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魏影帝 > 第337章 真真假假
    听完裴元的叙述,孙夫人伸手招了招。

    鲁弘附耳过来。“夫人?”

    “曹苗昨天可与什么人接触过?”孙夫人低声问道。“他是否一直与大虎在一起?”

    “是的,几个眼线都报告说,他一直与公主在一起,从未单独离开西施舫,也没看见他与什么人接触。”鲁弘想了想,又道:“就算他想安排别人去做,时间也来不及。”

    孙夫人嗯了一声,转了转眼珠,轻轻笑了一声,埋头吃饭。

    裴元也不敢多嘴,低着头,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粥。解烦营的伙食实在不怎么样,好在他的心思也不在吃饭上,等吃完才发现嗓子有点疼,暗自骂了一句。

    吃完饭,孙夫人建议裴元与她一起进宫,向吴王汇报。这件事事关重大,涉及到解烦营和大鸿胪寺两个部门,有必要让吴王知道。

    裴元一口答应。不管谁来负责,只要不让他负责就行。

    看着裴元一副恨不得在脸上写出“与我无关”的神情,孙夫人打心眼里看不起他。平时温文尔雅,说起话来引经据典,头头是道,真遇到事了,却慌成这样。

    这样的人怎么能做大鸿胪?

    如果虞翻在,绝不会如此。

    一想到虞翻,孙夫人又暗自叹了一口气。要说用人,孙权与长兄孙策相去太远。孙策时代的重要谋士如今都渐渐边缘化,虞翻被流放交州,张昭赋闲,反倒是诸葛瑾那样的人得到了重用。

    ——

    孙夫人赶到宫里时,意外地发现太子孙登也在,诸葛恪陪在一旁。

    看到孙夫人,孙登上前行礼。孙夫人欠身还礼。寒喧了几句后,孙夫人看向诸葛恪。诸葛恪连忙上前一步,深施一礼。

    “听说左辅昨天在西施舫?”

    诸葛恪含笑点头。“夫人果然耳目灵通,无所不知。”

    孙夫人不理他的阴阳怪气。文武大臣中,没几个对她负责的解烦营有好印象,都觉得她的手下全是告密者、监视者、刺客,比校事署还可恶——校事署至少不直接动用武力。

    “是你发现曹苗的拳式形似吴字?”

    “是的。”诸葛恪笑得更加灿烂。他昨天晚上发现这个秘密后,连酒都没喝,第一时间赶回去向孙登报告,又与其他人反复商量,觉得这是一个立功的好机会,今天一早,又陪着孙登来请见。

    这种好消息,当然要第一个报告。

    孙夫人问起这事,自然也是同样的意思。只不过她终究慢了一步。别的不说,曹苗在她营里那么多天,她都没发现这件事,可见女人就是女人,不够聪明。

    孙夫人看出了诸葛恪的得意,油然生起一丝厌恶。她对诸葛瑾印象不好,对诸葛恪也没什么好感,说不上什么理由,就是讨厌。想到鲁弘说曹苗怼了诸葛恪,阿虎又重创了诸葛恪的随从,她忍不住笑了一声。

    “左辅以才捷着称,与一个降人辩难而不胜,倒是不多见。”

    诸葛恪顿时神情尴尬。孙夫人自然知道昨天晚上的事,自然也知道他出丑。这些事他可没有通报给孙登,待会儿孙登追问起来,多少有点丢脸。

    莫名的,他对曹苗多了几分怨恨,对孙夫人的观感也越发不佳。

    “既是辩难,胜负在所难免。倒是夫人麾下女卫,随曹苗出入西施舫那样的场所,未免不妥。”

    孙夫人不紧不慢地答道:“曹苗弃魏归吴,我解烦营派几个人随行监视、保护,有何不妥?左辅身为太子友,当慎言慎行。尤其是天意这种事,可不能轻易下结论。”

    诸葛恪虽然不服,却也知道和孙夫人硬碰硬不会有好结果,识趣的笑笑,退了回去。

    时间不长,殿中传出口谕,命孙登入殿奏事。孙登向孙夫人行了礼,先进殿去了。过了大概小半个时辰,孙登告辞出殿,再次向孙夫人行礼,上车走了。

    过了一会儿,殿中又有口谕传出,孙夫人和裴元一起入殿,向孙权见礼。

    孙权坐在案后,脸色不太好。他摆摆手,命人赐座,询问来意。孙夫人不说话,裴元却有些迫不及待,将费祎以孙夫人之箭自杀的事说了一遍。

    孙权当即变了脸色,半晌没说话,碧眼充血,紫髯吹拂,鼻息也跟着粗重起来。

    费祎是蜀汉使者,是奉命前来谈判,并出席他的登基大典的。在这个时候出现这样的事,如何向诸葛亮交待?一旦处理不好,登基大典还能不能办且不说,他首先要考虑的就是战争。

    他怒视着裴元,气不打一处来。费祎死在大鸿胪寺辖下的驿馆,裴元身为大鸿胪卿,出了这样的事,第一时间不是进宫请罪,也不是追查真相,反而去找孙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找孙夫人背锅?堂堂九卿,一点担当都没有。

    裴元伏地不起,大气都不敢出,冷汗一层又一层,湿透了衣衫。以他多年的经验,他知道孙权现在很生气,随时可能大发雷霆,甚至可能杀了他。

    吴国大臣都知道,孙权平时待臣下有礼,一旦发怒,却是个蛮不讲理的人,而且记仇。

    孙夫人静静地坐着,一言不发,仿佛讨论的只是一桩微不足道的小事,不值得大惊小怪。

    孙权眼神闪烁,眉头越皱越紧。他长身欲起,想了想,又退了回去,手指在案上轻叩了几下。“孙卿,这件事涉及到你,你暂时就不要参与了,由裴卿先去查验。”

    “喏。”孙夫人淡淡地应了一声,心平气和。

    裴元刚要说话,孙权又说道:“费祎往来多次,他是什么人,孤还是熟悉的,不像是轻生之人。裴卿,这件事恐怕另有蹊跷,你要细心查验,不要被人利用了,误会了孙卿。”

    裴元汗如浆出。

    他听出了孙权的意思,也明白了孙夫人为什么这么平静。

    朝中文武对孙夫人主掌解烦营向有微词,如今孙权称帝在即,不少人更是以女子为官不合古礼为由,议论纷纷,一心想罢免孙夫人。出了这样的事,他们根本不相信费祎会自杀,反而怀疑这里面有人栽赃陷害,目标直指孙夫人。

    他一得到费祎自杀的消息就赶来报告,又拉上孙夫人,显然有失稳重,甚至有同谋嫌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