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魏影帝 > 第288章 化敌为友
    收到孙夫人的邀请,曹苗松了一口气,终于有机会摆脱这软禁的局面了。

    这也让他进一步了解了孙夫人的思维习惯。服软示弱没什么用,该强硬的时候还是要强硬,否则她连看你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只要让她感觉到危险,她才会正视你。

    曹苗洗漱一番,带着阿虎等人赴宴,伤势初愈的知书也带上了,只有重伤未逾的校事郎由孙夫人安排的侍者照料,留在院里。

    看着曹苗一行五人到来,孙夫人露出一丝淡淡的浅笑。

    “看来曹君尘心未泯,还是耐不住寂寞啊。”

    曹苗微微一笑。“诚如夫人所言。我若能弃绝红尘,又何必逃亡至此,沦为夫人阶下之囚?披发入山,岂不更好。”他顿了顿,又道:“饮食男女,我一个也缺不得。所以,夫人还欠我一个公道。”

    孙夫人嘴角抽了抽,没有接曹苗的话题,只是看了一眼走路还不太方便的知书。曹苗特地带着知书来,显然就是为了表明态度。她可以顾全大局,不再追究全大娘的事,但曹苗不肯。

    果然如他自己所说,他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

    站在孙夫人身后的孙鲁班惭愧地低下了头,不敢看知书的眼神。

    孙夫人请曹苗入席,开门见山,提起了如画与朱英对阵的事。

    曹苗转头看了如画一眼,虽然没说什么,却不怒自威。如画俯身请罪,表明只是受孙秀之请,稍加点拨,并未正式接受邀请。曹苗哼了一声,淡淡地说道:“回去后,自己领罚。”

    “喏。”如画低低的应了一声,眼中露出恐惧之色,连身子都有些颤抖。

    孙夫人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曹苗和如画,却不发一言。孙鲁班本想为如画解释几句,看看孙夫人,又闭上了嘴巴。等酒菜上来,孙夫人举起酒杯,与曹苗见礼。

    “军中简陋,没有准备舞乐。久闻曹君身手了得,能否请曹君一展身手,让我开开眼界?”

    曹苗慢慢放下酒杯,淡淡地笑着。“听闻夫人箭技惊人,能否请夫人一展神技,也让我开开眼界?”

    “大胆!”一个站在孙夫人背后的婢女厉声怒喝,按刀上前。

    曹苗哼了一声,哑然失笑。他端起酒杯,从容自若的环顾四周。“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不如你我各挑一人,席前对练,以助酒兴,如何?如果夫人有兴趣,我们还可以打个赌,赌注由你定。”

    孙夫人含笑看着曹苗,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曹君这么有把握?”

    “没点保命手段,我敢来吗?”曹苗眼中笑容更盛,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身边既没有诸葛亮一般的谋士,也没有关羽、张飞、赵云一般的猛将,万一有人想对我不利,我怎么办?”

    孙夫人脸上的笑容凝住了,眼神变得凛冽无比。几个婢女齐声怒喝,长刀出鞘声此起彼伏,堂上气氛瞬间降至冰点。

    孙鲁班吓得脸色煞白,想劝阻又不敢,只得连连给曹苗使眼色,让他收敛一点,不要刺激孙夫人。孙夫人和亲刘备的事是禁忌,没人敢在孙夫人面前提,还是这种作死的口气。

    曹苗却不理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孙夫人那一双杀气腾腾的眼睛,一丝一毫也不放过。

    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的,他故意说得那么慢,就是要让孙夫人听清每一个名字,好让他看清她的破绽。

    在这几个人中,一定有让孙夫人记忆深刻的人物,甚至是她潜意识里不愿意提及的角色。

    对付孙夫人这样的狠人,绝不能用对付孙鲁班那样的粗浅手段,一定要从其内心深处着手。只有找到她心理防线,才有可能真正击败她,进而控制她。

    现在,他已经知道了那人是谁。虽然孙夫人的表情控制很好,没露出太多的信息,却还是瞒不过他这双专业的眼睛。

    其实,上一次他就有所感觉,只是不太敢确定而已。现在他可以确定了。孙夫人心里有一个她不愿提及的人,哪怕是听到他的名字,她都会不由自主的紧张。

    他笑了笑。跟我斗?你太业余了。

    看到曹苗脸上的笑容,孙夫人立刻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瞬间恢复了平静,摆摆手。婢女们“唰”的一声还刀入鞘,退了回去。虽然没有任何协调,她们的动作却整齐一致,如同一人。

    “言多必失,曹君小心口舌招祸。”

    “从古至今,招祸的从来不是口舌,而是弱小。”曹苗收回目光,淡淡地说道:“没有实力,就算再慎言慎行,就算姿态再低,身段再软,也无济于是。夫人,你说是吗?”

    “看来曹君的实力很强啊,能不能让我见识见识?”

    “不敢,夫人如果有兴趣,我可以陪你走两趟。”曹苗打量着自己的双手。“胜负不敢说,做夫人的对手,我自问还是有资格的。夫人也许可以战胜我,却不会轻松,甚至要做好两败俱伤的准备。”

    孙夫人眼神微缩。曹苗咄咄逼人,直截了当地亮明了底线,倒让她不好应付。

    她可以杀了曹苗,但是有没有玉石俱焚的必要,甚至冒着刺客再入武昌宫的危险?

    “曹君言重了,讲武论技而已,何必两败俱伤?”孙夫人迅速权衡了一下利弊,展颜而笑,举起酒杯。“你不远千里而来,托身我大吴,我大吴岂能拒人门外?刚才礼数不周,还请曹君见谅。”

    说着,她侧过脸,沉声喝道:“对贵客无礼,自已下去,各领二十鞭。”

    “喏。”几个婢女齐声应喝,列队离席,大步向堂下走去。虽是领罚,但她们昂首挺胸,气势凛然,仿佛就算是孙夫人让她们去死,她们也会毫不迟疑一般。

    曹苗含笑不语。看着这几个婢女下了堂,就在庭中脱了甲袍,只穿着小衣,被人实打实的抽了二十鞭子,抽得小衣破碎,背上鲜血淋漓,却没一人喊疼。简单处理了伤口后,她们换上新衣,再次披甲,挺立在孙夫人身后。

    曹苗鼓起了掌。“夫人治兵有方,佩服,佩服。”

    孙夫人淡淡地说道:“曹君远来是客,理当如此。请曹君满饮此杯,过去的不愉快,就此揭过,如何?”

    曹苗也举起杯。“能与夫人为友,肯定要比与夫人为敌愉快得多。我求之不得。”

    孙夫人喝了一杯酒。“那我能麻烦曹君一件事吗?”

    “力所能及之内,无所不可。”曹苗举杯再拜。“请夫人吩咐。”

    “请曹君协助我从女鲁班,教训营中将士武艺。可否?”

    曹苗沉吟片刻,点头答应。“可以,但是在此之前,请夫人给我一个交待。”

    孙夫人盯着曹苗看了片刻,也笑了。“可以。只是你要先证明自己的实力,看看值不值这个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