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魏影帝 > 第161章 再来一碗(月夜吟风打赏加更)
    曹肇赶到雍丘邸时,曹苗已经睡了,而且睡得很香。

    曹肇在正院的堂上等了半天,与曹志聊得无话可说,打了好几个哈欠,才收到曹苗派人传话。

    曹苗不是说去不去,而是问钱在哪儿,曹纂输给他的五百七十金什么时候送到。

    曹肇大吃一惊,这才知道曹纂为什么要给曹苗那么多钱,也是这时候才知道曹纂打架输给阿虎的事。一开始,他是不相信的。曹纂与人打架无数,几乎没输过。至于连输五十七合,一合未赢,这种事更是闻所未闻,直到曹志告诉他,这件事是真的,府中有很多人亲眼看见的,曹纂身边的侍卫也可以做证。

    曹肇哭笑不得,立刻派人回府,把曹纂揪起来,同时带上六百金。

    六百金虽然不是小数目,对大司马府来说,还是拿得出的。仅就曹休回到洛阳这段时间,宫里派人慰问,就送来了大量的金帛。

    天亮的时候,曹纂来了,带着六百枚黄澄澄的金饼,在曹苗的院子里摆了一溜,在朝阳的照耀下,晃花了所有人的眼睛,连空气中都充满了有钱的味道。

    曹纂尴尬地站在曹肇身边,连头都不敢抬。他眼睛瞥着一旁练武的阿虎,见阿虎裸着上身,被两个胡姬手持粗大的木棍捶打,好奇不已,忍不住问了曹苗一个问题。

    “他是犯错了吗?”

    曹苗摇摇头。“欲打人,先挨打。不挨打,怎么成为真正的高手。”

    曹纂恍然大悟。他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输给阿虎,曹苗那天为什么要问他有没有挨过打了。他之所以不是真正的高手,就是因为没挨过打,这一课必须补上。

    数好了钱,让青桃、红杏收好,又看了曹叡的诏书,曹苗跟着曹肇兄弟,赶往大司马府。

    ——

    曹苗等人到达大司马府时,宫里派来的太医已经到了。

    为首的太医是张登,曾经为曹苗诊过病。就是他,信誓旦旦的对曹叡说,曹苗不仅有病,而且病得很重,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对这种病人,最好的办法是哄他,顺着他的心意说,说他没病,好着呢,千万不能说他疯。

    你说他不疯,他或许还有清醒的时候。你说他疯,他可能就真的疯了,治都治不好。

    看到曹苗,张登非常客气,老远就拱手施礼,敬畏有加。

    曹苗颌首致意,虽然礼节粗疏,态度却还是诚恳的。跟着张登来的两个太医一看,觉得张登之前的提醒没错,这疯王子有病而不自知,清醒的时候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张太医,今天我们合作,我治心,你治身。”

    “唉,唉。”张登连声答应。他倒是不担心,宫里派了那么多太医来,都说曹休没治,今天他被派来,不过是例行公事。治好了有功,治不好也无过。

    他毕竟是专业医生,也知道曹苗说的并非全无道理,曹休的病根子在心,背上的痈就是心中郁积之气难消所致。真能解了心病,其他的都好说。

    曹肇迎上来,问曹苗有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通常来说,不管是道人还是巫师,治病救人总要一些仪式,只是师承不同,仪式也各有区别。

    比如曹苗本人,就在院子里洗过澡。

    “不用。”曹苗挥挥手,气度从容。“武皇帝所传的仙法与众不同,在乎一心,不拘于形势。”

    曹肇无奈的点点头。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曹苗上了堂,走到卧室门口,抬手掩住了口鼻。卧室里的味道太感人了。汗臭、血腥味、脓液的恶臭,混在一起,让人窒息。别说病人,好人都得被薰死。

    “把门窗都打开。”曹苗说道。

    “家父体虚,不能受风。”曹肇自觉底气不足,又指着张登等人说道:“宫里太医也这么说。”

    曹苗诧异地看了一眼张登,见张登等人连连点头,不由得对他们的医术产生了怀疑。这什么狗屁说法?曹休的病,不会就是这么闷出来的吧?

    “那你是听我的,还是听他们的?”

    “呃……”曹肇看向张登。张登连忙拱手。“听王子的,听王子的。”

    曹肇不敢怠慢,让人打开所有的门窗。曹苗又让人进去用扇子猛扇,促进空气流通。借着这个机会,他站在门口,往里看了一眼,隐约看到一个骨瘦如柴的身影,趴在床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有没有断气,不禁咂了咂嘴,觉得有点悬。

    “你立刻让厨房准备一点食物,最好是粥,里面加一些瘦肉,不要太多,有一点就行。另外,府里有补气提神的药材吗?也放一点进去,同样不要太多。等会儿我进去,与大司马说几句话。如果大司马想吃东西了,或许还有机会,你们就赶紧送进去。如果他不想吃东西,那我也没办法了,你们就准备后事吧。”

    曹肇看着一脸淡定的曹苗,恨不得往他脸上打一拳。我花了那么大精力,特地进宫请旨,又付了六百金,好容易把你请过来,你就进去说几句话,行就行,不行就让我办后事?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曹苗打量着曹肇,眨眨眼睛。“你是想打我吗?”

    曹肇一愣,连忙说道:“允良,何出此言?”

    “那你握着拳头干啥?”

    曹肇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拳头握得紧紧的,指甲都快抠进掌心了,疼得厉害。他连忙松开手,陪着笑。“紧张,紧张。允良,你进去吧,我这就安排人准备,粥都是现成的,各种样式的都有,十几种呢,只是我阿翁一口也不吃。”

    “这么多粥?”曹苗笑了起来。“大司马府就是大司马府啊,连粥都有这么多花样。那什么,我还没吃早饭呢,要不你先让人送一点过来?”

    曹肇忍着骂人的冲动,派人去安排。时间不长,一群奴婢送来了粥,花样果然不少,林林总总得有小二十种。曹苗看了一遍,最后选了一碗香气喷鼻的羊羹,一手捧着碗,一手拿着勺,进了屋,坐在曹休面前,一边喝着羹,一边含笑打量着曹休。

    曹肇等人站在门外,眼巴巴地看着曹苗,连大气都不敢出。曹苗却一直没说话,直到将一碗羊羹喝完,才意犹未尽的喊了一声:“这羹不错,再来一碗。”

    门外的曹肇等人忍住了,趴在病床上的曹休忍不住了,抬起头,瞥了曹苗一眼。“竖子,你是来治病的,还是来蹭吃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