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三章 你凭什么认为?
    刘亦心说:“那是他的事情,和我没关系。”

    “和你没关系,就这么护着他?我说一句,你顶一句?”谷森是一个男人,他怎能容忍有一个比他更优秀,在追求刘亦心。

    刘亦心哑口无言,她上了一天班,谷森不心疼罢了,还要吵架。她气哼哼地看了谷森一眼,跑了。

    张欢对周硕说:“亦心认识了一个人。”

    “谁?”周硕反问。

    张欢说:“老公,我觉得后悔嫁给你了。”

    “......”周硕不明白张欢话中的意思。

    张欢故意说:“我一毕业,你就要结婚。我发现,世上还有很多的帅气、有钱的男人。”

    “不行,我得跟刘亦心说一下,别把你带坏了。”周硕说,张欢立即反对。

    周硕说:“谁让你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呢?”

    “我自有分寸。”张欢嘟囔道,跟他开个玩笑,却当真了。

    “刘亦心不会真的认识了一个比她男朋友更好的人吧?”周硕看张欢不开心,只好,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

    “嗯。”

    周硕说:“像她那样优秀的人,可不能马虎。”

    张欢咯咯笑了。

    谷森对于人生,忧愁又期待。他约了之前在学校,玩得不错的人,聚在一起喝酒。

    “谷森啊,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呢?”

    “呃,银行保安。”

    “天呐,你都找到活了?”

    “凑合过呗!”谷森今天被打击地没有一点尽头。

    朋友说:“谷森,你是心里有事啊?”

    “我女朋友,找了一个富豪。”谷森喝多了,就说出心里话。

    朋友大吃一惊:“你有女朋友?”

    “是啊,从小一起长大的,大学毕业,五百强企业工作。”谷森迷迷糊糊地说,朋友呆了。谷森上大专那会,身边的人基本上都有女朋友,只有谷森不谈恋爱。私底下,经常探讨为什么?谷森总是一笑而过。

    朋友说:“你藏得够深呀!”

    “谷森,什么时候把女朋友带出来看看。”

    “我可想知道,你女朋友长得漂亮吗?”

    谷森大声地说:“她可漂亮了,她的名字叫刘亦心。”

    朋友们纷纷鼓掌。

    谷奶奶躺在床上,咳嗽起来。满脸通红,浑身乏力、浑身发冷。谷母倒了一杯水,说:“妈。”

    谷奶奶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当谷母看到婆婆的脸色时,水杯从手中滑落,碎了一地。谷奶奶昏了过去。

    “妈,你醒醒啊!”谷母担心婆婆出事,她慌慌忙忙去给儿子打电话,无法接通。

    谷父拨打了救护车,谷母拍打着刘家门。刘父说:“怎么了?”

    “刘医生,亦心在家吗?”谷母说。

    刘亦心闻讯声音,从房间里走出来,谷母说:“亦心,你知道谷森去哪里了吗?他奶奶晕了过去。”

    “你别担心,我去找谷森。”

    说完,刘亦心拿了外套,往外冲。就在一分钟前,谷森的朋友打来电话,他在酒吧里喝醉了。

    谷奶奶被送去市中心医院,谷森却在酒吧酣然大睡。

    刘亦心按照地址,找到了酒吧,是A市最大的店面。谷森的朋友看到她,摆了摆手:“这儿呢!”

    “你是亦心吧?”朋友说。

    “我是,你是他同学?”

    “对,你看,就我一个人没醉,他们都醉了。”朋友又指了指另外几个人。

    刘亦心推了推谷森,对服务员说:“可以给我来一杯水吗?”

    “好的,”服务员递给刘亦心说,她毫不犹豫淋到谷森身上。

    谷森一个激灵,直起腰板,凶巴巴地说:“刘亦心,你干什么呀?”

    “你奶奶住院了,市中心医院,你继续在这里喝酒吧!”刘亦心对谷森失望透顶,转身离开。

    谷奶奶无大碍,医生说:“是感冒,休息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医生,”谷父放心了。

    谷森跌跌撞撞来到医院,谷父二话不说一巴掌:“你去哪了?电话不接,信息不回?”

    谷森说:“爸,对不起。”

    谷母说:“亦心在哪里找到你的?”

    “我跟朋友吃了点饭。”

    谷父气急败坏地说:“你挺能编的,又去喝酒了吧?”

    谷母说:“回来就好。”

    “明天请假,照顾你奶奶。”谷父说。

    谷森愣了:“我妈怎么不在这里照顾?”

    “我闻不了医院的味道。”

    “好吧,”谷森只好服从。

    林父听说儿子和秦翰见面,让他来家里坐一会。秦翰紧张得不行,身上一层汗。林父笑盈盈地说:“秦翰,林帆有了目标,你不打算谈一个?”

    “哦,我不着急。”秦翰之所以这么害怕,就是因为怕林父说,爱情呀、婚姻呀。

    林母说:“你就不能说点别的?你看秦翰满头大汗的,到时候不敢来了。”

    “这不是挺正常的事情吗?”林父不以为然。

    秦翰突然开口问:“林帆,你什么时候去公司上班?”

    “呃,没想过。”林帆太讨厌秦翰了,再说,他还没有做好准备呢!

    林父反而说:“不着急,先成家再立业。”

    “啊?”秦翰和林帆本能的反应,一模一样。

    林帆赶忙说:“爸,我明天就去上班。”

    林父呵呵笑了起来,既然儿子这么心急,那他当然不反对。

    林帆悄悄地拨了一个号码,秦翰的电话响起来,假装接通后:喂?”

    林帆说:“是不是信号不好啊?”

    “哦,”秦翰边说边往外走。林帆跟在身后,和父母使了眼色,送送他。

    出了林家,秦翰哈哈大笑:“你可真行。”

    “我爸的意思是,非娶不可。”

    “那你就认了吧?”秦翰下午跟林帆讨论,晚上自己却被林家催婚。

    “我想想。”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互相理解。

    原来,林帆在17岁的时候,林父自作主张,定下了一门婚事。林帆所谓的未婚妻,是赵婷,山西人,赵父和林父是好朋友。曾经,赵父介绍了一笔生意,林父感激不尽。多年的情谊,什么也比不了。赵父有一个独生女儿,索性,订下亲事。林帆大学毕业,以工作的调动,在山西待了半年。渐渐地,赵婷爱上了林帆。

    清晨,谷森请了假,就去了医院。

    吃早餐时,刘母说:“亦心,多吃点。”

    刘亦心喝了一口粥,刘母笑着说:“亦心,你跟那个谁联系了吗?”

    “妈,你为什么要跟谷森说,我认识了一个富豪?”刘亦心正不知道怎么说呢,刘母反而先开口。

    “本来就是事实啊,我说的不对吗?”

    “你怎么就觉得是富豪呢?不是普通人呢?”刘亦心最近,快要疯了,妈妈却一直在找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