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魏影帝 > 第211章 弄假成真
    曹纂眼睛一翻,刚要反驳,曹苗轻咳了一声。

    他带曹纂来有两个目标:一是作个见证,别让天子瞎想。有荀霬在,这个目标已经达到了。一是借曹纂这把刀,再砍司马懿父子几下狠的。把力气浪费在荀霬身上,不值当。

    “太尉见谅。”曹苗拱手道:“我与德思读书少,心直口快,让太尉见笑了。”

    司马懿温和的笑笑。“无妨。我就是喜欢与年轻人相处。看到你们,就像又年轻了一般。可惜这次回来没有看到太初。当初尚在京师时,他常来寒舍,与子元如兄弟一般。如今太初出任典农,再想见,可就难了。”

    曹苗含笑打量着司马懿,心里暗骂一声不要脸。资格老,辈份高了不起么?也不看看你做的那些缺德事,还有脸在这儿扮长者。

    “是啊,一饮一啄,自有因缘。太初能有今天,除了陛下的赏识,也是平日里修身积德所致。”

    司马懿打量了曹苗一眼,连连点头。“乡公所言甚是,比起那些一味羡慕甚至嫉妒他人成就的强太大了。所以说啊,为人处世,还是要问心无愧,不可心存侥幸。这夜路走多了,难免撞鬼。这不,我们父子在你庄外住了半夜,就撞到鬼了。”

    曹纂低着头,垂着眼皮,咬着嘴唇,拼命的忍着,免得自己笑出声来。他当时虽然换了衣服,却不相信司马懿会认不出他来,只是司马懿没证据,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咽。

    这感觉太好了。

    荀霬静静地看着。他不是曹纂,了解的情况多,对司马懿、曹苗看似热情,实际针锋相对的讥讽心知肚明。不过他不插嘴,他的任务就是听着,然后一五一十的回报天子。

    “说到伤,太尉的伤重吗?方不方便让我看看?”曹苗关切地说道。

    “宫里的太医看过了,令尊雍丘王前些天来,也看了。皮肉伤,休养一段时间就好。”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曹苗露出释然的笑容,很自然地拍拍胸口。“不瞒太尉说,我这几天可是后悔莫及。真要是太尉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司马懿含笑点头。“多谢乡公挂念。那天走得急,未能辞行,礼节不周。得乡公亲临,感激不尽。”

    “太尉客气了。其实今天来,除了探望太尉父子,还有一件事,只是……”曹苗露出几分扭捏,看看司马懿,又看看荀霬,欲言又止。

    荀霬眉头微蹙,轻轻地哼了一声。

    司马懿转了转眼珠。“乡公有何指教,不妨直言。”

    “那我就直说啦。”曹苗再次拱手。“蒙太尉不弃,结以婚姻,相亲的事中途而废,本是意外。可是我听说,洛阳有人传谣,说亲事不成是因为我自视太高,嫌弃令爱,我实在是惶恐得很。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问清楚更好。太尉,这谣言……是你传出去的吗?”

    司马懿一愣,下意识地坐了起来。“乡公何出此言?”触到了腹部的伤口,疼得他咧了咧嘴。

    曹苗看得分明,却装作不知,盯着司马懿的眼睛,焦急形诸于色。“虽说当日考核的确有些波折,可是令爱已经符合事先的约定,这亲事已然成礼,只是差些仪式。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谣言出现,不是太尉传出去的,难道是有人也想迎娶令爱,故意造谣,离间我们两家?”

    司马懿还没说话,荀霬急了。自从谣言出来之后,他的嫌疑最大,他是百口难辩。眼不见,心不烦,也就罢了,现在曹苗当面提及这个话题,他不能不解释两句。

    “允良,你想多了吧。”

    “我怎么想多了?”曹苗转头看着荀霬,眼神警惕。“子扬,你脸色这么差,是病了,还是心虚?”

    荀霬一时语塞,脸瞬间涨得通红。“我何必心虚?又不是我传的谣。再说了,我从未想过迎娶太尉之女,你娶不娶太尉之女,与我何干?”

    曹苗追问道:“你所说的不想,是不敢想,还是不愿想?”

    荀霬心思机敏,立刻意识到这句话里有坑,不能轻易答复。他盯着曹苗看了片刻,冷笑道:“允良,我愿以先祖、先父之名起誓,与谣言没有半点干系。我也是被谣言连累的人,这几日逢人便说,说得口干舌燥,疲惫不堪。”

    曹苗盯着荀霬,一言不发,眼睛一眨也不眨。荀霬被他看得不安,讷讷的闭上了嘴巴。“允良,我说的是真话,真不是我造的谣……”

    “但是你知道是谁造谣。”曹苗缓缓站了起来,神色狰狞。他先将衣摆掖进腰带,又撸起袖子,向荀霬逼了过去。“说,是谁造谣?”

    “我……我怎么知道?”荀霬额头冒出了汗,本能地向后避。

    他虽然不知道具体是谁造谣,但他能猜得到与宫里有关。消息最初就是从宫里传出来的。他后来也猜到了,有人不希望他向太尉府求婚,故意逼他表态。

    可是这样的话,他不能告诉曹苗,尤其是当着司马懿的面。

    “就算不是你,也是你的同伙,对吧?”曹苗扑了上来,一手揪住荀霬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一手握拳,高高举起,圆睁双目,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说不说?不说,可别怪我不客气。我一个病人,好容易有个中意的女子,你们非要从中作梗,还有没有人性?”

    “我……”荀霬吓坏了。他从来没遇到过曹苗这样的对手,一言不合就动粗。“我真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曹苗冷笑道:“你刚才也说了,你也是受害者。既然是受害者,岂有不恨的。可是你有半点恨意吗?被人造谣中伤,却不生恨,这能说明什么?你肯定知道是谁,要么是不想惹,要么是不敢惹。不管是不想惹,还是不敢惹,总之你都知道他是谁。快说,究竟是哪个浑蛋,敢造我的谣?”

    荀霬是真的吓坏了,手足无措。随他前来的郎官见状,纷纷拥上前去,一边喊首“乡公息怒”,一边去掰曹苗的手,想将荀霬解救出来。曹苗不管不顾,用力挣扎,混乱中,飞起一脚,将其中一人踹倒。那人猝不及防,踉踉跄跄的摔了出去,一下子扑进司马懿怀中,将司马懿撞倒在地。

    见形势不对,司马懿已经知道不妙,起身想走,却还是慢了一步,被郎官扑倒在地,腹部伤口撕裂,痛得他唉哟一声,差点背过去气。

    一直在一旁观战的曹纂听到司马懿的惨叫,顿时反应过来,如猛虎一般冲到曹苗身边,抓起一个郎官就向司马懿扔去,一边扔一边喊:“子扬,你倒是快说啊,都是亲戚,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他天生神力,那些郎官根本抵挡不住,一个接一个地被扔到司马懿身上。

    堂上一片大乱。司马懿连喊救命都来不及,被死死地压在最下面,鲜血从伤口处涌出,迅速浸湿了缠在腰间的白布。

    原先的伤重不重已经不重要了,现在肯定是重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