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十章 有位朋友想要见你
    林忆乔装打扮去见赵婷,刚换上鞋,林母叫了她一声。林忆小心翼翼转身:“妈,有事啊?”

    “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呀!”林母察觉女儿不对劲,终于逮到机会。

    林忆怎么可能轻易说出呢?嬉皮笑脸地说:“妈,我都多大了,你还管我行踪问题?”

    “小忆,以后,你不能对亦心摆脸子,不能说那些不着调的话。林家的儿媳妇,只有一个人,绝对不会改变。”林母感觉,女儿的态度,是跟赵婷有关系。

    林忆装作不懂的样子:“妈,你怎么又扯上她了呀!”

    “小忆,你哥已经结婚了,和赵婷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你爸虽然还没有跟赵家人说,但不会亏对赵婷。”其实,林母不喜欢赵婷,傲娇、自以为是。根本比不上刘亦心。

    林忆嫌林母啰嗦,转移话题:“妈,你如果闲得慌,可以去做个水疗啊!”

    话音刚落,林忆一溜烟跑了。

    广场,赵婷转悠了一会,看到林忆,用责怪的语气说:“你怎么现在才来。”

    “别提了。”幸好,林忆机灵一点,不然的话,林母说不定还跟着呢!

    赵婷说:“我事情办妥了,你快把钥匙给我。”

    “小心为重,别让人发现了,”林忆嘱咐道。

    赵婷说:“放心吧。”

    集团。

    林帆开完会,忙碌的工作结束,秘书跟在他身后,心里纠结要告诉林总吗?忽然,林帆停下脚步,问:“工厂那边什么时候可以发货?”

    “大概是后天吧!”秘书回答。

    林帆见秘书,一动不动,继续说:“你还有事?”

    “林小姐来过,她之前说,停下产品。”秘书说。

    “我怎么没听她说过呢?不用理。”

    然后,林帆转身进了办公室。同样地,秦翰也把那天过程说了一遍,林帆说:“那我回去问问。”

    “嗯,你不打算告诉赵婷?”令秦翰疑惑地是,赵婷一点风吹草动也没有了。

    林帆叹气:“是时候说了。”

    “不如你继续等她吧,省得亦心误会。”

    林帆说:“我自有分寸。”

    刘亦心打印完资料,发现一上午还没有喝水。去茶水间,碰到几个同事。

    “亦心,你和林总去哪里度蜜月了?”

    “对啊,亦心。”

    “亦心,你可要把我们羡慕极了。”

    刘亦心笑了笑,说:“去了很多地方。”

    这时,张欢走了进来:“亦心,七天没见了?不想我呀!”

    “当然想。”说来也惭愧,林帆和刘亦心玩得地方多,也兴奋。导致,回到酒店,疲惫不已,洗完澡就睡觉,根本没有跟张欢通电话。

    张欢这才满意。

    傍晚,林帆来接刘亦心下班,一上车,他顺势揽住刘亦心脖子,亲吻了她。

    “注意点形象。”刘亦心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

    林帆不以为然:“我们是夫妻,还用怕流言蜚语?”

    刘亦心说:“林总,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不用提醒。”

    餐桌,林父问:“亦心,你的工作忙吗?”

    “还可以,”刘亦心回答。

    林忆说:“是说得那么好听,实际上是打杂的。”

    “那也总比你不上班强吧!”刘亦心反击道。

    “你还敢顶撞我?我不上班,我爸妈养着,碍着你什么事了?”

    “是啊,我和你哥的婚姻,用你插手吗?”刘亦心忍无可忍。

    林帆想起秘书和秦翰的话语,问:“你去公司了?”

    “没有呀!”林忆老老实实回答。

    “那我听说怎么,在我和你嫂子去度蜜月时,你去了。”

    林帆的话,没有波澜的情绪,没有硬生生地质问。却还是让林忆慌乱了手脚,勺子掉在了地上。一边的保姆,马上扫了,又给林忆换了一个。

    “哥,我这不是一直没去公司吗?看看罢了。”林忆心底上发虚,埋头扒饭。

    林母随口说道:“是看看那回事?”

    “小忆?”林父逼问道。

    林忆吓坏了,一个个的架势,似乎知道她和赵婷背地里做事。差点没哭了:“爸,妈,哥,你们怎么能不相信我呢?”

    林帆给刘亦心夹了爱吃的菜,说:“但愿如此。”

    吃完饭,林帆带着刘亦心在花园里,看了一会星星,诉说着以后的生活。

    当回到房间,刘亦心问:“我回击林忆,你会怪我吗?”本来不想当着公公婆婆的面,反击林忆。可她总是一说话,就要针对自己。

    “当然不会,你的样子很霸气。”林帆越来越看不够刘亦心的脸庞。

    刘亦心说:“完全是你给我的底气。”

    “那你给了我幸福。”

    “真的吗?”

    林帆点点头,刘亦心眨了眨眼睛。她给了他一种幸福,是上天安排的缘分。

    林帆迟疑了一会,抱住刘亦心,放到床上,解开了她的纽扣,眼神充满了爱意,林帆吻住她的红唇。

    赵婷在酒店沙发上,眺望着夜景,手中摇晃着酒杯。心里想道,刘亦心,你给我等着!

    周末,林帆发现刘亦心还在熟睡,不忍心打扰。在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声:“亦心,我去公司处理事务,你再睡会!”

    刘亦心“嗯”了一声,林帆依依不舍地下床。

    集团,林帆批阅着文件,秘书传来消息,又有一个客户订了单。林帆抬头问:“上一家呢,发货了吗?”

    “嗯。”

    “那就好,”林帆说。

    刘亦心醒来,是九点半。她下了楼,客厅空无一人,保姆听到脚步声,从餐厅走来:“少奶奶,你吃早餐吗?”

    “我肚子不饿,”刘亦心回答,又问:“爸妈呢?”

    “老爷和夫人,一大早就出门见朋友了。”

    “我知道了。”刘亦心感觉这么大的一个家,既孤独又无聊。

    刘亦心在客厅,看看报纸,听到门铃声,一会儿,保姆在门口说:“少奶奶,有位朋友想要见你。”

    “朋友?”刘亦心重复着,难道是张欢吗?她怎么会知道大宅住址呢?

    赵婷早已等不及,一把推开了保姆,大摇大摆地进了家,刘亦心站起来,迎接这位朋友。她诧异,高挑的女人,带着气势汹汹地架势,恶狠狠地看向刘亦心。

    “你是刘亦心?”赵婷问。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刘亦心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