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魏影帝 > 第67章 不如当年
    曹苗接过纸卷,扫了一眼,又看看尹模,嘴角挑起浅笑。“尹都尉有心了。”

    “王子喜欢就好。”尹模笑道。

    曹苗随意看着墙上的刀剑,却有些心不在焉。他沉默了片刻,突然说道:“玉枭印在我手里。”

    “听韩东说了。”尹模微微点头,脸上一点波澜也没有。

    “一个月之内,如果你能拿回去。玉枭印就是你的。”

    尹模眨了眨眼睛,眼中笑意更浓。“王子为何如此慷慨?校事玉印是当初指挥校事的专用信物,不知道多少人想据为己有。”

    “我不想要。”曹苗耸耸肩,有些无奈。“我也不明白这东西为什么会落在我手里。既然是指挥校事的,我想交给你,应该是最合适的吧。”

    尹模想了想,拱手道:“多谢王子信任。只是能掌据这枚校事玉印,指挥所有校事的人只有陛下,或者陛下指定的皇族,其他人都没有资格。就连深受先帝信任的抚军大将军,也没有指挥过校事一天。”

    “是吗?还有这个说法?”曹苗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我也是听老人们说的。”

    “可是……我是个病人。”曹苗露出一丝沮丧。“只想多活几年,哪有指挥校事的能力,不敢想。”

    尹模欲言又止,垂下眼皮,看着眼前三尺的虚空。

    一时间,两人都不说话,气氛有些诡异。

    过了片刻,曹苗叹了一口气,主动开了口。“话还是那句话,你若是想要,一个月之内来拿,别惊动我的家人就行。这件事,他们不知情。你也知道的,我父子……有些尴尬。”

    尹模点点头。“既然王子盛情,那我就勉力一试。万一失手,还请王子担待些。自从武皇帝驾崩,校事受人排挤,不复当年。当年的精锐老的老,死的死,剩下的没几个了。”

    “嗯嗯。”曹苗连连点头。“另外还有一件事,想请都尉帮忙。”

    “不敢当,请王子吩咐。”尹模躬身施礼,角度大了一些。

    “我要告状。王机、仓辑勾结浚仪、中牟一带的盗贼,袭击我们父子,杀人劫财,证据确凿,却有人避重就轻,拖延不办,反而互相串联,要陷我父子于罪。”

    曹苗说着,从袖子里取出准备好的文书。“仓武翻供,说我滥用私刑,屈打成招。我也真是无语,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什么人都想咬我父子一口。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校事署接了这案子,我愿意和仓武对质,纵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尹模眉梢轻跳,打开文书看了一遍,略作思索,随即收好,拱手道:“王子虽然抱恙,却大有担当。模佩服。这份文书,我会尽快上奏天子,请求立案侦察,到时候再请王子配合。”

    “一定。”曹苗点点头,恨声道:“这些世家太过份了,我实在是气不过。我还就不信了,这天下究竟是曹家的天下,还是世家的天下?”

    尹模听了,心中感慨。他想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拱手与曹苗道别,向后退了两步,一转身,举步出店,竟有几分悲壮之意。

    曹苗看得真切,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松了一口气。

    这件事成了。但凡有一丝可能,尹模都会像疯狗一样咬着那些人不放。御史台也好,廷尉寺也罢,都别想一手遮天,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见尹模离开,店主再次现身,只是神态更加恭敬。曹苗也没和他多说什么,订了几件东西,交了定钱,转身离开。店主毕恭毕敬,将曹苗从后门送了出去。

    曹苗带着阿虎和青桃、红杏在金市逛了一圈,买了些小玩意,蹓蹓跶跶的走了。

    曹苗刚刚离开,尹模就从后门回到了刀剑铺,店主迎了上来,将尹模迎到作坊隔壁的房间。房间很小,只容得下一张小案。小案上摆着酒和几碟干果,曹苗刚刚下的订单和图纸也摆在桌上,定钱一枚不少。

    尹模入座,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又拈起几枚干果,用手指捏破,将果仁扔进嘴里。另一只手拨弄了一下当作定钱的五铢钱,又翻了一下订单,目光最后落在图纸上。

    “这是什么东西?”尹模看着图上五环相连的物件,不解地问道。

    “不知道,好像是套在手上用的。”店主比划了一下,将曹苗告诉他的要求转述给尹模。

    尹模皱皱眉。“伯宁,你安排人查查奋武将军府,看看邓展与这位王子有没有来往。这东西不像是战场上用的,倒像是街头恶少年打架用的东西。”

    “喏。”店主应了一声。

    尹模放下图纸,又虽了两杯酒,若有所思。“你觉得这王子如何?”

    “嗯……说不准。”

    “还有你这老鬼说不准的?”尹模斜睨了店主一眼。“你可是当初第一代校事中的佼佼者,若不是有前朝皇室血脉,早就升了。”

    店主笑笑,抬手指指眼睛。“老了,这双眼睛不行了。”

    “无妨,说来听听。”尹模指了指对面,示意店主坐下说话。店主行了礼,在席上坐好,提起酒壶,给尹模添了一杯酒。“这大王子一进门,老朽就觉得有些眼熟。”

    “像谁?”

    “像当年的临淄侯。不过,更像传说中的武皇帝。”

    尹模不解的停住了酒杯。“传说中的?”

    “出仕之前的武皇帝,少年气盛,敢做敢当。”

    尹模若有所思,想了一会儿,又道:“那你说,我们该不该和他合作?”

    店主无声地笑了起来。“能决定都尉命运的人不是他,而是陛下。陛下是武皇帝一手调教出来的,他与文皇帝虽是父子,其实并无太多感情。他刚刚登基,就将先帝任命的四位顾命大臣外放的外放,左迁的左迁,继承武皇帝遗制的态度已经很明显。若非如此,又怎么会有人造谣生事,咒他驾崩?陛下根基未固,内忧外患,眼下只能忍,可不代表他会一直忍。”

    尹模眼神闪动,看看店主。“老刘,你真是可惜了。当初如果没有做校事,成就不会比你那位族弟差。”

    店主笑而不语,只是眼中闪过一丝落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