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潘家园!

    苏辰带着高青一路扫荡,逛了两个多小时,收获颇丰,两只清康熙年间的铜胎画珐琅鼻烟壶、一块四色沁古玉、一副齐白石的真品画、一尊明代的纯金佛像以及一方宋朝的名砚。

    都是苏辰在各家门店里淘的,而且都不是捡漏,都是苏辰真金白银买来的,还都是溢价收购,没办法,这些在人家店里都是镇店之宝级别的存在,除非价格合适,要不然谁舍得卖?

    就这小六件,花了苏辰将近两个亿,看的高青心惊胆战,浑身酥酥麻麻的。抱着盒子的手崩的青筋暴起,看谁都带着警惕,生怕有人窜出来抢劫。

    没办法,任谁手里抱着价值两个亿的宝贝都得哆嗦。

    两个亿啊!这么多钱,高青也就在乡下给祖宗上坟的时候见过,他是真的紧张得不行!

    苏辰一开始还劝解几句,可是发现根本没用。后来索性也就不管了,刚开始嘛,谁都紧张,习惯就好了!

    一路收获不少,苏辰却不怎么兴奋,被十二生肖和九龙宝剑洗礼之后,苏辰对这些千万级别的文物兴趣淡了很多,如果是捡漏的还行。如果不是捡漏,就不能触发系统bug,得不国宝级文物,那他这一路上不就是来进货了吗?有什么意思?

    逛了一会,苏辰没了兴趣,便和高青驱车区了附近的十里河市场,他想再去找那个文玩老板定制一批文玩核桃,顺便再买一些橄榄核。

    既然要弄古董雕,那就不能只雕核桃,种类最好多样性一些。

    下了车,苏辰将六件古董都留在了车上,高青不放心,苏辰也觉得小心为上,虽然这是防弹车,但谁知道小偷都会什么手艺?小心无大错。于是苏辰让高青留在了车里,他自己一个人去了十里河。

    苏辰轻车熟路找到了上次的文玩店。

    老板一看苏辰来了,眼睛当时就亮了。

    “呦!小哥!您来了?贵客登门啊,快请进!”

    上次苏辰壕刷三十万,店主就把苏辰的相貌记得死死地,并打上土豪的标签,这可是大客户,怎么能怠慢?

    苏辰单手背后登门,另一只手里转着龙凤核桃,他今天特意穿了一身黑衣白衬的休闲唐装,再加上他精神奕奕的气质,还真有一副儒生书生范。

    老板一看苏辰今天这身打扮,也不由得眼前一亮,心中暗叹,这位爷在古代也定是一位翩翩佳公子啊!

    苏辰进门扫了一眼,发现里面还有客人,正在背对着他在看货,一位看气质像是中年人,头发蓬松,个子不算矮。

    这人背影苏辰总觉得有些熟悉,却一时没认出来。

    他也没多想,而是跟着老板来到柜台前,随口道:“老板,给我挑五十对儿核桃和一百粒儿橄榄核!”

    老板被吓了一跳,看货的中年人闻声也看了过来。

    好家伙,见过买文玩核桃,但没见过一次买这么多的,你这是来进货来了吧?

    老板哭笑不得。“小哥,您这要的太多了,我这精品核可没有这么多,大多都是一些次品!”

    要是别人,管他好坏,老板有多少卖多少。但苏辰不一样,老板知道苏辰是内行人,而且是大客户,故而不敢糊弄。

    苏辰却不在意,摆摆手道:“不用好的,我就买来雕刻练练手,只要能适合雕刻的就行,你有多少给我装多少吧!”

    苏辰还真不想买好的,反正不管好坏,被他盘完后都能变成精品,他又何必花这冤枉钱?

    老板一听这话,顿时想起来苏辰上次从他这买了套雕刻工具,顿时明白了!故而这次痛快的答应。

    “得!我这就让人装货!”

    “老板,您还有别的作品吗?”突然,一旁看货的中年人开口道。

    苏辰一听这声音,猛地回头,这一看,眼前一亮。

    “呦!这不是于老师吗?”

    苏辰一下子就认出,中年人正是德运社相声皇后的于慊,于大爷没做伪装,所以很好认。

    于慊见苏辰认出了他,也没再掩饰,热情的回应,事实上,他也对苏辰很好奇,毕竟他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么买文玩的。

    两人彼此客套几句,才开始闲聊。

    “于老师也喜欢文玩?”

    于慊面带笑容,笑道:“喜欢,凡是能玩的我都喜欢!”

    苏辰一拍脑袋。“哎呦,瞧我这记性,我还看过您出的书,忘记这茬了!”

    “是啊?那还是我的荣幸!小兄弟也喜欢文玩?”

    “喜欢!不瞒您说,我这人和您一样,比较传统,也是喜欢玩儿,喜欢咱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不过我现在初入行,只玩了文玩和古玩,其他的还没涉猎!”

    于慊本来只打算当普通粉丝和苏辰客套一下,现在一听这话,目光顿时变了。

    他上下扫视了一下苏辰,尤其是在苏辰那对儿龙凤核桃上停了片刻,眼睛越来越亮,知道苏辰所言非虚,真是同道中人,不由得心中欢喜。

    现在的年轻人基本都向钱看,很少有能静下心来专顾玩儿的。这倒不是年轻人市侩,而是生活逼的他们不得不如此,在这个快节奏生活的时代,敢停下来玩儿的,要么是富二代,要么是败家子。

    熟不知苏辰虽然从小就喜欢古玩文玩,但也只敢在暴富之后才入行。

    由此可知,对于传承这种事,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里面有太多的心酸泪水和无可奈何。

    难得见到一个敢玩儿的,于慊顿时来了兴致。

    于慊眼里的玩儿可不是现代人眼中的游戏、电玩、蹦极、作死等新时代娱乐,而是指从古至今传下来的、蕴含着老祖宗传承精华的玩儿!

    有人认为玩儿充满了贬义,认为玩物丧志。其实这么认为的人才是无志之举,玩儿是一种境界,是一种高标准的生活态度。而且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玩儿的好了也能成家。

    而且您还别瞧不起玩儿,玩儿种类无数,各有种类不同,文玩、古玩、花鸟鱼虫、猫狗鹰马,什么都能玩儿,却什么都不容易玩儿。

    能遇到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不同意,如果是忘年之交,那更是人生一幸事。

    所以在和苏辰聊了几句,确认苏辰确实会玩儿之后,于慊态度明显热情了,居然也不管货了,直接拉着苏辰在老板店里找了个地坐下来聊了起来。

    如果说花鸟鱼虫猫狗之类的,苏辰不懂,但如果说文玩和古玩,苏辰懂得知识当于慊的老师都绰绰有余,所以和于慊聊,苏辰丝毫不露怯,甚至频频能说出一些高深的行话和知识,引得于慊频频惊呼和感叹。

    文玩店老板一开始对两人的行为还有些无可奈何,两人都是大人物,他都不能惹,也不敢惹,只能忍着,还得瓜果茶水伺候着。

    后来老板听着两人的谈话渐渐来了兴趣,居然也加了进去。老板也是行内人,这么多年在这行摸爬滚打,懂得也不少,故而三人居然越聊越投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