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九龙宝剑!”苏辰再次确认。

    所有人神情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苏辰。

    “九龙宝剑?乾隆皇帝的葬剑?这宝贝不是被毁了吗?”

    身为大学历史讲师的柳韵,瞬间反应过来,惊呼道。

    易周听罢,也想了起来关于九龙宝剑的事情,也知道九龙宝剑的珍贵,所以呼吸顿时有些急促,看向苏辰,有些紧张问:“三儿,你真的得到了九龙宝剑?”

    其他人都看向苏辰,其中最激动的当属吴教授了,这位老教授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寻找那些早已失传或者流失国外的国宝,为了这事,他一辈子都在奔波,而在其努力之下,确实为国家找过不少失踪文物,但像九龙宝剑这个级别的文物,却是没有一件是经过他手里找到的。

    不是吴教授不厉害,而是九龙宝剑真的是太珍贵了。

    如果勉强把华夏历史文物分级,排在第一等的,自然是传国玉玺、和氏璧、夏禹九鼎、清明上河图、司母戊鼎、兰亭集序、兵马俑、金缕玉衣、释迦摩尼佛指舍利、曾侯乙编钟、隋侯珠、十二金人、永乐大典、轩辕剑、易经原本、青囊经、........

    这些宝贝,有的有详细的历史考证,有的只存在于传说中,甚至是否真的存在都不确定。还有一些是存疑的,例如传国玉玺是否是由和氏璧打造,两者是否为一物,这个问题至今是个疑问,或许只有真的见到传国玉玺或者和氏璧时才能解开谜题。

    但不管怎么说,这些文物,不管哪一样,都是价值连城的存在,都可以称之为真正的国之重宝,是国家文化的象征,对国家的意义极其重大。

    排在次一等的则像是十二生肖铜首、历史十大名剑、翠玉白菜、慈禧夜明珠、马踏飞燕、九龙宝剑等等,都排在这一级别。

    不过其中有一些文物,珍贵程度无法判定,例如十二生肖铜首,按照历史价值,它或许只能排在第二位,但如果考虑到它的名气和特殊时期的历史意义,它的价值绝对堪比第一等国宝,因为它不光代表着一个时代的文物,还代表着现代海外华人对海外流失文物回归华国的热切期望。

    甚至夸张点儿说,在某些海外外华人眼中,能否迎回十二生肖铜首,是华国是否彻底崛起的标志。当然,这种想法很狭隘,但从某种程度上来看,也能看出十二生肖铜首的价值。

    如果单论对国家的意义,九龙宝剑,其实远远比不上那些传说中的国宝,但在文物界,九龙宝剑绝对是极其珍贵的存在,说其是国宝,没有任何人会有意见,在市侩点儿说,这等宝贝如果上了拍卖行,起拍价都得十亿美金起,这还是往少了说.......

    所以一听到九龙宝剑,饶是心性涵养极好的吴老,都激动地面色通红。

    “小趁,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啊,你是不是真的得到了九龙宝剑?”

    见吴老激动成这样,苏辰暗呼好险,幸亏忍住了显摆的心,没有把十二生肖铜首的事说出来,否则苏辰估计,吴老可能会直接激动地昏过去。

    苏辰不敢怠慢,急忙极为肯定的点点头。

    “不错,我确实是得到了九龙宝剑,而且根据我的鉴定,应该是真品无疑!”

    “你的鉴定?”易周面色狐疑。“老弟,这事可开不得玩笑啊!”

    不是易周信不过苏辰,实在是苏辰太年轻,鉴宝是个吃经验的活,就算再天才的年轻人,经验上不去,也不敢轻易鉴宝,所以易周怀疑苏辰是不是被骗了。

    吴教授却摆摆手,强自压着激动得心情道:“小辰还是有些眼力的,这事有几分可能!”

    吴教授见过苏辰一眼断定元青花的本事,所以对苏辰鉴宝的眼力还是有几分信任的。

    其他人见吴教授如此信任苏辰,对苏辰又是一惊。都对苏辰层出不穷的本事感到惊讶。

    吴老却等不及了,直接将手里的瓷器放下,甚至连有几个瓷片松动了都没管,迈步就要往外走。

    苏辰急忙拦着。“吴老,您干嘛去?”

    吴老急声道:“还能干嘛?跟你回家看九龙宝剑啊!”

    苏辰傻眼了。“不是,吴老,您别急啊!那宝贝放我家里又丢不了,咱们参加完拍卖会再去也不迟啊!”

    吴老蹙了蹙眉。“还参加什么拍卖会?拍卖会能有九龙宝剑重要?小辰,不是我倚老卖老,这次你确实私心重了,之前的元青花你收藏也就藏了,元青花虽然贵重,但还算不上国宝。但九龙宝剑可是实打实的国宝,是国之重器,这样的文物,应该交给国家啊!”

    见吴老说得如此严重,苏辰微微蹙眉。

    如果较真来说,吴老这多少有些道德绑架,毕竟苏辰所有文物来源都合理合法,系统那里都给安排的明明白白,因此就算苏辰不上交,那也完全可以。

    但有一句话吴老说得有理,像九龙宝剑这样的国宝,如果能让国家博物馆进行展览,对于国家历史文化这方面,确实可以增光添彩,而且这样级别的文物,也却是能给国家带来实际的利益。

    因此吴老虽然说的有些重,但苏辰还是听进去了。

    略作思忖,苏辰抬起头道:

    “吴老,您说得对,等回去后,我就让您把九龙宝剑宝剑带走如何?不过前提咱们要说话,我这只算借,以后是要收回的。”

    吴老见苏辰这么说,表情顿时缓和了下来,看苏辰的眼神无比欣慰。他终究没有看错这个年轻人,在国家大义上面,立场还是很坚定的。

    他也明白苏辰的意思,苏辰以后要成立私人博物馆,到时候该属于他的东西自然是要收回的。这一点他完全没意见。

    事实上,吴老只是希望这些国宝能妥善保存,并且能够让更多的人参观了解,至于它的归属,吴老并不在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