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魏影帝 > 第150章 有恩必报(陈陈k打赏加更)
    孙邕住在北海郡邸。

    他被免职后,又被追缴五百金赃款,身无余财,租不起房子,只能厚着脸皮,借住在郡邸。因为他是求仙慕道,被雍丘府的疯王子所骗,做了伪证才被免职,所以很多人都看不起他,常被人冷言嘲讽。

    孙邕还好一些,天天在屋里打坐练气,所有的事务都交给了孙浩。孙浩就成了受气包,每天都过得很憋屈。如果不是觉得还有翻身的希望,他早就离开洛阳了。

    曹苗进邸时,孙浩正因为误过了晚餐而生气。

    借住郡邸的人有的自己做饭,请不起奴婢,自己又不会做的跟着郡邸的属吏们一起吃,图个方便和便宜,只是时间不太自由,不能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要跟着属吏们的时间定。

    今天孙浩按照往常的时间去吃饭时,却发现属吏们已经吃完了,只剩下一点残羹,连冷炙都没有。孙浩一问,知道那些人是故意的,却又不敢发作,只能自己生闷气。

    孙邕也很失落,连打坐都没精神了。一盏孤灯下,父子俩相对而坐,垂头丧气。

    “几个意思?”曹苗推开门,四下打量了一番。屋子不大,面西背东,湿气很重,里面一半摆了一张床,外面一半是待客的地方,铺着两张半旧的席子,一张木案贴墙而放,上面摆着几卷简牍和笔墨。

    “大王子?”孙邕、孙浩又惊又喜,急忙起身相迎。“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贤父子因我落难,我自然要来看看。”曹苗咂了咂嘴。“听说北海有个孙宾硕,曾救助赵岐,名满天下。现在看来,北海也不全是孙宾硕,势利小人也不少啊。”

    孙邕很尴尬,惭愧地低下了头。孙浩却忍不住说道:“王子岂不知,橘生淮南为橘,生淮北则为枳?我北海虽多豪迈之人,到了洛阳,也难免势利起来。”

    曹苗笑道:“你这是说,天子脚下,唯多势利之徒?”

    孙邕脸色一变,连忙阻止孙浩,又向曹苗请罪。“小儿无知,学业粗疏,不习圣人经籍,唯好诸子杂书,还请王子恕罪。”

    “无妨,其实我是赞同令郎的意见的。这洛阳城里最不缺的就是势利之徒,像贤父子这样的忠厚人不多。这几天,让贤父子受苦了。我让人在府里收拾了一个小院,请贤父子做客几日,还请不要嫌弃。”

    “不敢,不敢。”孙邕、孙浩喜出望外,苦日子终于结束了。

    孙邕陪着曹苗说话,孙浩收拾行李,大概是过于激动,一卷竹简从他怀里掉了出来,一直滚到曹苗脚边。曹苗捡了起来,随便扫了一眼,发现是《论语》注疏,正是《子罕》卷,“子罕言利,与命与仁”,下面写了一条注解,笔墨尚新。

    “你写的?”

    “闲来无事,略作注疏,教导小儿。”

    “注《论语》的人不是有很多么,为什么还要花心思?”

    孙邕抚着胡须,略带自负的说道:“为《论语》做注疏者的确很多,其中不乏马季长(马融)、郑康成(郑玄)这样的大家,但邕以为有所不安,故不揣妄陋,欲有所匡正。”

    曹苗有点诧异。即使他不熟悉汉魏学术史,也知道马融、郑玄的大名,知道他们在学术史上的地位。没想到孙邕还有这么自信的时候,连马融、郑玄这两位大家都不放在眼里。

    这人果然不适合做官,更适合做学问。

    曹苗没有多说什么,将竹简还给孙浩,等他收拾完,一起出了门。经过前院时,发现郡邸中的属吏们排成两行,神色紧张地站在门口。见孙邕与曹苗并肩走出来,年约五旬的邸丞上前拱拱手,深施一礼。

    “孙君,这些日……怠慢了,还请孙君海涵。为表歉意,我等略备薄酒,为孙君送行。愿孙君父子从此攀龙鳞,附凤翼,仕途顺利,成仙得道。”

    孙邕淡淡地还了礼。“多谢诸君。酒就不用了,我随大王子修行,不能吃得太油腻,偶尔饿一饿更好。”

    邸丞面红耳赤,却不敢多说。他转身孙浩,孙浩更没好脸色给他,哼了一声,扭头看向别处。他可没忘,就在半个小时前,这些人还是另一副嘴脸呢。

    曹苗左右看看,哈哈一笑。“你们不饿,我却饿了。怎么样,有没有我的?”

    邸丞大喜,连忙说道:“若王子不嫌弃,我等自然是求之不得。邸中食物充足,就算王子的随从再多些,也是供应得起的。”

    “那我们就叨扰一顿?”曹苗看向孙邕,挤了挤眼睛。

    孙邕虽然不愿意原谅这些势利小人地,却不能驳了曹苗的面子,只能答应,跟着邸丞等人走进正堂。邸丞请曹苗入座,随即吩咐人上酒上菜。他之前虽然不相信曹苗会给面子,却做了准备,此刻酒菜上得很快,一会儿功夫就摆布停当。

    曹苗赞了一声:“足下怎么称呼?我看这北海邸中井井有条,诸君当是能吏无疑。”

    邸丞欢喜不禁,眼睛都笑细了,离席拱手。“大王子过奖了,我等愧不敢当。若王子不嫌弃,容我为王子介绍邸中诸君。”

    曹苗点点头。“求之不得。”

    邸丞更加热情,首先做了自我介绍,又介绍邸中的其他人。他也姓孙,名存,却与孙邕不是一族。由小吏做起,如今年过半百,勉强混到了邸丞。

    邸丞是旧官名,正式的官职名称是客馆郎,属大鸿胪下的客馆令。依所管郡邸大小不同,从二百石到四百石不等。孙存的俸禄是三百石,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曹苗没有一点王子应有的排场,和孙存等人谈笑风生,说到开心处,拍案大笑。孙存等人开始有些畏惧,只是出于无奈,强撑着应酬,后来见曹苗虽然礼节不周,举止轻佻,为人却是爽快,这才放心。有胆子大的甚至向曹苗敬酒,有说有笑。

    喝到半酣,大家都很放松,曹苗不动声色的问了孙存一个问题,你如此对待孙邕父子,是不是受到了压力,迫不得已?

    孙存已经喝得半醉,闻言长叹一声:“王子聪明。我虽与孙君不同族,毕竟是乡党,若非无奈,我又何必如此。传回乡里,我也不好意思见人啊。”

    “谁给你压力?客馆令?”

    孙存点点头。“不过,我没听他与孙君有什么私人恩怨,可能也是受人之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