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魏影帝 > 第155章 给你面子
    曹苗的小日子过得安逸清闲。

    曹植一直没有回府,连休沐都没回来。听孙浩说,天子对他信任有加,赏赐不停,就连换洗衣服都赏了好几套,还安排了几个宫女侍候生活起居,不要太滋润。

    曹志也很忙,除了与陈夫人一起接待访客外,最近又多了一项内容:随孙邕学习儒家经典。

    孙邕入府为西席,很快适应了身份。上午教府中的卫士读书识字,下午要么在屋里做文章,疏注《论语》,要么接待来访的同道,晚上则在屋里打坐修行。能不能成仙不好说,气色却是一天比一天好了。

    在曹苗的建议下,孙邕读起了浮屠经,还打算去城西的白马寺问道。

    在越来越多的访客中,造访曹苗的寥寥无几,小院安静得甚至有些冷清,就像被人遗忘了一般。就连偶尔造访的人也是慕名来与阿虎比武的,不是来拜访曹苗的。

    曹苗追杀王机的事已经传遍洛***体的过程没人知道,但王机被活埋,死无全尸,却是人人皆知。没人愿意招惹这个疯狂而狠毒的王子,反正就他这情况,以后最好的成就也不过是继承爵位,做个疯王爷,衣食无忧的度过一生,在朝堂上的影响力可以忽略不计。

    曹苗被人有意无意的遗忘了,就在这洛阳城中。

    曹苗很享受这种生活。他本来就不想惹人注意,更愿意躲在暗中,静静的观察别人,揣摩他们的心理,分析他们的弱点,等待狩猎的机会。

    ——

    仓辑拱着手,站在秋天的骄阳下,身上的布衣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他的脸被晒得通红,却感觉不到一点热度,只有深深的寒意。

    西侧院的院门紧闭,里面隐隐传来说笑声,夹杂着女子夸张的尖叫。偶有奴婢捧着各式盒子进出小院,却没人正眼看一眼仓辑,偶尔扫过来的眼神中也只有鄙夷。

    至于老宋等人,不知向仓辑吐了多少唾沫。

    脚步声响起,一行人走了过来,看到仓辑站在门外,为首一人停住,打量了仓辑一眼。

    “足下是?”

    仓辑抬头一看,见眼前站了一位少年公子,七尺五寸左右的身材,相貌英俊,两眼有神,虽不敷粉,面色却极是白净。唇上一绺淡淡的短须,多了几分沉稳。

    “在下东武阳仓辑,敢问足下尊姓大名。”

    “谯郡夏侯绩。”夏侯绩拱手还礼,看向仓辑的眼神中多了几分不屑。他当然知道仓辑,也知道仓辑此刻心中的惶恐。王机被杀之后,作为王机的爪牙,仓辑的下场可想而知。站在这里向曹苗求情,是他不多的选择之一,虽然也没什么用。

    仓辑一听夏侯绩的名字,猛然惊醒。这是夏侯渊的长孙,在宗室之中算是不多见的人才,在士林中口碑也不错。更重要的,此人和他的四叔夏侯威一样,颇有任侠之气。

    几乎没有多想,仓辑就跪下了,连连叩头,苦苦哀求。

    夏侯绩皱着眉,沉吟片刻,让仓辑起来,在一旁等着。他上前通报,老宋知道他是曹苗的朋友,不敢怠慢,连忙命人开门。

    曹苗正与青桃等人在廊下游戏。天气太热,大家都穿得很清凉。曹苗赤着膊,只穿了一条丝质的齐膝短裤,青桃、知书等人也只穿了一件能隐约看到抹胸、短裤的单布衣。夏侯绩突然走进来,多少有些尴尬。

    不过知书、如画是胡姬,对此并不介意,反而刻意调整了姿势,将自己娇好的身材展示得更加完美。只有青桃不好意思,起身躲到了内室。

    曹苗摇了摇蒲扇。“这大热天的,你不在府里呆着,跑我这儿来做甚?”

    “我见过长思(曹肇)了。”

    “哦?他怎么说?”

    夏侯绩摇摇头。“大司马回京养病,长思要在床前尽孝,一时半会的怕是没时间与你见面。此外,宫里也很关心大司马的病情,隔三岔五的派太医问疾,长思也走不开。”

    曹苗明白了。曹肇看不上他,不想和他见面。不过这也能理解,曹肇可不是普通宗室子弟,他和曹爽一样,都是天子曹叡的亲信,甚至比曹爽还要受宠。甚至有人说,曹肇和曹叡是好基友。

    有皇帝撑腰,曹肇当然不会有后顾之忧。

    “不过,德思倒是想和你见一面,不知道你什么方便?”

    “德思?”

    “长思的弟弟,大司马次子。”夏侯绩解释道:“他天生神力,武艺不凡。听说你身边有高手,想来见识一下。”

    曹苗倒是有些意外。他看到的资料里,没有关于这个人的。不过天生神力,又武艺不凡,是可用之人,自然可以见一见。如果能为大魏培养一员猛将,也是不错的。

    得到了曹苗的同意,又见曹苗对曹肇的婉拒并不介意,夏侯绩总算松了一口气,说了几句闲话,装作不经意地提起了站在门外的仓辑。

    曹苗当然知道仓辑在门外,他只是还没想好怎么处置这个人。听夏侯绩提起,他便问道这:“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夏侯绩说道:“仓辑受人指使,雇凶杀人,自然罪不可赦。只是杀人不过头点地,允良想杀他,给他一刀就是了,不必如此大费周章。让人看见了,以为允良心胸狭窄,故意折辱弱者,平白污了名声。”

    曹苗咧着嘴乐了。“你可别这么说,我就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我就是故意折辱他。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年他诬陷我父王,致使我父王被囚禁邺城数月,每一天都有可能是最后一天。我这才折腾他几天,他就受不了了?”

    夏侯绩有点后悔。和曹苗说这些,没意义嘛。

    “允良,大鹏不与蜩争食,猛虎不与犬斗气,如今皇叔受陛下器重,一扫前辱,你又何必自降身份,与仓辑这种小人计较。”

    曹苗沉吟片刻。“行,我给你一个面子,不与他计较。不过,他要写一份悔过书,将当年如何与王机勾结,诬陷我父王的事如实写来。你告诉他,王机临死之前,已经交待得很清楚,他如果想隐瞒,就别怪我没给他机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