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对钱没有兴趣了 > 第88章 聊斋胡同?
    “还有客人在吗?”

    苏辰一边查看厨房内的食材储存情况,一边问。

    “没有了,之前因为警察带走了不少厨师,所以客人们都走了!”

    “嗯!”苏辰也不在意,随口道:“没有人闹事吧?”

    “没有,该赔钱的我都赔了!”

    “好!”

    苏辰没说什么,王经理却欲言又止。

    “有事?”苏辰站住身子问。

    王经理犹豫片刻后,道:“老板,之前的事情对咱们独一味的名声可能有不好的影响,要不要提前公关一下?”

    “没那个必要。”苏辰摇摇头。“以后独一味不对外开放,还要什么名声?”

    “啊?不对外开放?”王经理傻了,不对外开放他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

    苏辰看了王经理一眼,道:“独一味的发展我自有安排,之后会告诉你的,现在你出去收拾一下,然后将店门关了吧,派个人在门口守着,我一会要宴请客人。”

    王经理闻言,没敢多问,点头离去。

    看着离开的王经理,苏辰心中有了打算,这人能力不错,值得考察一下。

    ......

    温良冬最近心情很是复杂,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但同时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当初放弃米国高薪职位,毅然回国。一是为了落叶归根,再者也是想在华夏土地上做出一番事业。华夏市场相较于美国虽然落后,但是这里却有着十三亿的人口以及数千年的历史文明,这里任何方面的潜力都不是米国那种暴发户能相比的,温良冬对华夏的经济市场有着十足的信心。

    而事实也是如此,他回国这几年,深刻感受到了华国市场的庞大潜力。而他也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三年多的时间,将一家小型公司成功运营上市,这种能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然而,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当初信任的老大哥,会变成这样,居然要过河拆桥!

    外界都说他要离开海浪公司,这事是真的。但原因不像外界说的那样为了股份,温良冬对海浪的股份看得其实不是很重,江风虽然不给他股份,但待遇方面却没亏过他,这几年,他在海浪公司也赚了数千万。

    所以他不缺钱,对股份自然也不是特别在意。他在意的是,在海浪成功上市以后,江风居然要扶持他的儿子上位。

    江风的儿子江成和温良冬一样,也是米国留学归来。但江成读得大学可比沃尔顿差远了,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而且江成在大学期间的成绩也很一般,所以江成的能力就可想而知了。

    江风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想将家业传给江成,毕竟江成是他唯一的儿子。

    这是人之长情,无可厚非,温良冬能够理解。如果江成真是可造之材,他也不介意帮老哥一把,将江成培养出来。

    但江风太急了,他居然在公司上市之后,就通过股东大会运作,将江成提拔成了副总裁,而江成又是心高气傲,仗着自己海归身份,以为自己足以掌管海浪公司.....

    于是,矛盾就这么出现了!

    江风认为自己“大器晚成”,所以一心想“拔苗助长”!

    江成认为自己是外来的和尚,一心想谋朝篡位!

    只有温良冬,他是真的希望海浪能够越来越好,毕竟这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但是现在,随着自己逐渐被架空,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血被一点点糟蹋却无能为力。

    这让温良冬痛惜的同时,也对江成彻底失望了。

    温良冬是个果决的人,既然海浪无法挽回,他就果断做好了另谋高就的准备。

    只是这新的工作他确实要慎之又慎。经过海浪的教训,让他明白了权利重要性。新的工作,他不在乎薪资待遇,也不在乎公司发展,他只在乎自己的话语权,他可不想在尝试一次被人过河拆桥的感觉。

    可惜,他的要求却没有任何公司敢答应。以内没有任何老板肯将自己的公司完全放权!

    现在情况是,温良东一心想独霸朝政,甚至为此可以不在乎国家的大小。但却没有哪个皇帝舍得绝对放权。

    温良冬也知道自己的要求过分,但他还是想试一下。

    他这个人,对权力的执着,远远胜过于对金钱的诱惑!

    今晚的饭局是一个老朋友推荐给他的,据说对方是一个超级有钱的富二代。

    可能也是受舆论影响,温良冬对所谓的富二代没有好印象,所以一开始根本不想来,但是老朋友强烈推荐,说的很邪乎,什么不来会后悔一辈子之类的,温良冬受不过蛊惑,终于答应来看看,反正又不要他请客,就当来蹭饭了。

    不过当他按照地图坐标找来之后,他却傻了。

    什么情况?怎么关门歇业了?连门口的灯都关了?难道自己走错了?

    主要这独一味地处四合院胡同,平时胡同里就静悄悄的,这一关门,还真有点聊斋片头画面的味道。

    “是温先生吗?”

    突然,一个幽幽的声音从黑暗处传来,温良冬顿时被吓了一跳,身子一蹦挺老高,迅速从兜里掏出打火机。

    啪!

    打着火,然后弓着腰,打着哆嗦,一脸慎重的看向店门口黑暗处。

    “谁?粗来?”

    独一味的服务员也被吓了一跳,他等人太无聊,就磕了袋瓜子,结果吃的嗓子发干,说话一时不利索,却没想到居然吓到人了。

    “咳咳,温先生,我是独一味的服务员,是老板让我来这里等您的。”

    “你先别过来!”温良冬扶着眼睛,狐疑的看了看服务员,又看了看一片漆黑的店门口,他心里有些发怵,虽然华国治安相当好,但有些意外那是谁也说不准的。

    “温先生.....”

    “请你先不要说话!”温良东严肃的打断了服务员的话,然后掏出手机,一边拿着打火机警惕服务员,一边找出一个手机号,然后点击拨号,顺手还扶了下眼睛。

    “喂?您好,是苏先生吗?我是温良冬,事情是这样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