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对钱没有兴趣了 > 第24章 眼贼的摊主
    “青铜爵杯(赝品)......”

    “光绪白釉酒壶:(真品)......”

    “青花凤尾尊(赝品).......”

    “《出塞图》(赝品)......”

    “青花梅瓶(赝品):民国仿品,品相:次品,仿明青花.......特别注释:内藏玄机!”

    “咦?”

    苏辰正在用慧眼扫视着地摊,突然被一个青花大瓶吸引了目光。

    那是一个青花梅瓶,梅瓶的特点是,小口、短颈、丰肩,瘦底、圈足的瓶式,以口小只能插梅枝而得名。

    梅瓶在古代多被用来存酒,故而体积都不大。但这个摊主这只梅瓶体积非常大,足有80公分左右高度,是少有的大瓷器瓶。

    不过最让苏辰在意的不是瓷器本身,而是慧眼给这个瓷瓶的那个特别注释!

    内藏玄机!

    以苏辰阅遍无数系统文小说的经验来说,这瓷瓶肯定不简单,很可能是个大漏。

    一旁的摊主一直在招呼宿盼,因为宿盼是个碎嘴子,和谁都能聊几句,故而和宿盼在一起,苏辰总是轻易被忽略。

    不过中年摊主也不是简单的主,他虽然一直应付宿盼,眼睛却时不时地盯着苏辰,见苏辰突然盯着身边的梅瓶一动不动,摊主眉毛轻扬,眼神一眯,嘴角勾出一抹和善的笑容。

    “小哥好眼力,我这摊子里就这么一件无价之宝,就让你给挑出来了。”

    苏辰听罢,心中狂翻白眼。

    果然,这帮卖文玩摆地摊的大叔们都坏滴很,一个个嘴里都没有一件真话。

    这梅瓶虽然不是现代工艺仿品,来自于民国,有点历史,但它做工太粗糙,而且梅瓶表面还有一圈很细的裂纹,品相差到极致,根本没有收藏价值。这个梅瓶的价值,在这大叔摊位上的宝贝里连前十都排不上,居然被这大叔随口说成无价之宝。

    嗯,这年头,脸皮厚也是个本事。

    苏辰没有戳穿大叔的话,而是回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大叔眼力也不差,居然一眼就看出我的目标,本来我还想偷把鸡,现在看来没机会了。得!大叔,你给个实惠价吧!”

    摊主心中得意,他能在这潘家园混的这么风生水起,靠的就是他的眼力。他也的确了得。他在潘家园也摆摊十几年来,没有一次被人偷鸡,更别说被捡漏了。

    最让人惊奇的是,这摊主大叔对古玩其实并不是很了解,甚至对很多文玩古董他都不知真假,但他就是凭一双眼睛,愣是在古玩行闯出了一片天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位也是个奇人。

    当然,从业十几年,摊主的眼力也不可能一直原地踏步,一些简单的文玩,他还是能看出真假的。而那只青花梅瓶做工是真的粗糙,故而摊主一眼就看出梅瓶的价值,更看出苏辰其实是在装傻。

    所以摊主有些为难,这种情况最糟心。

    他们做摊主的,最喜欢的就是那种对古玩半知半解的买主,因为这样的人都好忽悠。

    但最烦的也是这种人,因为有些人仗着对古玩行一知半解,任意开价,还极为固执,有时候可能一分钱赚不到还惹了一身骚。

    而在摊主眼里,苏辰就是这么一类人,会装糊涂,却很年轻,这是那些人的典型特征。

    只是不知道苏辰是啥脾气。

    故而摊主犹豫片刻,给了一个不高不低的价格。

    “八千!”

    这个价格对于这只梅瓶来说肯定有些高了,但却很可能忽悠住一些买家。

    毕竟瓷器这东西,低于一千的基本没什么好收藏的。

    苏辰面带微笑,还没说话,那边宿盼却急了。

    “八千?老板你抢钱啊!就你这梅瓶的做工,我随便找个现代工艺品都比它的做工好,就这破玩意,你好意思要八千?”

    说完,宿盼又回过头看向苏辰,不解道:“老苏,这就是个残次品,价值不高,你买它干嘛?”

    “我知道,你别急!”苏辰对宿盼小声解释了一句。

    宿盼怔怔的看了看苏辰,点了点头,没再多言。

    “呵呵,老板,我兄弟都说了啊,你不厚道啊!大家都是实在人,你也痛快点,给个实在价!”

    对于宿盼的谴责,摊主眼皮都没眨一下。只是听了苏辰的话后,摊主轻声一笑。

    “小兄弟,相信你也看出来了,我这可是民国的东西,做工虽然差了点,但是就我这梅瓶的尺寸,将近600件,不说独一无二,但在梅瓶瓷器里也不多见。绝对有收藏价值,所以我要你八千,绝对没有忽悠你们,真的是白菜价!”

    苏辰闻言,微微蹙眉。

    “老板,你这就没意思了啊!您这瓷器是很大,但这做工糙也是真的,而且他还只是民国的东西,历史价值真的不高,大家都是明白人,您给个实惠价!”

    摊主盯着苏辰看了一会,突然展颜一笑。

    “行了,小哥,咱俩也别讲价了。你瞒不过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对这梅瓶很在意,可以说是势在必得。所以说就算我死咬八千不松口,最后你还是得给钱。不过嘛,今天我教你这个朋友,给你少一百打车钱,七千九,至于我多挣的一点点,就算你给我交学费了,记住,以后跟人谈判,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表情和眼神。”

    苏辰一听,脸色顿时一变,他本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却没想到被摊主一眼就看出来了。

    他心中不爽的同时,对摊主也是真的有些佩服。

    不愧是能在潘家园站住脚的人,这份眼力,当真不俗啊!

    然而,苏辰不爽,宿盼就是真的生气了,他还从没讲过这么嚣张的摊主。不由开口大骂:“呸!在这装什么蒜?一个破瓶子,以为谁多稀罕似的!还让我们交学费,你也配?还什么打车钱?你看爷这样像向买不起车的人?”

    摊主撇了宿盼一眼,呵呵一笑,身子往后一靠,也不知道是本性如此还是故作姿态,刚才还和宿盼称兄道弟的摊主,这回直接翻脸,看都不看宿盼一眼,神态骄傲至极。

    宿盼这个气!他虽然好说话,但不代表脾气好。

    事实上,如果受了委屈,宿盼的脾气比谁都暴躁。

    宿盼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伸手就要砸摊子,被苏辰一把抱住。

    “别急,看我的!”

    宿盼回头看了苏辰一眼,片刻后,点点头,闷声走到一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