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赵老板咬着牙给苏辰开了苏辰开了发票。

    苏辰接过来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

    “赵昊?这名字可够嚣张的!”

    苏辰看着赵老板在发票上的签名,笑道。

    “哎呀,苏哥,你就别管他叫什么了,赶紧说说,这书法有什么说道?难道这里面藏着兰亭集序的真迹?”

    宿盼焦急的催促苏辰。

    “兰亭集序真迹?你倒是真敢想!”苏辰摇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只是直觉觉得这副书法不简单!”

    苏辰的话让宿盼和吴教授精神一震。却让赵昊赵老板心中一哆嗦。

    不会吧?

    这年轻人的运气不会真那么好吧?

    赵老板一颗心都提了起来,有心想请苏辰出去,却想到了刚才许老板的下场、

    赵老板看了吴教授一看,终究没敢张嘴,只能一脸忐忑的看着苏辰手里的书法,神色惊疑不定,一颗心跟开了锅似的打鼓。

    苏辰手中的《兰亭集序》书法被简单地装裱成了卷轴。

    吴教授拿着卷轴看了好一会,无奈摇头道:

    “小友,这幅书法我没发现任何问题,他的装裱方式很简单,覆背纸也很薄,看样子中间应该没有夹层,这书法真的有问题?”

    吴教授的话让赵老板心中一喜,然而苏辰的下一句话就让他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吴老,您看看他的天地二轴,你有没有觉得,他的地轴不但比正常规格粗不少,而且整体重量分布的还很不均匀?”

    “嗯?轴杆?确实有点粗,至于重量........”

    吴教授拖着卷轴地轴颠了颠,没一会,惊疑道:“咦?似乎两边比中间更重一些?”

    宿盼在一边看傻眼了都。

    “不是吧,你们真假的?我咋感觉都差不多啊!”

    吴教授笑道:“我也是靠感觉,而且并不明显,如果苏小友不说,我根本感觉不到。不过......”吴教授说完看向苏辰,问道:“小友,你就凭手感就能断定这卷轴有问题?”

    “当然不是!”苏辰果断否定。

    吴教授松了口气,这才正常,哪有就因为卷轴手感不对劲就觉得里面藏有宝贝的?那也太玄学了。

    “那靠的是什么?”吴教授好奇问。

    “直觉!”苏辰果断道。

    吴教授:“???”

    许老板:“!!!”

    宿盼在一边抓耳挠腮。

    “哎呀,不管是因为什么,你还是快公布答案吧,这卷轴到底有啥问题?”

    苏辰耸耸肩。

    “不知道,我只知道地轴有问题,要想知道答案,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地轴破开!”

    “又是内藏乾坤?”宿盼小眼睛发出亮光,积极道:“破开是吧?就交给我吧!”

    宿盼说完,四处看了看,在柜台上发现一把刀,应该是用来割纸的刀。

    宿盼直接拿过来,然后粗鲁的将书法给撕碎,抽出地轴轴杆,然后毫不犹豫的一刀劈了下去。

    “且慢!”

    吴教授被宿盼粗鲁的动作吓了一跳,急忙制止。

    然而,他的话还是慢了,宿盼的刀已经砍到了卷轴上,好在宿盼掌握了力度,只是将轴头劈开了一道缝,没有造成误伤。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宿盼撇撇嘴,对众人的不信任很不爽,他从小玩刀,这点小事对他来说再简单不过了。

    只见宿盼用刀别在卷轴的裂缝上,左右一用劲,卷轴应声裂成两半。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众人急忙凑上去,发现卷轴里有三件东西。

    两个实心小铁球,应该是为了给卷轴加重的,免得被人看出轴杆是空心的,两个实心铁球放在轴杆了两边,所以才有两头沉中间轻的感觉。

    不过这种感觉很细微,一般人根本感觉不出来。苏辰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答案,又因为塑体丹使得身体对六识无感更加敏感,他也感觉不出来。

    至于吴教授是咋感觉出来的,苏辰就不知道了。

    两个实心铁球没人关注,众人的目光都被轴杆里第三件物品吸引了目光,那是一张被卷起来的画纸。

    一瞬间,吴教授和宿盼全都双眼放光的看着那卷纸。

    苏辰也有些好奇和激动。

    只有赵老板,看着画纸那一刻,他就感觉心脏一阵抽抽,差点晕厥过去。

    赵老板可没有许老板那般拿得起放得下的心胸,相反,他还相当的吝啬。

    平时几粒大米掉地上他都得一粒粒捡起来,舍不得丁点的浪费。

    而现在,他居然眼看着可能是价值连城宝贝从他眼皮子底下被人低价买走,赵老板连上吊的地方都想好了。

    赵老板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卷纸,嘴里不停叨咕,期盼那卷纸是垃圾,不是宝贝!

    而此时的苏辰三人根本没心情注意赵老板。

    苏辰见其画纸,在宿盼的催促下,缓缓打开!

    片刻后,纸张被完全打开。几人一看,全都愣住了。

    其实卷纸刚掉出来的时候,苏辰就发现了不对,因为看纸的品种和大小格式明显不像东方之物,现在打开一看,果然,那居然是副油画!

    油画很特别,上面画的内容很奇葩,只见上面画了一个个方块,整体看上去,像是被打散的拼图,根本看不出任何整体事物的描述,不懂画的人根本看不懂。

    宿盼就是其中之一。他盯着画看了好一会,都没看出个所以,最后只能冒出万能的三个字。

    “这是啥?”

    赵老板抻着脖子也看了一眼,一见是油画,赵老板没来由的松了口气。

    居然不是老祖宗的宝贝,那就没啥好心疼的。

    西方的画没什么宝贝的。

    然而,吴教授和苏辰却都是一脸沉思状。

    尤其是苏辰,在看到油画的那一刻,他惊讶的眼珠子瞪的溜圆。

    吴教授依旧是一副惊疑不定的眼神,很显然,他对这幅画只是一知半解。

    不过他看到苏辰惊讶的表情,不由张嘴问:“小友,你认识这幅画?”

    苏辰闻言,点点头,惊叹道:“没想到它居然在这。不过,这没有道理啊!这简直太神奇了!”

    宿盼急的直挠头。

    “苏哥,你就别打哑谜了,你认识这画?难道这破画还是宝贝不成?”

    “破画?”苏辰呵呵一笑。“毕加索听说过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