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魏影帝 > 第308章 线索
    黑面汉子摆摆手,脸还是很黑,神色却缓和了许多。

    “多谢将军,不过我还有事,马上就要走。此外……”他顿了顿,加重了语气。“以后我与你见面,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哪怕是你的家人。事关重大,不可以丝毫疏忽。”

    “喏。”白面汉子躬身致意,却不多问一句,随即喝令等在外面的胡姬退出院子。

    黑面汉子又交待了几句,起身告辞,从侧门离开。

    白面汉子送到门口,看着黑面汉子上了车,命人关上门,转身回来,原本躬着的腰微微直了些。他负着手,缓缓踱回院中,仰起头,看着快要落下的半轮新月,眼神有些迷离。

    一个身材高挑的胡姬快步走了过来,曲身施礼。“主人,可以侍寝了吗?”

    “不用了,已经走了。”白面汉子怏怏地甩甩袖子,哼了一声:“假正经。他郑庆是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只是跟了丞相,不由得他不挟起尾巴做人。唉——归去,归去,谈何容易。”

    胡姬站在一旁,脸上露出茫然之色。

    白面汉子将手臂搭在胡姬肩上,顺手捏了捏胡姬高耸的胸脯。“他不用,老子自己用。等回了益州,可就没这么自在了。”

    胡姬顺势扶住,身体紧紧的贴着,半倚半靠,向卧室走去。

    ——

    马车轻快的驶过街头,刚转过弯,便放慢了速度。车门打开,黑面汉子一跃而下,快步走向附近的码头。阴影中,传出两声鸟叫。

    “布谷,不惊。”黑面汉子轻声喝道。

    “安民,客来。”有人应了一声,水波荡漾起来,一艘小船无声地滑出,晃晃悠悠的靠了岸。黑面汉子上了船,看着岸上已经驶出很远的马车,弯腰钻进了船舱。

    小船轻晃,滑向对岸。

    舱中坐了一个中年儒生,中等身材,相貌普通,眼神却颇灵动。“有尾巴吗?”

    “有,不过被甩掉了。”黑面汉子说道:“这麋芳行事粗疏,恐怕会出事,请校尉三思。”

    中年儒生看了他一眼,沉声道:“麋芳是什么人,我很清楚,丞相也很清楚。”

    黑面汉子吃了一惊,连忙躬身道:“喏。是属下妄言了。”

    中年儒生摆摆手。“还有什么事?抓紧时间说。”

    黑面汉子不敢怠慢,将他与麋芳见面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说到接货地点时,他本想说一下麋芳安排胡姬侍寝的事,转念一想,又咽了回去,跳过了这一节。

    说话的功夫,船便到了对岸,另一艘一模一样的小船从黑暗中驶出,对了暗号,黑面汉子换了船,向东驶去。中年儒生的船掉头向西,很快消失在黑漆漆的水面上。

    一个人影在黑暗中站起,看看东面,又看看西面,挠了挠头。

    ——

    曹苗背着手,迈着方寸,动作有些夸张的走进了孙夫人的官廨。

    孙青迎了上来,打量了曹苗两眼。“曹君这是遇到了什么喜事?心情真好。”

    曹苗哈哈一笑。“阳光这么灿烂,空气这么清新,为什么心情不好?咦,你这是怎么了,眼圈像食铁兽似的,又熬夜了?小心月信不调,将来影响生育。”

    孙青嘴角抽了抽,懒得和这疯子说话。“曹君请进,公主在等你。”

    曹苗嘴上应了一声,脚下依然不紧不慢。他进了屋,一眼看到墙上的地图换了。孙鲁班和鲁弘站在地图前,手里捧着一叠纸,正在讨论着什么。听到他的脚步声,孙鲁班转头看了一眼,脸上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快步迎了上来。

    “你可来了。”

    “出了什么事?”曹苗从地图上收回目光,看了孙鲁班一眼,眉头微蹙,随即又看向鲁弘。孙鲁班、鲁弘和孙青一样,都是眼圈发黑,神情憔悴,一看就知道刚熬了一个通宵。

    肯定是有重大突破了,要不然孙鲁班不会这么拼命。

    “安排在归义将军麋芳府外的暗哨有了结果。他和身份不明的人来往,而且不是第一次了。”

    “查明对方的身份了吗?”

    “没有。”鲁弘神情尴尬,将一页纸递给曹苗。“对方很狡猾,先是乘车离开,随即又换了船。到了河对岸,又换了船,我们的人跟丢了。”

    曹苗看了看,轻轻点头,却没说什么,转身走到地图前。孙鲁班走了过来,伸手指出麋芳的住宅位置。曹苗的目光在地图上来回扫了一圈,咂咂嘴。

    “麋芳安家于此,是什么时候的事?”

    孙青想了想。“应该有两年多了。”

    “这么说,麋芳和蜀汉恢复联系,至少有两年时间。查一查这两年时间内,麋芳所部的人事变动,所有与他关系好的人都查一遍。”

    孙青吃了一惊。“麋芳降吴之前是南郡太守,部下有很多是荆州人,归吴后出仕的不少,而且分布在不同的防区。全部查的话,费时费力不说,会不会惊动他?”

    曹苗很不解。“你们没有存档的文书吗?怎么会惊动他?”

    “呃……我们大吴不是所有的文书都存档的,如果是麋芳的部属内部换防,就不需要通报其他人,甚至连文书可能都没有。就算有相关文书,也未必及时报送,都是等半年或者一年,统一上报。”

    “那就是放任自流了呗?他们要搞什么事情,你们一无所知。”

    “诸将内部基本是这样的。”孙青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清。

    曹苗翻了个白眼,没有再说什么。怪不得吴国最容易发生将领叛变,原本监管这么松啊。这是吴国的特殊军制造成的后果,不是他能解决的,他也无意解决。

    “这一步水域是谁的辖区?”

    “解烦左营。不过解烦左营最近抽调了不少人手去……”孙青突然闭上了嘴巴,随即又道:“巡逻的次数不够,靠近宫城的地方会严密些,离宫城远的地方会有漏洞。”

    曹苗哼了一声,想了想,说道:“如果方便的话,我要实地勘察一下。”

    孙青与鲁弘互相看了一眼,又将孙鲁班拉到一旁,嘀咕了几句。孙青进后堂去了,孙鲁班走了回来,神情窘迫。“出营的事,要请示姑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