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魏影帝 > 第120章 受益匪浅
    夏侯玄多少有些吃惊。

    他对大司马曹休取胜已经不抱什么希望。这几天他不在宫里当值,不清楚具体的战况,但零星收到的消息没有一个是好的。曹休中伏,贾逵、满宠、王凌正在全力接应,但吴军守得坚固,能不能救出曹休,谁也不敢打包票。

    夏侯玄知道朝廷将面临危机,但他没想到危机会这么大。

    吴王孙权如果称帝,那可是在天子脸上狠狠地扇了一个耳光,朝野不知道有多少人要看天子的笑话。

    孙权称藩是在文皇帝时代。如今天子继位,一心想改变文皇帝遗命,明的暗的反对不计其数,天子命曹休、司马懿等人伐吴,就是想证明自己的控制力。结果这一战不仅没能证明他的控制力,反而被孙权看破了朝廷的虚实,自立为帝,足以证明天子背弃文皇帝的遗命是错误的。

    可想而知,天子再想有所举措,必然会遭到群臣的强烈反对。

    但他不能不相信臧霸的判断。若论与孙权打交道的经验,整个洛阳超过臧霸的人都不多。扬州战区历年对吴作战,真正曾将战线推到长江以南的只有臧霸一人。

    夏侯玄收起内心里的最后一丝骄傲,诚恳地向臧霸请教扬州战区的形势。

    臧霸也不客气,将扬州战区和对吴作战的利弊得失一一说来。他等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虽然他不清楚扬州战场的情况,但他却熟悉曹休,认定曹休必败无疑。对他来说,眼下的重点不是曹休会不会败,而是败得有多惨,接下来朝廷如何安定扬州战区,他又能不能从中获益。

    就算不能都督扬州,也要让天子知道他的价值。如果能助夏侯玄一臂之力,那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听了臧霸的分析,夏侯玄眼界大开,受益匪浅。

    辞别了臧霸,离开了执金吾寺,夏侯玄与臧艾一起赶往城门校尉治所。

    在路上,臧艾向夏侯玄介绍了洛阳城门的守护情况。执金吾的辖区是宫城之外,洛阳城以内,与看守城门的多有交集,相互之间比较熟悉。

    洛阳十二门,负责人是城门校尉,城门校尉之下有司马,有门候,有门卒。现任城门校尉是天水人杨阜,他是去年才由武都太守调任的,之前没有在京师任职的经历,所属的司马、门候之类大部分是前任城门校尉提拔的,和他没什么关系,所以上任之后,他这官做得很辛苦。

    夏侯玄毕竟是权贵子弟,平时这类事听得不少,只是与自己没什么关系,不太上心。现在关系到查案,他自然关心,立刻追问细节。

    执金吾所属的缇骑、执戟与各门司马、门候和门卒都有接触,臧艾作为臧霸之子,经常出面处理一些杂务,对这些人的情况比臧霸还要熟。他告诉夏侯玄,守城的门卒基本来自于洛阳附近的屯田兵,轮番上戍,屯田时由洛阳典农负责,守城门时则归城门校尉指挥,所以洛阳典农一向由天子亲信出任。

    夏侯玄如梦初醒。

    上一任洛阳典农就是王昶。作为王昶的从兄,王机既然能到洛水附近寻找小木匠那样的屯田兵做事,自然也熟悉看守城门的人。他也许悄悄出了城,却不需要惊动城门校尉。他去城门校尉治所查公文,不仅手续繁琐,耗时耗力,而且查不到任何记录。

    怪不得找不到王机。

    “那我该怎么办?”夏侯玄诚恳地向臧艾请教。

    “找不到记录,就找人。”臧艾笑道:“就算有人暗中帮王机,也不可能是所有人都帮他。就算肯帮他的那些人,也未必就是豁出性命维护他,只是限于王昶旧恩,行个方便而已。只要找到那些可能帮他的人,再挑明王机面临的处境,我相信,他们一定会供出王机的去向。”

    夏侯玄连连点头。这办法并不新鲜,只是他之前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而已。臧艾一说,他就懂了。

    当然,臧艾还是有用的,他和各城门的门候、门卒熟悉,由他出现打听更方便。

    在臧艾的帮助下,夏侯玄花了两天的时间,梳理了附近三个城门近百人这些天的当值情况,从中找出几个嫌疑最大的人,最后造访城门校尉治所,拜访杨阜,请求杨阜协助,下发公文,召这些人问话。

    杨阜也早就想整顿属下,有这个机会,他求之不得,爽快地答应了夏侯玄的要求,并派随从白仁配合夏侯玄。白仁是他从武都带来的亲信,虽然没有正式的官职,却可以代表他,与各门都很熟悉。

    有城门校尉出面,又得知王机身陷大案,没有人再愿意维护王机,迅速交待了相关的情况。

    在德阳公主府出现刺客的第二天凌晨,天还没亮,王机就从东城最南端的清明门出了城。至于他去了哪里,却没人知道。

    根据王机出城的时间,夏侯玄判断,那个叫龙楼的刺客当晚没能和王机碰面。或许在龙楼出发不久,王机就出城了。放他出城的门候说是凌晨,其实更可能是半夜。真要是凌晨,王机或许就不需要找人了,可以正大光明的出城。

    但夏侯玄没有点破这一点,白仁自然会转告杨阜。

    夏侯玄再次拜访杨阜,向杨阜致谢,并向杨阜请教陇右的形势。

    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去陇右,但他很清楚,眼下大魏四面受敌,陇右作为与蜀汉、羌胡交战的地区,大将军曹真又是他的亲舅舅,到曹真负责的辖区历练是极有可能的事,提前了解一下陇右的情况,有备无患,当然是好事。

    见夏侯玄关心陇右形势,杨阜多少有些意外。夏侯玄是勋贵子弟,少年成名,是京师名头甚响的四聪之一,这样的年轻人居然有心关切实务,这可不多见。

    杨阜本以为夏侯玄就是意思一下,没曾想说了几句,发现夏侯玄绝不是泛泛而谈。他问了很多细节,有些东西连杨阜本人都不甚清晰。虽然不免书生意气,却可以看得出,他是真下了功夫,做了充分准备的。

    杨阜很欣赏夏侯玄,命孙子杨豹与夏侯玄见礼。

    然后,杨阜对夏侯玄说,诸葛亮入侵陇右不成,但贼心不死,他很可能会稳扎稳打,先收武都、阴平二郡,为向西联络羌氐、蚕食陇右打下基础。如果夏侯玄有机会,希望他能向天子进谏,提前做好准备,防患于未然。

    夏侯玄感激不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