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魏影帝 > 第279章 拼下限
    孙鲁班被打懵了,松开曹苗,捂着脸,像一头败犬,夹着尾巴逃走了。

    孙夫人瞅瞅曹苗,撇了撇嘴,迈步进了门,四处打量了一番,在案前坐下,翻开曹苗刚刚在读的书,又合上了,推在一旁。

    “是不是很得意?”

    曹苗叹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被弄乱的衣服。“夫人这话说得不明不白,令人费解。我实在想不出寄人篱下,身不由己,有什么好得意的?”

    “大虎从小娇生惯养,十六岁嫁给文武双全的周循,不知道羡煞了多少同龄人。可是即使对周循,也未曾见她如此用心,不惜来抢。”孙夫人顿了顿,斜睨着曹苗,眼神不屑。“论相貌,你不如周循远甚。论文韬武略,你更是不及周循家学渊源。我真想不出,她看上了你哪一点,房中术吗?”

    曹苗一愣,眨了半天眼睛,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拜托,你是公主唉,又是孙鲁班的长辈,说话这么直接的吗?

    孙夫人站了起来,转身向外走,经过曹苗面前时,连看都没看曹苗一眼。曹苗眼神一闪,忽然看到了孙夫人的耳垂。孙夫人的耳垂很好看,尤其是肤色,带着浅浅的粉红色。

    曹苗忽然笑了。“是啊,我也觉得挺意外的。也许是因为公主年轻,不如夫人阅历丰富吧。”

    孙夫人停住脚步,转头打量着曹苗,眼神渐冷,杀气渐凝。“曹君因言招祸,流落我大吴,宜慎言慎行,莫逞口舌之快,招祸引咎。”

    曹苗含笑面对,不卑不亢,不紧不慢地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夫人想杀我,随时可以动手,何必用这么拙劣的理由?我亡国之人,无所谓,只怕传出去有损夫人清名,以后没人敢依附夫人。”

    孙夫人眼神微闪,脸颊抽搐了片刻,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曹君好心计。”

    曹苗笑而不语。他刚刚从孙鲁班的口中得知,孙夫人最近虽然抓了不少人,却没抓到一个他的人。韩东、韩龙他们藏得很好,任红昌更是安然无恙,昭君舫生意红火,蒸蒸日上。既然孙夫人没找到他的部下,不知道他有多少实力,就不敢轻举妄动。

    孙夫人对曹苗对峙了片刻,还是率先收回了眼神,举步出了门。

    曹苗站在门内,看着孙夫人大步离开,又扬声道:“夫人耳目灵通,想必知道我对修仙略有研究,虽不能长生久视,养生驻容绰绰有余。夫人若是有兴趣,一起研究研究啊。”

    孙夫人的脚下一滞,停住脚步,想回头,却又停住了。片刻之后,她扬扬手,一言不发,快步离开。

    曹苗歪歪嘴角,笑了两声。想着孙夫人那粉红色的耳垂,不由得手指轻捻。

    跟我耍流氓,你还差点。

    ——

    孙鲁班逃出解烦营,进了武昌宫,才放慢脚步,反应过来。

    她捂着红肿的脸,想起刚才那一幕,越想越生气。大好的机会被孙夫人搅了不说,还被她打了一耳光,还是当着曹苗的面打的。曹苗本来就怀疑她的实力,看到这一幕,以后岂能还有半点信心?

    可惜了他的一片良苦用心。

    想到曹苗对自己的关心,孙鲁班心中得意。虽然曹苗被姑姑夺走了,他的心却还在自己身上,只是怕她不是孙夫人的对手,不想连累她,这才屈身解烦营。只要她能证明自己的实力,将来一定可以夺回来。

    只是这段时间便宜姑姑了。

    想到曹苗被孙夫人搂在怀中的情景,孙鲁班打了个寒战,突然觉得一阵恶心,好半天才平静下来。

    孙鲁班进了武昌宫,直奔校事署。吕壹闻讯赶来,向孙鲁班行礼。孙鲁班打量着吕壹,想起曹苗的话,觉得有理。吕壹虽然有能力,却不能独宠,否则他会恃宠生骄,不把她放在眼里。

    孙鲁班问了一些情况,便让吕壹退下。吕壹出了门,心里多少有些异样。今天的孙鲁班不仅脸色不对,精神也与往常不同。他没有立刻走远,隐在门外,静静地看着官廨。

    过了一会儿,一个侍女出了门。没过一会儿,她又回来了,身后跟着秦博。

    吕壹沉下了脸,心头升起一丝不安。

    ——

    突然得到孙鲁班的器重,秦博受宠若惊,感激涕零。

    他向孙鲁班提了一个建议:查那些牛的来源。

    长堤伏击,参与的人都死了,没有活口,导致追查幕后黑手非常困难。最近动静很大,抓了很多人,收获也不小,却没有一个与长堤伏击有关,甚至连有用的线索都没有。

    人不好查,但牛可以。牛是大畜,一下子拿出十几头牛来部署伏击,绝不是普通人能办得到的。就算是从牛市买来的,十几头牛也是一笔不小的交易,相关的牛商肯定有记录。

    孙鲁班如梦初醒,越看秦博,越觉得曹苗聪明。他随口提的一个建议,便让她发现了一个人才。

    想到曹苗骂她笨的样子,她撇了撇嘴。不得不说,这疯汉子是真聪明,至少比她聪明多了。

    这样的人更不能留给姑姑了,一定要想办法夺回来。

    孙鲁班让秦博去查牛的事,不要惊动其他人,尤其是吕壹,带两个信得过的人,悄悄的查。

    秦博欢喜不禁,挑了两个关系好的,明查暗访了几天,果然找到了有用的线索。不仅如此,他还发现解烦营的人也在追查这条线索,进度与他们相当,只差最后抓人。

    秦博不敢怠慢,立刻向孙鲁班汇报。孙鲁班得知后,生怕被孙夫人抢了先,连向孙权请示都来不及,带上几个校事郎,又从周家选了两百部曲,直接将目标围了,人赃俱获。带回校事署一审,不仅问出了长堤伏击的主谋,还牵出一个大人物。

    她的未婚夫全琮。

    安排长堤伏击的人就是西施舫的主事人全大娘。

    得到口供,秦博吓了一跳,孙鲁班却勃然大怒,带着口供来到孙权面前,要求解除婚约,严惩全琮。

    孙权拿着口供,打量了孙鲁班两眼,淡淡地说道:“不行。”

    “为什么?”孙鲁班大惑不解。

    孙权叹了一口气,摸摸孙鲁班的脸。“大虎啊,你最近的进步很大,但是有些事,你还不明白。治国理政,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