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对钱没有兴趣了 > 第239章 有担当的胖子
    蹬蹬蹬,余胖子快速跑回楼上,然后在走廊一群人怪异的目光中再次回到病房。

    病房空间很大,正中间是奄奄一息的老爷子,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其他人,都是余家直系亲属,以及老爷子的挚友。

    余胖子一进来,惊动了所有人,因为怕打扰老爷子,所以房间里很安静。

    一群人看着余胖子,神色各异。

    有几个年轻人,看着余胖子,眼神里难以掩藏的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

    几个长辈则是对余胖子不加掩饰的表示不满,余父更是气的浑身直哆嗦。

    就连余老爷子的身边的两个老者,都微微蹙起了眉头。

    自家爷爷危在旦夕,身为嫡亲长孙,却来去匆匆忙自己的事,也难怪别人生气。

    但余胖子却对这些目光毫不在意,眼皮都没眨一下,而是神色凝重的来到病床周围,这里除了他和两个异性老爷子,全都是余家的二代长辈。

    余胖子没理自家父亲冒火的眼神,而是一脸郑重的对两个异性老爷子和自家大伯道:“徐爷爷、宿爷爷、大伯,晚辈有重要事情要说,事关爷爷安危!”

    说完,余胖子目光看向四周。

    余胖子的话让病床周围的几人神色一变。

    虽然余胖子今天有些反常,表现很差。但这些长辈对余胖子很了解。知道余胖子不是轻浮之人,平时做事也很稳重。既然他这么说了,肯定是有事。

    而且作为余家嫡长孙,余胖子的话还是有些用的。

    所以几乎只是犹豫片刻,余家老大便开口道:“你们先出去吧!”

    几个小辈以及几个外形二代晚辈齐齐变了脸色,却没人敢说一句反驳的话,尽管众人心里很不舒服,却全都乖乖的走了出去,没有任何磨蹭,只是每个人走的时候,都看了一眼余胖子。

    片刻后,整个房间里,就只剩下两个异性老爷子,以及余胖子的大伯、三伯、老爸和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人。

    少年人是余胖子三叔家的大儿子。

    余家二代,余胖子父亲排行老二,余胖子大伯家里有两女却无子,三伯家里有两子,但最大的也才十七岁,小的更是只有十岁。

    至于其他小辈,都是余胖子姑姑家的孩子或者远方兄弟。

    整个余家,核心子弟,能说得上话的,就只有这几位了。

    人走干净后,余胖子大伯余景山目光严肃的看向余胖子,道:“行了,水良,这没外人了,有话直说吧!”

    余胖子也不再磨叽,直接掏出瓷瓶,面色严肃的看向所有人。

    “徐爷爷、宿爷爷,大伯、二伯,爸,我接下来的话可能有些忤逆,但请允许我说完。”

    几个长辈神色更加凝重了,却都没开口,只是认真的看着余胖子。

    说实话,这也就是余胖子胆气壮,如果换个人,在这几位目光的逼视下,估计连话都说不出口。

    余老三的孩子就是这样,这孩子已经被吓傻了,整个表情都是麻木的。

    余胖子深吸口气,环视众人道:“事情是这样,我呢,认识一位朋友,这位朋友很独特,某些方面的能力甚至超出科学范畴,当然,这不是封建迷信,他也不是变魔术的,这是我亲眼所见,而且连警方都没发现证据。”

    接着,余胖子把苏辰打闫泉的事简单叙述一遍,这在帝都都不是什么秘密,所以没什么不能说的。

    之后,余胖子接着道:“我说这些,就是想说,此人很不简单,然后今天他给我打了电话,我说了爷爷的事,然后他给了我一粒药,说这粒药能救爷爷。我刚才几次出去,就是为了把药取回来!

    事情就是这样!”

    “胡闹!这种事怎么能相信?”

    余胖子刚说话,余景山就开口训斥,显然对余胖子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行。

    余胖子的老爸和三伯也是如此,看着余胖子的脸色都不怎么好,显然都觉得余胖子这事办得太蠢了。

    倒是徐老爷子神色有异,徐老爷子是余老爷子的生死兄弟,两人有着过命的交情,彼此都救了对方至少三条命,所以两人之间的感情可以说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

    所以徐老爷子的分量在余家几乎等同意余老爷子,两人谁说的话,徐、余两家的晚辈都要听从。

    所以徐老爷子也不避讳,直接开口:“别急,小良,你还有话没说完吧?”

    余胖子深吸口气,点点头。“是的!首先,我表态,我对我这位朋友极为信任。其次,为了防止对爷爷造成误伤,所以我建议,在爷爷快要不行的时候,可以尝试一下这粒药。

    我知道这话有些混账,但这是救爷爷唯一的办法。

    而且,这粒药,我可以亲自喂给爷爷,一应责任,我一力承担!”

    余胖子这话一出,几个长辈眼睛瞪的溜圆,却没说话。

    余胖子的话虽然不吉利,但至少表现出来的态度和担当,还是让几位长辈表示认同的。

    尤其是两位老爷子,看余胖子的眼神极为满意。

    徐老爷子看了看余景山几人,然后叹了口气后道:“哎,我们这些老家伙啊,不管是或者还是死了,其实都是个麻烦事。其实小良说的没错,老余这个状况已经很明显了,基本上就是在熬时间了。

    所以与其让老余遭罪,不如给他一个痛快!”

    说着,徐老爷子让余胖子把瓷瓶给他。

    余胖子不敢怠慢,听话的递过瓷瓶。

    徐老爷子接过瓷瓶,从里面倒出一粒金黄色的药丸。

    徐老爷子离药丸最近,他甚至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药香,而就是这股药香,居然让他精神一震,由此也让他对余胖子的话信了几分。

    看着药丸,徐老爷子不再犹豫,果断道:“这样,这粒药,有我亲自喂给老家伙。老家伙的命是我救的,就算他真要走了,也应该让我送他最后一程。

    小良还年轻,做事全凭一番孝心,至少他在为救老余想办法,孝心可嘉。所以今天的事,不管结果如何,你们都不能怪小良,如何?”

    余家老大余景山张了张嘴,然后叹了口气,点点头。

    余胖子的父亲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余家老三也没说什么。

    就像徐老爷子说的那样,不管这药靠不靠谱,至少余胖子在位救老爷子而积极想办法,要知道,连他们这些亲生儿子之前都放弃了。虽然表面上没说什么,但不作为就是放弃了。

    而余胖子呢,不但没放弃,甚至还为此甘冒风险,就凭这一点,他们就没资格指责余水良!

    想通这点,余父脸上甚至露出些许欣慰的表情。

    徐老爷子看着这一幕,欣慰的点点头。宿老爷子也是一脸感慨。

    然后徐老爷子将药丸递到余父嘴边,道:“老东西,我来送你了,张嘴!”

    余老爷子神志不清,但却像听懂了一般,果断张嘴,颇有一些“放马过来”的豪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