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辰等人在地摊街没有找到赵耗子。

    他们也没急,像许老板、赵耗子等这样在潘家园混了许多年的老摊主,基本都有自己的店铺,摆摊只是他们的个人爱好。

    找人打听了以后,直奔赵耗子的文玩铺子。

    照明斋,一个店面不是很大的铺子。

    苏辰等人进店里的时候,赵耗子赵老板正在店里疯狂吃果子,这是他的习惯,一生气就爱吃点酸的,而且越酸越好,最好能酸倒牙那种。

    吃起来既刺激又解气。

    赵老板看到苏苏辰几人进来后,整个人都愣了一下,不自觉的狠狠地嚼了几下嘴里的青梅,然后,赵老板整个人就瞬间一机灵,酸爽的感觉刺激得他的大脑直接宕机,整个五官都扭曲到一起,嘴巴抽筋般张着,口水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赵老板整个人都被酸成了表情包!

    喜欢吃酸的人都知道,适应酸味需要有个适应的过程,而且吃的时候不能分神,否则突然来一波刺激,真的能让人崩溃。

    苏辰等人一进来就看到了赵老板的表情包。

    吴教授还是很有涵养的,抿着嘴抬头望天!

    宿盼和苏辰就没那么客气,直接乐出了声。

    赵老板听见笑声整个人都不好了,气的脸直抽抽。

    店里的伙计可不认识苏辰几人,以为就是普通客人,急忙跑过来。

    “欢迎光临照明斋,几位先生里面请!”

    赵老板见伙计将苏辰往里请,顿时气的不行。但他张了半天嘴,却什么都没说。

    之前得罪苏辰只是因为嫉妒而一时嘴快,其实说完他就后悔了。所以在被许老板骂了以后,他也没说什么,自己离开了。

    当然,在潘家园,他还是真有些怵许老板的。

    本来他以为这件事就算完了,却没想到苏辰就让不罢休,主动追了上来,这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要不是顾忌吴教授在这,他肯定直接关门,不让苏辰进店。

    但现在人家都进来了,还有个吴教授,他也不好再撵人了!

    既然不能撵人,那就要提防苏辰报复,赵老板不知道苏辰要如何报复,现在整个人都是紧张的。

    甚至赵老板都打定了主意,不卖给苏辰任何一个文物,他宁肯少赚钱,也不想被苏辰在他店里捡漏。

    在他看来,能从一个破梅瓶里砸出元青花,苏辰这人是真的有些邪乎,不能不提防。

    苏辰进店后,就开始没有目标的乱转,同时开着慧眼挨个鉴别照明斋里的东西。

    照明斋主营文房四宝和古董字画。只是让苏辰无语的是,这照明斋里的文玩居然都是赝品,大部分字画都是临摹的赝品,只有少部分真品还是现代书画家的作品,这些书画家人都还活着,他们的字画没有任何历史价值,只有纯粹的手艺价值。

    不过这些人字画的价值基本都是被炒起来的,普遍都虚高,除非热别喜欢的人,否则很少有人会买,性价比太低了。

    苏辰转了半天,都没看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心中有些无奈。

    古玩行里报仇的办法有很多,而其中最解气的办法有两个,一是捡漏,二是下套。

    苏辰比较擅长第一个,但现在看起来,赵老板这里根本无漏可见。

    不是他无能,奈何敌人太穷!

    “苏哥,潘家园里的这些店铺,很少有把真东西摆在外面的,所以你想在这里捡漏的可能性基本没有啊!”

    一堆字花钱,宿盼轻声对宿盼嘀咕。

    一件青花瓷,让宿盼对苏辰心服口服。所以尽管两人还不知道彼此谁更年长,但宿盼却已经心甘情愿管苏辰叫苏哥。

    苏辰点点头,他其实也没抱太大的希望,只是因为觉得自己这几天运气太好,想试一下。

    然而,或许是因为苏辰的运气太过逆天,那百万分之一的可能居然再次被他遇上了。

    “书法《千字文》:仿品,作者不详.......”

    “书法《兰亭集序》:仿品,作者现代书法家孟详熙.......卷轴内有乾坤!”

    ......

    “???”

    苏辰眼睛瞬间亮了。

    居然真的有意外收获!

    苏辰真的是有些意外,他这两天气运太逆天了。

    苏辰强掩饰心中的激动,眼睛死死地盯着书法《兰亭集序》,但目光却有意无意的不时瞄向它旁边的《千字文》。

    这一幕让一只招待吴教授的赵老板看个正着。实际上,赵老板一直在观察着苏辰,他对苏辰可不敢有片刻的放松。

    现在苏辰总是有意无意的瞥向旁边的《千字文》,苏老板瞬间猜到,《千字文》就是苏辰的目标。

    古玩行里这些套路赵老板知道的太清楚了。尤其是针对那些稍微有些道行的人,最喜欢故作聪明。

    这些人在看中一个物件后,不会直接购买,往往会先买一个不相关的东西,然后和卖家讨价还价,在卖家不耐烦时,趁机引出真正的目标,美名其曰自己吃亏,让老板多送个小东西。

    以前这种套路刚出来的时候确实很有用,因为他的迷惑性很强,卖家一不小心就会上套。

    但这种套路对赵老板这种老油条来说,早已司空见惯,一眼就能识破。

    自以为看清楚了苏辰的路子,赵老板心里终于松了口气,暗自还不屑的摇摇头。

    到底是年轻人,道行太浅。

    而那边,苏辰在《兰亭集序》面前站了好一会,才第一次开口。

    “老板,这幅字怎么卖?”

    听到苏辰开口,众人全都围了上来。

    吴教授等了半天,却一直很有耐心,一直坐在客位上安静的喝茶,直到苏辰开口,才饶有兴趣的站起身,凑了过来。

    而赵老板见苏辰果然在按照他的猜测行事,心中早已有了算计,故而底气很足。

    “哎呀,小友的眼光果然好,怪不得能轻易捡到那么大的漏,这可是我的镇店之宝,是我这屋里最好的宝贝之一。”

    苏辰嘴角含笑,道:“是吗?看来我运气真的很不错。还请赵老板给开个价!”

    赵老板故作沉吟片刻,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故作不舍道:“一千万,这画你拿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