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魏影帝 > 第426章 逆鳞
    对曹苗来说,司马师只是明面上的麻烦,他真正要担心的是诸葛亮。

    造谣说刘禅是诸葛亮的种只是玩笑。且不说还没有机会散布,就算真的传开了,诸葛亮也不会放在心上。谣言年年有,有几个人是真被谣言打倒的?

    更何况是诸葛亮这种强人。

    所以,诸葛亮这么给面子,必然别有用心,最大的可能是诸葛亮接收到了他的暗示。

    以吴国目前的情形,要马铠何用?他们根本没有足够强壮的战马充当具装甲骑,要马铠,只有一种可能:去辽东,而且是占据辽东。

    吴国用兵辽东,既能给魏国找麻烦,又能减少对蜀汉的威胁,何乐而不为?

    三国分立,魏国最强。如果能给魏国找点麻烦,就算要付出五百套军械的代价,就算有可能培养起一个强劲的对手,诸葛亮也会试一试。

    因为他的选择太少了。精打细算,甚至不惜伤害长远利益,都是他迫不得已的选择。

    做不到炮火覆盖,只能追求穿插迂回,尽最大可能挖掘潜力,发挥人的能动性。

    这就是当初他特地提出要马铠的原因。

    诸葛亮吃下了诱饵,他却不能不防着诸葛亮借力打力,顺手推一把,甚至反客为主。

    当年孙权赌上了国运,倾力一战,周瑜浴血沙场,苦战一年有余,才拿下了江陵,最后却便宜了刘备。要说这里面没有诸葛亮运筹帷幄的功劳,谁信?

    诸葛亮玩不玩阴谋且两说,玩阳谋绝对是绝世高手。

    曹苗有意无意的和孙夫人聊起了当年事。

    孙夫人知道孙权当初决定迎战曹操的艰难,也知道后来借荆州、夺荆州的曲折,再加上横江拦截带来的羞辱,对蜀汉君臣的印象一直不好。不用曹苗多说,她就对诸葛亮如此配合产生了怀疑。

    “可能会有哪些阴谋?”孙夫人吃完梨,叫人取来水洗手。梨是真的甜,汁水黏手。

    “不是阴谋? 是阳谋。”曹苗说道。

    “阳谋?”

    曹苗点点头。“辽东不是那么好打的。原本吴王未必会寄予厚望,只要能将人劫回来就成。可是现在有了五百套军械,吴王难免会心生野望。对吴国来说? 产良马的辽东太有诱惑力了。一旦吴王有了这个想法? 诸葛亮就有可能因势利导? 推波助澜,直到吴国泥足深陷,无法从辽东脱身。”

    孙夫人仔细想了想。“你说得对? 这很符合诸葛亮的行事风格。那我们该怎么办?”

    “有两个选择:一是我们虚晃一招? 目标仅止于劫人。劫完人,送回江东,我们逍遥海外? 从此不问中原是非。”

    “还有呢?”

    “将计就计? 多从蜀汉买一些军械? 夺取辽东。届时依托江东? 立足辽东? 未必不能建一番功业。”

    孙夫人微微挑眉? 似笑非笑。“你有把握?”

    “我有他们不知道的杀手锏啊。摆在明面上的实力大家都清楚,藏在暗处的实力才能决定胜负的关键。诸葛亮再聪明,他能知道我这脑子里有多少秘密?”

    “看把你能耐的。”孙夫人撇了撇嘴,忍不住笑出声来。

    “有件事,要你帮忙。”

    “什么事?”

    “洛阳派使者来了? 可能要召我回去。”

    孙夫人微怔? 转头看向窗外长街? 卖梨的曹纂已经不见了。她回头看看曹苗。

    “那人……”

    曹苗及时打断了她。“我们有约在先。”

    孙夫人咂咂嘴? 有点不甘心。她坐在这里,一直在观察曹苗,暗中也派了人。她看到了那个卖梨的汉子? 却怎么也没想到曹苗会在这里和他的部下接头,白白错过了一个好机会。

    “你说。”

    “我不想回去,你把那个使者弄死。”

    “如果没有官方身份,我可以帮忙。”孙夫人笑笑。“可是你不肯亲自动手,想来对方有官方身份。”

    曹苗点点头。“所以你帮不上忙?”

    “帮也能帮,只是麻烦些。万一处理得不干净,惹来两国交兵,我没法向至尊交待,就得不偿失了。”孙夫人扬扬眉。“你说对吧?”

    曹苗抬起手,指指孙夫人,呲呲牙。“行,当我没说,我自己想办法解决。大不了就是自断后路,以后回不了洛阳,反正我也没打算回去。等新船造好,你要是不愿意随我出海,就给我一艘海船吧,卖也行……”

    孙夫人探身过来,伸手捂住曹苗的嘴,嗔道:“不准你这么说。我帮你做就是了。使者是谁,有多少随从,走哪条路,什么时间到?”

    “其他的现在还不清楚,只知道主使是司马师。”

    “司马师是谁?”

    “司马懿的长子。”曹苗稍微解释了一番。“不过你要小心些,不能伤了夏侯徽,也就是司马师的妻子。她是我家亲戚,嗯,很近的那种。”

    “我知道了。”孙夫人想了一会,又道:“这夏侯徽……仅仅是你的亲戚?”

    曹苗咧嘴一笑。“还是我的相好,你信吗?”

    孙夫人斜睨着曹苗,歪了歪嘴角,哼了一声。“信你才怪。”

    曹苗哈哈一笑,转头看向窗外。“你千万小心些,司马师家学渊源,诡计多端,城府极深。不过和夏侯徽比起来,说他是猪都是抬举他。你只要保证夏侯徽的安全就行,其他的什么都别听,最好话都别和她说,免得被她骗了,乱了心志。”

    “这么厉害?你被她骗过?”

    “是啊,当初在洛阳,我和曹纂合谋,本来想弄死司马师父子,为朝廷除害。就是这个夏侯徽,好说歹说,非要我娶司马师的妹妹司马果为妻,最后搞得我进退两难。我估摸着,她这次跟过来,又是想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总之一句话,千方百计诱我回洛阳,好让她的好夫婿司马师立功。”

    随着曹苗的抱怨,孙夫人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杀气在眉宇间聚拢。

    曹苗再次提醒。“我再提醒你一次,你不能杀她。”

    “放心,我不会杀她。”孙夫人冷笑道:“不过,只要她踏上江东的土地一步,就别想回去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既然她以婚姻勉强你,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她嫁给她不想嫁的人。”

    曹苗正中下怀。

    有了孙夫人这句话,这事就成了。

    谁让她最讨厌包办婚姻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