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魏影帝 > 第110章 同病相怜
    夏侯玄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他知道,自己不用说什么了,天子一定会严惩相关人等。

    天子与曹苗谈不上什么情谊,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少年丧母,而且都是非正常死亡。曹苗的母亲崔夫人被武皇帝赐死,天子的母亲甄夫人则是被他的父亲文皇帝逼死。

    因为不受文皇帝宠爱,天子年少时对母亲甄夫人的依恋比普通人更重,有了委屈,大多是向甄夫人倾诉。继位之后,他对甄夫人多有追思,对曹苗受了欺负后向他的母亲德阳公主求援的心理最能感同身受。

    夏侯玄甚至在想,曹苗是不是故意这么做。如果是,那这一招就太高明了,直击天子软肋。

    可是,无论他怎么回想,他都找不出一丝破绽。曹苗的反应太真实了。如果说他是伪饰,只怕世上最高明的伪君子都未必做得到。对一个病了十年,几乎与世隔绝的年轻人来说,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就连这么想,都让夏侯玄有一种强烈的负罪感。

    君子不污人以恶。用这样的恶意揣度一个病人,非君子所当为。

    天子随即命人传负责蜀邸失窃案的尹模,询问查案经过。

    尹模不知道夏侯玄已经进了宫,只当是天子关心案情进展,简单的汇报了一下调查的情况。目前还没有任何线索,唯一能提得上嘴的就是墙上留下的痕迹,看起来和曹苗在金市打造的物件有些相似。

    “会是曹苗吗?”天子单刀直入,逼视着尹模。

    尹模心中忐忑。他感觉不对,却又说不上来究竟哪儿不对。面对天子的追问,他不敢轻易发表意见。

    “校事署有没有安排人监视雍丘邸?有没有派人询问?有没有发现其他的异常情况?”

    天子一边串的追问让尹模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出了一身冷汗,更不敢乱说,只是连连叩头。他心里清楚,天子从小就随武皇帝见习政务,为人机警,对校事办案并不陌生,不是那么好糊理的。如此声色俱厉的问责,必然是对他的工作不满。至于什么原因不满,这已经不重要了。

    校事署就是天子的鹰犬,失去了天子的信任,他们就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下场可想而知。之前的卢洪、赵达都是活生生的例子。

    天子对尹模的答复非常失望,责令尹模十天内找出真凶,否则自诣廷尉。

    尹模险些瘫在地上。自诣廷尉,还不如自杀呢。

    赶走了尹模,天子慢慢冷静下来。他问夏侯玄说,曹苗打造这些飞爪干什么,他也想做飞贼吗?

    夏侯玄早有准备,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我不知道。事发仓促,还没来得及问他。不过,这人虽然有疯疯癫癫的,有时候还不太正常,但聪明是真聪明。不发病的时候,不论是说话还是做事,都出人意料,别出机杼。别的不说,他发明的那个马具就非常好用。

    天子一头雾水,追问详情。夏侯玄说明了马镫的模样和作用,还画了个示意图。这东西也不复杂,曹叡是有丰富骑乘经验的人,一眼就看出了马镫的意义。

    “这是好东西。”曹叡说道:“能够增强骑兵战力,当在军中推行。太初,你回去,看看他还做了些什么物件,让他绘图呈上来。”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一件也不能漏过。”

    夏侯玄惊讶地看了一眼显得有些兴奋的曹叡,躬身领命。

    ——

    王机拢着手,坐在案前。

    虽然有两个侍女站在身后扇风,他还是汗流浃,心跳也快得异常,几乎让他失态。

    计划刚刚展开就遇到了意外,而且是一连串的意外,让他措手不及,阵脚大乱,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曹苗去了洛水,在附近转了大半天,然后就有人开始追查小木匠的下落。回城的时候,曹苗没有经最近的城门回城,反而绕了半个城,从东北角的建春门入城,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也让他事先准备的手段全部落了空,根本来不及反应。

    当然,更让他想不到的是曹苗没有回雍丘邸,而是去了德阳公主府。

    他是顺路拜访,还是另有目的?眼下还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曹苗一定感觉到了什么,否则不会这么快就有人查到小木匠身上。

    好在小木匠已经死了,死得悄无声息,没人知道他的下落。

    一个贱民而已,谁会注意他的生死。

    这疯子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王机百思不得其解。

    他筹划了这么久,费了无数心机和钱财,才打听到曹苗在金市打造了一些物件,而这些物件又可以用来攀高越险,立刻设下栽赃的计谋,还没等收网,曹苗就出现在洛水,并且迅速查到了小木匠身上。

    是曹植吗?

    王机不清楚,但他清楚,自己已经没有什么退路。如果不想和仓辑、钟泰一样入狱,他就只能先下手为强,将曹植父子送进大牢,至少要断绝曹植起复的可能。

    门外传来轻响,打断了王机的思绪。王机咳嗽了一声,打起精神。

    “进来。”

    房门被人轻轻的推开,一个消瘦的身影挤了进来,离得老远,就能闻到浓烈的汗臭味。王机皱了皱眉,抬起手,在鼻端轻轻扇了扇。来人见状,向后退了一步,站在门外。

    “主人,已经确认,曹苗进了德阳公主府,一直没有出来,应该是住下了。”

    王机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可知原委?”

    “属下已经派人打探,现在还没有消息。不过,夏侯玄去了蜀邸,又去了雍丘邸,现在进宫去了。”

    王机心里咯噔一下。夏侯玄去蜀邸,又去雍丘邸,分明是有特定目的,绝不是顺路这么简单。他进了宫,很可能会将消息通报天子,一旦天子下令彻查,对质就迫在眉睫,留给他运筹的时间就非常有限。如果让天子先入为主,相信了曹苗的自辩,那他这个计划不仅落空,还会引火烧身。

    “德阳公主府,是不是就在附近?”

    “很近,只隔数里。”

    “曹苗身边有几个人?”王机忽然笑了一声:“现在应该是一个难得的机会。龙楼,你愿意走一趟吗?”

    龙楼愣了一下,露出惧色。“主人,曹苗身边的那个阿虎是个高手,就连那个小侍女都有点身手,高珣就是被她打伤的。属下一个人去,怕是难以得手。”

    “高珣是个清谈客,哪会武艺。”王机摆摆手,不容置疑地挥挥手。“你去探一探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