久就被陈扒皮给拦住了,向他打听咱们家想要怎么安排巧月和翠容,他觉得陈扒皮是想要暗中使坏,就赶过来想要告诉你一声,可你又不在家,就告诉安柳了。还有巧月和翠容去十五两家买猪骨,结果十五两家可得意了,如今人家把猪骨都卖给新开的那两家米线铺子了,也不稀得赚我们家那点儿肉钱。我就想着,既然人家不卖猪骨给我们,不如我们就自个儿买猪来杀好了。到时猪骨继续熬汤,猪肉和那些猪下水就都做成卤味,在安婶儿的摊子旁边再摆张案子,就在那里卖卤味得了。”

    花致远听了直点头,“我正想与你说这件事儿,想不到姓陈的已经先下手了,今日黄贤弟就说了,那两间铺子里,有一间就是姓陈的开的。”

    “哦,不说这人怎样,这么快就能琢磨出米线的做法,倒是个人才。”

    花致远闻言面色却不大好看,章琴见了就猜着他肯定还有什么没说,就直直地看着花致远,花致远叹了口气,“听黄贤弟所言,姓陈的和另一间米线,他们做米线的法子是买来的。”

    “买的?”章琴诧异,“这是我和咱大闺女一起琢磨出来的,别人如何会?除非是咱们铺子里的人常看到。”

    若真如此,铺子里这是出了内鬼?

    却见花致远摇头,“不是铺子里的人,是咱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