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魏影帝 > 第147章 倒打一耙
    夏侯绩说,他出城之前,就听说天子有夺司马懿兵权的消息,只是大司马曹休败得太惨,东南有崩溃的危险,天子生怕荆州也出现问题,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转而敲打司马懿的弟弟,度支尚书司马孚。

    这次回来,他听说司马孚并没有调动,还在度支尚书任上,还以为天子准备咽下这口气。现在得知司马师踏入仕途,成为散骑侍郎,立刻明白了天子的用意。

    这是要直接对司马懿下手了。

    曹苗想了想,觉得不太稳妥。不过他对官制不怎么熟悉,也搞不清这里面的利益置换究竟有什么微妙的含义,只能姑且相信夏侯绩的分析。

    “天子可能会怎么处理司马懿?”

    “这个不太好说。有可能调回朝中,像陈司空一样任闲职。也可能留任荆州,只是分其兵权。”夏侯绩低声说道:“荆州除了骠骑将军,还有右将军张合。年初诸葛亮寇边,张将军是有功之臣,陛下对他有破格之赏。此外,荆州刺史毋丘俭是陛下东宫旧臣,也可以趁此机会掌兵。”

    曹苗打量了夏侯绩一眼,听懂了夏侯绩的意思。

    天子破格重赏张合,就是为了制衡司马懿。再安排毋丘俭为第二梯队,准备接手荆襄的兵权。只是他没想到曹真死得那么快,没给毋丘俭成长的机会。

    历史已经在悄悄的改变,能不能跳出原有的轨迹不好说,但改变已经发生。

    “大司马在何处?”

    “刚刚回到洛***体情况还不太清楚。”

    “你和他的子弟熟悉吗?”

    “熟悉,常在一起玩耍。”

    “为人如何?”

    “还行。虽不如太初聪明,为人还算正派。”

    “找机会,约一下。”

    “好。”

    曹苗和夏侯绩进了正堂,一眼看到司马师、夏侯徽坐在堂上,德阳公主却还没出来。看到曹苗、夏侯绩进来,司马师长身而起,随即又犹豫了片刻,再次起身,来到堂前,笑眯眯地拱手施礼。

    “王子,这么巧?”

    曹苗瞥了司马师一眼,冷笑道:“真的只是巧吗?”

    司马师的笑容有点不太自然。“王子莫非以为我是在这里等你?”

    “我不觉得你有这样的胆量。”曹苗哼了一声,昂首从司马师身边经过,走向夏侯徽对面的坐席。司马师很生气,却又不便发作,只好强颜欢笑,转而和夏侯绩见礼。不防曹苗走到他身后,突然转身,一把抱住他的腰,高高举起,装作力有不支的摇晃了两下,一个过肩摔,将他摔倒在地板上。

    “咚”的一声巨响,司马师头先落地,差点折断脖子,痛得险些背过气去。

    夏侯徽大吃一惊,下意识的捂住了嘴。

    夏侯绩也愣住了,不知道曹苗这是为什么,过了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抢上前去,抱住用力猛踹司马师的曹苗,将他拖开。

    曹苗一边挣扎,一边又往司马师脸上、身上踹了几脚,气喘吁吁的骂道:“你以为我和你说了玩的?马拉戈壁,像你们父子这种坑队友的牲口,老子见一次打一次,见一次打一次。”趁夏侯绩不注意,一时松手,又冲了过去,连踹两脚。

    夏侯绩哭笑不得,再次抢过去,死死地抱住曹苗,将他拖开。

    司马师倒在地上,鼻青眼肿,嘴角还挂了彩,头也晕乎乎的,脖子疼得厉害,动都不能动。

    夏侯徽赶了过来,抱起司马师,见他如此凄惨,顿时勃然大怒,冲着曹苗厉声喝斥。“你这是作甚?就算是发疯,你也看看场合,这里是公主府,不是雍丘王府。身为客人,岂能如此撒野?”

    “撒野?”曹苗冷笑一声,一边试图挣脱夏侯绩的环抱,一边指着夏侯徽骂道:“你这头发长见识短的傻女人,他们父子是什么东西,你不知道?你以为你嫁给了他,你就是司马氏的人?我跟你说,如果大魏江山不稳,司马氏得了势,你这少夫人也做不成。休了你是轻的,说不定一杯毒酒,直接送你归天。”

    夏侯徽气得脸都白了。“你在胡说什么?不知所谓。”

    “我胡说?”曹苗暴跳如雷。“你和太初一样糊涂,不挨一顿毒打不会清醒。元功,你放开,让我打醒这傻女人,拯救大魏江山。”

    见曹苗要对夏侯徽动手,夏侯绩哪里敢松手。他一边告罪,一边将曹苗往外拖,准备离开。

    这时,德阳公主听到声音,赶了出来,见司马师倒在夏侯徽怀中,脸上除了大脚印,还有血,夏侯徽气得浑身发抖,曹苗则暴跳如雷,挣扎着要冲过来打夏侯徽,也吓了一跳。

    “都给我住手!这是怎么回事?”

    曹苗刚刚还是一副要吃人的模样,看到德阳公主,立刻瘫在地上,号陶大哭。“公主,她骂我!”一边说,一边拖着夏侯绩,向德阳公主爬去。夏侯绩目瞪口呆,他与曹苗相处数日,还是第一次看到曹苗这副模样,连忙松了手。

    曹苗爬到德阳公主身边,抱着她的脚,哭得上气不接下报。“公主,她骂我!她骂我是疯子,还说我撒野。公主,大司马被司马懿害成那样子,我实在气不过,打了她丈夫几下,她就骂我……”

    在女儿、女婿面前被曹苗抱着腿,德阳公主很尴尬,却又挣脱不开,只得问夏侯徽道:“媛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夏侯徽一向聪明伶俐,思路清晰,与人论道说理从不落下风,可是看到曹苗这副模样,也有些乱了阵脚。一个大男人,说哭说哭,还抱着长辈的腿哭,一副小孩子在外面受了委屈,吃了亏,回家找家长的模样,这算怎么回事?更重要的是,那长辈还是我的阿母。

    一瞬间,夏侯徽的脑子有点乱。

    司马师倒在地上呻吟,夏侯徽不说话,德阳公主下意识地以为曹苗真的吃了亏,夏侯徽仗势欺人,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媛容你也真是,你不知道允良身体不好吗,非要和他斗气。”

    夏侯徽忍不住叫道:“阿母,他打伤了子元。”

    “他打伤子元?”德阳公主看看司马师,又看看曹苗,真的生气了。“媛容,你太过份了。子元什么身手,我能不清楚。允良是个病人,不被他打伤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打伤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