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说的倒是那么回事儿,那这方子得多少钱?”

    之前那人神秘地笑了笑,伸出五根手指,旁边的人惊呼,“五百两?”

    “你嚷嚷啥?这五百两还得是有人直接登门去买,若是好多人都想要,花家却只想卖一家,那大家一争抢,价还得高。就是不知这回花家会不会一方多卖。”

    “照你这么说,卖这么一个方子,都能在县城里买间小酒楼了,有那钱直接买酒楼多好,谁还买方子做啥?”

    “要不咋说你没见过世面,酒楼多了去了,可这一个能撑起不只一家酒楼的卤肉方子你见过多少?谁家真把这方子买去,别说一家酒楼,十家百家都能开得,我猜着花家这回真是急用钱了,要不谁能舍得卖这方子?我看着都替他们心疼。”

    “你倒是替他家操心,没准人家只是做吃食的方子多,不在乎这一个呢。”

    众人听后都沉默了,若是之前有人说这话,没人会相信,但自打花家的米线铺子开业之后,又是点心又是咸菜的也都拿出来卖,这话让人听了就不得不信了。

    有人低声道:“这话还真可能,我家小侄儿在镇上书塾读书,就是和花家那位大少爷一起读书,他每天回来都要夸花家的饭菜好吃,就是一个萝卜炖出来的味儿都和咱们不一样。”

    这回更多的人都相信花家肯把卤肉的方子拿出来卖,是有更好的吃食等着了。

    一时间,虽然大多数人都知道自己买不起这个方子,也没本事拿这方子赚钱,但方子一事很快就在溪江镇上传开了,就是有些年后又开始行走的商队也得了消息,纷纷开找花致远打听这方子打算怎么个卖法。

    无论是谁来,花致远听了对方的报价后,只笑着道再想想。可眼看着来找花致远打听方子的人越来越多,那些暗中观察的人都急了,只怕自己给的价低了,花致远把方子卖给了旁人。

    于是,很多来过一回的人又来了第二回、第三回……可每一次花致远都还是同样态度,只道再想想。

    中午,满仓赶着牛车送来两头猪,花致远让他把自己的回信给柳老爷带回去,只说若价钱合适,他会买下庄子,只是钱不大凑手,只让柳老爷先稍等几日,务必把庄子给他留着。

    满仓回去后把信给柳老爷带去,柳老爷得了花致远的准话,也就放下心,他家长子也不是立马就走,待一切都收拾妥当最快也要到四月出发,他的庄子只是按时价卖,花致远若真想买,这一座横亘在两座庄子间的庄子自然是最好不过了,到时三座庄子打通成一座大庄子,管理起来也方便。

    花致远这一想就想到了正月底,有人来问花致远还要想到何时,花致远最后道:“不如这样,就二月二吧,到时我这米线铺子歇业一天,想要买方子的人都到铺子来,到时大家聚在一起,都将想出的价钱写在纸上,最后谁出的价高,方子就卖给谁。”

    这个方法好,很多人得了准信后,回家就琢磨开了,都想买这个方子,但多少钱合适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