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魏影帝 > 第407章 有变
    “笃笃。”舱门两声轻响,惊醒了沉浸在伤感情绪中的曹苗。

    曹苗搓了搓脸,坐直了身子,示意阿虎去开门。他自责不已,身处险境,居然放松警惕,有人到了门前都没感觉。来的若是敌人,岂不是危险。

    舱门打开,一个胡姬端着一张食案,跪在舱门外。

    “曹君,乌程侯太夫人有赏。”

    曹苗刚准备让阿虎接过来,再说几句客气话,赏几个钱,打发她走,突然发觉这胡姬声音不对,似曾相识,顿时提高了警惕。

    “进来吧。”

    “喏。”胡姬膝行入舱,将食案摆在曹苗面前,转身关上了舱门,然后伸手一抹,揭下一张面具,露出一张俏脸。曹苗一看就笑了,居然是诗彩影。他向阿虎使了个眼色。阿虎会意,靠在舱壁上,将耳朵贴着舱板。如果有人靠近,他会第一时间发现。

    “你真是神出鬼没,居然混到乌程侯府去了。”

    “乌程侯太夫人喜欢吃羊羹,正好我擅长。”诗彩影打开食盒,端出一碗羊羹,几样点心。

    曹苗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羊羹送入口中。诗彩影说得没错,她做的羊羹味道的确不错,堪和芸娘相比。曹夫人是中原人,在家时常吃羊羹,嫁到江东后,吃不惯吴国的美羹,一直想念家乡的味道,也曾和曹苗提起过。曹苗曾让芸娘做过两次,很得曹夫人欢心。

    “你专程来一趟,不会就是为了送一碗羊羹吧?”

    “有紧急情况,必须和曹君面商。”

    “说。”

    “毋丘俭调任幽州刺史。”

    曹苗微怔? 随即又恢复了平静。“然后呢?”

    “我们需要你尽快赶到辽东。”

    “你们?”

    诗彩影咬着嘴唇,向前挪了挪。“托我将玉枭印转交给你的人。”

    曹苗不紧不慢地喝着羊羹,直到将一碗羊羹全部喝完。诗彩影一言不发? 只是目不转睛地看关曹苗? 薄薄的嘴唇抿得紧紧的。

    “我改主意了。”曹苗拿起布? 擦擦嘴,看向贴着墙的阿虎。“你把他带走吧,爱去哪去哪? 我都无所谓。至于我? 我累了,想过几天安生日子。”

    诗彩影神情震惊,欲言又止。阿虎更是大惊失色? 两只眼睛瞪得溜圆? 一会儿看看曹苗? 一会儿看看诗彩影? 显然搞不清楚曹苗为什么会说这句话。

    “我说得不够清楚吗?”曹苗淡淡地说道。

    诗彩影回过神来? 躬身俯首。“乡公说得很清楚? 只是我现在什么也不能说。等乡公到了辽东……”

    曹苗抬起手,打断了诗彩影。“我说了,我累了,想过几天安生日子。不管你们有什么秘密,我都不感兴趣。你不说? 我也知道? 你帮我不是因为我? 而是因为阿虎。阿虎已经十六岁? 这些年吃了不少苦,但不缺胳膊少腿,我教了他拳脚? 又请孙夫人指点他射艺,也算对得起他。”

    “乡公对阿虎犹如兄弟,这一点我们心知肚明,因此厚报乡公,让知书、如画侍候乡公左右。”

    曹苗冷笑道:“难道不是监视?”

    “岂敢。”诗彩影神情窘迫。“我们的确对乡公有所隐瞒,但我们从未做过对乡公不利的事。”

    “都无所谓了。”曹苗扬扬手。“反正我不想玩了。人,你领走。如果想去告发我,尽管去。”

    “岂敢。”诗彩影向后挪了一步,拜伏在地。

    曹苗盯着她看了又看,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几个月前,他已经收到消息,田豫调离汝南,现在毋丘俭又调任幽州刺史,十有八九与辽东的袁氏旧部有关。田豫熟悉幽州形势,毋丘俭是曹叡的心腹,这是曹叡要对辽东有所行动的先兆。

    联系到袁嵩出现在武昌,曹叡又刚刚夭折了一个儿子,曹叡姓袁的机率大幅度增加。

    相应的,他的处境也变得更加危险。如果曹叡认为他是个麻烦,随时会将真相通报给孙权,借孙权之手取他性命。或者找个理由,将曹植、曹志抓起来,作为人质。

    他如果还蒙在鼓里,被人牵着鼻子走,谁知道什么时候又踩进坑里了。

    “请乡公三思。”诗彩影恳求道。

    “请你们三思。”曹苗摆摆手,示意送客,然后闭上了眼睛。

    诗彩影抬起头,打量了曹苗良久,叹了一口气,重新戴上面具,端起食案,退了出去。

    阿虎像木偶一样坐在角落里,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他膝行到曹苗面前,结结巴巴地说道:“主……主君,我究竟是谁?她们……为什么……”

    “你究竟是谁,我也不清楚,但你肯定不是老韩的儿子。”曹苗睁开眼睛,拍拍阿虎的肩膀。“你仔细想想,有没有什么奇怪的记忆?从时间推断,你到府里大概是五六岁左右,应该有点记忆才对。”

    阿虎一把鼻涕一把泪,连连摇头。“我……我什么也记不得。”

    “不要急嘛,好好想想。”曹苗安慰道:“不管你是谁,都没关系,总不会比现在更差。你有一身好武艺,从军也行,作刺客也行,到哪儿都可以活得很好,更别说你背后还有她们几个。”

    阿虎慌了神,不知所措。他跟着曹苗,除了练武,从来没有想过其他的事,突然要让他离开曹苗,跟着一群不知底细的人去辽东,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莫名的发慌。

    “我不要。我从记事起,就跟着主君,侍候主君,离开主君,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

    曹苗哭笑不得,用脚踹了阿虎一下,让他去洗洗睡。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别人看见了,还以为被他有什么特殊癖好,欺负阿虎了呢。

    阿虎抹着眼泪去了。曹苗一个人坐在舱中,脑子里像放电影似的,闪过一幕幕与阿虎有关的场景。他很早就意识到诗彩影与阿虎有关,只是一直没有找到进一步的证据。刚才趁机诈了诗彩影一下,算是确认了他的猜想。可他们具体是什么关系,他还是不清楚。

    突然,他坐了起来,眼珠转了转,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浅笑。他抬手轻叩舱壁。“阿虎,睡了吗?”

    “没有。”阿虎应声答道。

    “起来,我们出去一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