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魏影帝 > 第234章 线索
    “身处嫌疑之地,谨慎一些还是必要的。”曹苗淡淡地说道,顿了顿,又道:“对此,我深有体会。”

    田复下意识地看了曹苗一眼。曹苗微微的眯着眼睛,看着两岸如烟的柳树,神情有些落寞。田复略一思索,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曹苗父子虽是宗室,其实和他们父子一样,都是受人猜疑,不得不慎言慎行,以免引来灾祸。

    不知不觉的,田复口气亲热了许多,主动介绍起汝南的情况。

    田豫刚到汝南不久,主要精力还是在重整军备、稳定局面上,其他的事还没时间关心,知道的也有限。曹苗也没有具体问,田复说什么,他就听着。

    总体而言,汝南——甚至是整个豫州——形势不太乐观。曹休的惨败不仅导致大量伤亡,物资的消耗更是惊人,想在短时间内重振旗鼓几乎是不可能的。

    “比起弋阳,汝南还算好的。”田复自觉说得太多,强行将话题带了回来。“过了淮水,便是瓯脱之境,除了双方斥候、细作,几乎看不到百姓,连借宿都没有地方。乡公出发之前,可要准备充足些。”

    曹苗点点头,表示感谢。

    瓯脱就是缓冲区。从曹操时代起,几次伐吴都未能建功,沿江的九江、庐江大半落入东吴之手,魏军只得主动后撤到淮水一线,以合肥为前线。魏军不能过江,吴军攻不下合肥,双方在这一带长期对峙,江淮之间也就有了缓冲区,人烟稀少。

    贾逵为此上疏朝廷,修了一条直道,由弋阳南行,穿过大别山区,直抵武昌。建议很好,路也修好了,贾逵却没机会用了。以魏国现在的形势,还要防着吴军利用这条直道突袭汝南。

    曹苗要走的就是这条直道。

    几百里山路,荒无人烟,随时可能遭遇对方伏击,危险可想而知。

    “田兄,你熟悉吴军部署吗?”曹苗问道:“谁负责军情刺探?”

    “孙权目前还在武昌,驻守武昌的是禁军中的解烦兵。解烦兵分左右两部,分别由胡综、徐详指挥。据说胡综就是汝南人,由他负责的可能性比较大。不过这些都是猜测,没有确切的证据。我听人说起一个消息,也不知真假,乡公不妨当谈资听听。”

    “哦,什么消息?”

    “你知道孙夫人吗?就是曾经嫁给刘玄德的那个孙夫人。”

    曹苗连连点头。“知道,知道。”

    “她也在武昌,行踪诡秘,没人知道她在武昌做什么。有斥候在战场上见过几个女探子,身手好,装备精良,相貌出众,尤其是高人一等的态度,很像是她身边的婢女。”

    曹苗沉吟了片刻。“有谁亲眼见过这些女探子?我想多了解一些情况。”

    田复挠了挠头,有点尴尬,吱唔了半天,推说不熟悉情况,要到军中去打听一下才行。曹苗也没有多问,田氏父子初来乍到,贾逵麾下的将士听不听他们的命令都不好说,找人没那么容易。

    因为前世准备新戏的原因,他对那位传说中的弓腰姬非常关注。在那个剧本中,孙夫人就是孙吴秘密战线的负责人。这当然是虚构,没有任何史料支撑,但可能性却是存在的。

    孙夫人在孙刘联盟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孙权与刘备翻脸,孙夫人返回江东后就没了记载。没记载,不等于她就不存在。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能安心相夫教子,相反,她有一身好武艺,又是孙权的亲妹妹。忠心无虞,还不会对孙权产生威胁,从事机密事务再合适不过。

    这一类人在历史上通常都没有记载,重要性却不言而喻。在知道曹叡有意让他行间江东的时候,他就开始收集相关信息,拟定方案。其中就包括与这位孙夫人相关的信息,只是收获有限。

    没想到与田复闲聊时得到了线索,他自然不肯放过,琢磨着和田复套套近乎,尽可能多打听一些消息。

    “你见过他?”见田复一直在看阿虎,曹苗笑道。

    田复眨眨眼睛。“没见过。”想了想,又道:“听妙琴说起过。”

    “妙琴怎么说?”曹苗笑眯眯地打量着田复。田复在说谎,他从上船开始,就有意无意地打量阿虎,只是阿虎不理他。现在又提到诗彩影,这里面章。

    诗彩影是奉他之命赶到汝南来做准备,完全是私人任务,为什么会向田豫父子表露身份?这不合常理。考虑到田豫常年在北疆和鲜卑人做战,而阿虎又疑似有鲜卑血统,曹苗不能不考虑诗彩影和田豫早就认识,又与阿虎的身世有关。

    “妙琴说阿虎是高手。”田复躲避着曹苗的眼神,笑容不太自然。“我好武,想和他切磋一下。”

    “妙琴有没有说,他的武艺是我教的。”曹苗笑道。

    田复愣了一下。“这倒没听说。”

    “你要是有兴趣,我可以和你切磋。”曹苗卷起了袖子,活动了一下身体。

    田复转身打量着曹苗,神情惶恐。“不不不,我怎么敢和乡公动手。再说了,这船上……也不方便。”

    “无妨。”曹苗隔着窗户,伸出手,轻轻搭在田复左肩上。“你能挣脱我这只手,算我输。我命阿虎与你切磋,甚至可以将他送给你。”

    田复眼神微缩,神情凝重起来,盯着曹苗看了好一会儿。“乡公此言当真?”

    “当然。”曹苗笑容灿烂。“若是田兄输了,也得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找到见过吴国女探子的人,我要问他一些问题。”

    田复歪了歪嘴,笑了。“如果乡公赢了,不如我直接送一个吴国女探子给乡公,乡公慢慢问,如何?”

    曹苗眼神微闪,无声而笑。“田兄想和我做交易,何不直言,偏偏绕这么大一个圈子,未免不够爽快。”

    田复笑而不语。

    曹苗眉心微蹙,又道:“若是你落水,算我赢,还是算你赢?”

    “自然算乡公赢。”田复傲然说道。虽然他不擅舟楫,船上的空间也不大,可是曹苗人在舱中,手搭在他的肩上已近极限。他只要后退一步就可以挣脱曹苗的手,无须用力,自然不可能因为用力过猛落水。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田复昂然道。

    话音未落,曹苗手臂微缩,随即一伸。

    “呯!”田复像被战马撞中一般,倒退两步,一脚踩空,两臂徒劳的挥了几下,应声落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