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齐五送完孩子们,又回来接花致远,花致远向齐五打听,镇周边哪里有卖猪的?

    齐五在溪江镇周边拉脚多年,对镇周边的情况也更了解一些,闻言道:“出镇东五里,有个姚庄,庄子里每年都要养不少猪,可他们的猪大多都卖给十五两家了,再别往前走十五里,有个西河村,家家户户都养猪,只是年前该卖的都卖了,该杀的也都杀了,这时候去买猪怕也没有多少。其他村子也都穷,趁年前都把猪杀了去卖,这时节还养着猪的人家真不多了。”

    花致远原以为买猪很容易,却不想听齐五一说也是件麻烦事儿。

    最后还是让齐五出了镇子随便找了一个村子,进去打听了几家,才买到两头猪。

    可齐五的马车虽不小,也不能用来拉猪,最后还是在村子里雇了一辆牛车,将那两头猪捆好了拉回镇上。

    明日待齐五送完孩子去书塾,就让他去庄子那边找人打听一下,若是那边能买到猪,就让满仓送过来。

    昨日巧月和翠容听说今日开业时,就去镇上通知了铺子里雇的人,后来章琴也没让她们再去通知一回,等花致远和齐五带着送猪的牛车回来时,铺子里的人也都在。

    见花致远拉了两头猪回来,七手八脚地帮着把猪从车上抬下来。

    年前这两头猪都不算肥,又多养了一个多月,膘倒是比从前肥不少,可也不是太大的猪。

    雇的人里面就有会杀猪的,其余人村子里杀猪时也有去帮过忙的,这时候把猪抬到后院,绑到两个并排放着的长条凳子上,烧水的烧水,磨刀的磨刀,不多时就将杀猪准备都做好了。

    章琴不敢在跟前看,回屋看着虎头去了,几个妇人也跟着进了屋,倒是安柳就在旁边端着个盆等着,就等着那些人动刀子后,她得盯着点儿,别一只盆不够装猪血再浪费了。

    院子里传来猪嗷嗷的惨叫声,章琴听的脸都要抽到一块儿了,从前在娘家时,爹娘不在,日子不大好过,家里就没杀过猪,哥哥都成亲后,两个嫂子都各有算计,生怕杀猪要分肉给另一家,家里也没杀过猪。

    嫁到花家后,开头十几年日子苦,也没钱杀猪,就是养一头猪,年底也卖了换钱给花致远留着读书了。

    后来钱赚的多了,花老太太也看得紧,买一点肉也只有干活的花致远和花老太太和花睿能吃到,更不要说杀头猪一家人都能敞开了吃一回。

    到如今,活了三十多年,章琴还是头一回见杀猪,只是听着猪的叫声都觉得吓人。

    但铺子里人多,很快猪就杀好了,猪肉也都给分开好,安柳带着人把猪的内脏也都洗出来,收拾好后就等着章琴配卤味的料,到时再把这些猪肉放里头卤上。

    章琴在屋中待了好久,等人把杀猪溅到地上的血都收拾干净了才出来。

    想到那一堆猪肉在不久之前还是活蹦乱跳的一头猪,猪肉上面的热不是被做熟的热,而是那头猪原本带着的体温,头一回收拾起猪肉时手有点哆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