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魏影帝 > 第60章 逼供
    曹植等人虽然英勇,也打出了几波漂亮的反击,毕竟人数相差太大,老卫士们也不比十年前,体力不足,很快就露出了疲态。

    曹植及时收缩防线,放弃了几乎所有的辎重,全力保护人员性命。

    虽然事先有心理准备,可是看着箭矢在空中乱飞,生死就在眼前,惨叫声就在耳边,曹苗心里还是有些紧张。至于那些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以为今晚必死无疑的人更是乱作一团,不少女人甚至哭出声来。就连一向稳重的谢夫人都不例外,神情绝望,静静地坐在一旁,等待着命运的降临。

    占了上风的盗贼更加嚣张,一部分人还在围攻曹植等人,企图击破最后一道防线,赶尽杀绝,一部分人已经赶去搜刮战利品,先捞点实惠的。虽然盗贼首领破口大骂,污言秽语不绝,甚至拔刀砍了两人,还是无法约束队伍,齐心协力的进攻。

    传说中的五百金太诱人了,谁也不希望被别人捷足先登。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一趟的主要目的就是求财,杀人反倒是其次的,甚至有人根本不想杀人。但凡有点脑子,都清楚杀了曹植一家对他们没什么好处,反倒有可能惹来杀身之祸。

    如果能抢到那五百金,他们就满足了。

    趁着这个机会,曹植从混乱的人群中找到了主谋者:一个一直隐在黑暗之中的中年人,被几个身强力壮的汉子护在中间。他原本离得远远的,并不引人注意,直到盗贼们注意力分散,久攻曹植等人不下,他按捺不住,赶到盗贼首领面前,催逼他们全力进攻,才被曹植发现。

    曹植随即发出命令,务必要生擒此人。

    三枝绑了引火物的箭被点燃,直直地射向空中,在混乱的箭雨中清晰可辨。

    很快,曹苗看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十几匹马从远处的芦苇荡后奔出,迅速杀入盗贼之中,将盗贼们原本就不算严整的队伍截为两段,马背上的骑士挺着长矛,挥舞环刀,将一个又一个迎上去的盗贼刺倒、砍倒,或者直接用战马撞飞。

    看到对方有埋伏,而且有骑兵,盗贼们慌了,不少人开始逃跑。

    曹植抓住机会,发起了反击,抓过准备好的战马,一跃上马,带着老白和另一个老卫士,策马直扑主谋者。盗贼们慌作一团,看见战马就跑,根本没人敢拦。主谋者发现形势不妙,转身想逃,却已经迟了。曹植三骑冲到他的跟前,轻轻一带,就将他撞翻在地。

    伏击的骑兵赶来,与曹植汇合,将几个负隅顽抗的汉子围住。有人下马,二话不说,抡起刀环,将主谋者砸晕,带回阵中,扔在曹苗面前。

    曹苗早有准备,先让阿虎将人捆起来,嘴堵上,然后亲自搜身。

    这是一个中年汉子,大约四十上下,面皮白净,三绺胡须打理得很整齐,有些书卷气。身上的青黑色布衣不太合身,应该不是他自己的衣服,但里面的衣服很合身,质地也好,应该是他自己的。尤其是脚上有一定防水功能的皮履,绝不是盗贼会穿的。盗贼们更愿意光着脚板。

    手很干净,五指修长,指甲里没有污垢,指肚几个部位有老茧,平时拿笔写字的机会不少。手臂肌肉很结实,虎口有老茧,应该在武艺在身。身上没什么赘肉,几个肌肉群很匀称,平时体力活动不少,不是纯粹的文职人员。

    除了衣服和脚上的皮履,他身上没有太多的东西,应该是早有准备,任何可能暴露身份的东西都没带。

    曹苗搜身完毕,点点头。阿虎弯腰,甩手就是两个响亮的耳光。

    “啪啪!”耳光清脆,中年汉子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曹苗,再看看被骑兵追得鬼哭狼嚎的盗贼们,眼神中露出惊恐之色。他看向曹苗,又看了一眼从他身上搜出来的东西,嘴里呜呜叫了两声,只是被堵得严实,也不知道他说些什么。

    曹苗上下打量了他两眼,脸上露出无邪的笑容。

    “很谨慎,几乎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我想,就算我求你,你也不会告诉你是谁,对吧?”

    中年汉子恨恨的盯着曹苗,哼了一声,眼神镇定下来,露出几分坚毅之色。

    曹苗打了个响亮。阿虎上前,踩在中年汉子的身上,脱下了他的皮履,又扯下足衣,按着他的小腿,将他的脚固定在曹苗面前。曹苗一手按住他的脚踝,一手伸出,青桃递上一柄短刀。曹苗倒持短刀,用刀环狠狠的砸在中年汉子的脚趾上。

    “啪!”一声脆响,脚趾骨被刀环砸断,翘了起来。

    “嗷——”中年汉子痛得双目圆睁,拼命挣扎。只是被阿虎死死按住,动弹不得。

    曹苗也不看他,自言自语道:“我理解,你身家性命都在别人手中,做不得主。就算我放了你,你回去也难逃一死,不如死扛到底,说不定还能保得家人周全,留个忠贞之名。”说着,又是一下,砸断了中年汉子的另一个脚趾。

    “君子成人之美,你想做忠臣,我深表佩服,成全你。”曹苗举起短刀,又是一下,精准无比地咂断了中年汉子的第三根脚趾。

    接连三根脚趾被砸断,中年汉子痛得涕泪横流,浑身抽搐,嘴里呜呜的不知说什么,像是咒骂,又像是哀求。曹苗不解地看着他,手下丝毫不慢,又砸断了他的第四根脚趾,只剩下大脚趾还是完整的。

    “你说啥?”曹苗扬起短刀,茫然地看着中年汉子。“骂我?没关系,骂吧,反正我就是个疯子,不怕人骂。”说完,又是一下,将他的大脚趾砸碎,然后松开了按着他脚踝的手。

    “呜——”中年汉子痛得惨叫。他下意识地缩回脚,泪如雨下。

    “把他那只鞋扒了。”曹苗一边说着,一边抽出中年汉子嘴里的布。“骂吧,骂吧,骂得痛快点。”

    “你……你就是个疯子。”中年汉子破口大骂。

    曹苗无动于衷的点点头。“我知道。”伸手去抓中年汉子的另一只脚。中年汉子吓得面无人色,顾不上再骂,一面拼命将脚往回缩,一面连声说道:“我说,我说,我全说。”

    曹苗举着短刀,眉宇间有些失望。“你确定?”

    中年汉子生怕他不信,用力点头,连鼻涕都甩出来了。“我说,我全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