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魏影帝 > 第322章 无所求
    曹苗沉吟良久,摇摇头。“不去。”

    “为什么?”孙鲁班瞪圆了眼睛,大声嚷道,引得不少女卫侧目。

    “你父王能赏我什么?”曹苗昂起高傲的头颅,不屑的哼了一声。“当官,我没兴趣。赏钱,我不差钱。他还能给我什么?既然无利可图,我为什么要去受那么罪?我膝盖不好,不能跪。”

    孙鲁班撇撇嘴,很想反驳曹苗几句,可是想来想去,越想越觉得曹苗说得有理。

    吴国能给他什么?

    “再说了,我是修长生的人,人间富贵对我来说,都是浮云。”曹苗看向远处的黄鹤楼,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人生苦短,岁月如刀,转眼间红颜白发,烈士暮年。就连这天下分分合合,又岂有定数?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孙鲁班探身过来,顺着曹苗的目光往远处一看,顿时心里一惊,伸手狠狠戳了一下曹苗的脸颊,气急败坏。“嘿嘿,你往哪儿看呢?小心你的嘴!”

    “怕了?”曹苗斜睨了孙鲁班一眼,用袖子擦擦被孙鲁班戳过的脸颊,踢马向孙夫人追去。

    孙鲁班气得扬起马鞭,狠狠的空挥了几下。

    曹苗追到孙夫人身后,勒住坐骑,与孙夫人并肩而行。孙夫人侧头看了他一眼。“真不想做官?”

    “不想。”曹苗收起笑容,摇摇头。“做官太累,我这人太懒,不习惯。”

    “你天天习武,不像个懒散的人。”

    “我天天习武,是因为我能从中感受到乐趣。做官有什么乐趣?玩弄权术,欺负别人?我这么善良、正义的人,做不了来那种事。要说为国为民吧,我又没那么大本事,志大才疏,于公于私都不是好事。”

    孙夫人想了想,眼中闪过一丝惆怅。“练武那么辛苦,有什么乐趣?”

    曹苗转头看看孙夫人。“夫人觉得练武辛苦,是因为夫人练得不对。”

    “我练得不对?”孙夫人沉下了脸,眼神不屑。

    曹苗面不改色。“是的,夫人练的是杀人技,充其量是武技,而不是真正的武道。真正的武道要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平衡阴阳,天人合一,乐趣无穷,而不是像夫人一样,落得一身伤病。”

    孙夫人眉头微蹙,反复打量了曹苗好一会儿,哼了一声,收回目光,自顾出神。

    曹苗得意洋洋的挺起胸。“是不是有醍醐灌顶,如梦初醒的感觉?”

    “提什么壶?灌什么顶?洗头吗?”

    曹苗的身体立刻塌了下去,摇摇手。“当我没说。”

    孙夫人嘴角微挑,忍着笑,轻踢马腹。“走,去麋芳大营。”

    ——

    麋芳站在大营门口,还算高大的身体弯得像张弓,汗珠不住从额头沁出,敷了粉的脸被冲得一道一道的,两个大眼袋透着憔悴,看起来沧桑无比。

    曹苗看着麋芳,暗自感慨。男子汉,大丈夫,混到这一步,真不如死了。

    孙夫人下了马,将马缰扔给女卫,缓步走到麋芳面前。“将军免礼。不请自来,还望将军恕罪。”

    “岂敢,岂敢。”麋芳陪着笑。“夫人大驾光临,荣幸之至,荣幸之至。夫人,里面请。”一边说,一边侧身礼让,神情卑微。

    孙夫人目不斜视,大步入营。曹苗、孙鲁班一左一右,除了几个看守马匹的女卫外,大部分人都跟着进了大营。麋芳非常紧张,脸上的汗珠更多更密,堪比卸妆水,几乎将脸冲成素颜。

    无数士卒远远地看着,神情沮丧,像一具具行尸走肉。

    来到堂上,孙夫人在首席入座,摆摆手,示意麋芳不必拘礼。麋芳讪讪地入了席,吩咐人上茶酒瓜果,摆满了孙夫人面前的案几。孙夫人却看都没看一眼,伸手一指身后的曹苗。

    “将军认识他吗?”

    麋芳眯起眼睛,仔细打量了曹苗一会儿,摇摇头。“素未谋面。”

    “他是魏国浚仪王长子,曹苗曹允良。”

    麋芳恍然大悟,连忙起身施礼。曹苗含笑还礼,却什么也没说。他清楚,孙夫人不会轻易放过他,会利用一切可能切断他的后路,大肆宣扬他的降人身份就是其中之一。

    “曹君初来乍到,现为我解烦营宾客,将军能洗清嫌疑,与曹君的建议有莫大干系。”

    麋芳又惊又喜,再次起身向曹苗致谢。前几天徐祥来,拿着虎步营的腰牌,又讲了诸葛亮出卖孟达的事,吓得他几天几夜没能睡好,有几次甚至想到了自杀。

    身为降将,他本来就过得憋屈,再摊上这么一件事,他里外不是人,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如今孙夫人突然出现,又带着这么多全副武装的女卫,他下意识地觉得自己死期将至,突然听说嫌疑已经洗清,心里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

    “感激不尽,感激不尽。”麋芳抹着眼泪。“谢大王与夫人不弃,谢曹君相助。”

    “既然如此,将军能否告知与你联络之人的姓名?”孙夫人淡淡地说道。

    麋芳咬咬牙。“自然可以,只不过怕是对夫人作用不大。”

    “说不说,在你。有用没用,在我。”

    “喏。”麋芳没敢再说嘴,一五一十的交待了情况。

    与他联络的人叫郑廙,字子俊,是广汉人,其兄是曾经建议刘璋坚壁清野的郑度。刘备占据益州后,郑度隐居不仕,郑廙也没有做官,往来荆益之间做生意。

    这些当然只是掩饰,他敢来劝麋芳反正,自然是得到了蜀汉的授意,只是有了这层身份在,麋芳没有确切的证据,不知道是谁在具体负责这件事,是在武昌出使的费祎,还是远在汉中的诸葛亮。

    麋芳没敢说谎,孙夫人也没有过多纠缠,说了几句闲话,便起身告知。麋芳与蜀汉联络,意图反正,这件事肯定会处理,但如何处理,不在她的职权范围以内。

    出了营门,重新上马。孙夫人对曹苗说道:“接下来去哪儿?”

    曹苗还沉浸在麋芳的困窘情绪之中,直到孙鲁班用马鞭捅了捅他,才反应过来孙夫人是问他。他想了想。“郑廙应该失踪了吧?”

    孙夫人点点头。“你们去番市之后,郑廙就没再出现。”

    曹苗叹了一口气。“那就去他以前经常出现的市场看看吧,或许还能有一些收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