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十七章 她是我的朋友
    林帆故意装作神神秘秘说:“很想知道?”

    “那当然。”

    “如果我不告诉你呢?”

    刘亦心可没有那么小心眼:“你不说算了,那我就不听了。”

    “这要从五年前说起。”林帆把华峰五年来所经历得事情,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刘亦心。

    “他高中谈恋爱,你当初没有这种想法?以你的相貌,指不定有多少女生,观察着你。到时候,还可以发展校园恋情。”

    林帆说:“你说得没错,不过,我只认定了你。”

    “那华峰回来后,去看过密密吗?”刘亦心转过身,和林帆对视目光。

    “应该没有。”

    刘亦心感慨道:“华峰还是一个痴情的人。”一般在这种情况下,只会出现在小说其中。

    林帆脱掉了刘亦心睡衣,露出皙白皮肤,身上散发着沐浴露的味道。刘亦心害羞地低下了头,林帆和刘亦心十指相扣,激情相吻。

    早晨,刘亦心醒来,和林帆一同洗漱。然后,挑选了衣服,下楼吃早餐。刚到楼梯口,传来了林父的声音:“小忆,依你的意思,是不想找工作?”

    “爸,我不想这么早步入社会。”

    “小忆,你喜欢什么工作?”林帆询问林忆,说完,和刘亦心坐下来。

    林忆苦恼:“我不知道。”

    “小忆,不如你再去国外读点书?也是不错的。”刘亦心提议道。

    林帆拍了筷子,刘亦心身体不由地一颤。在座的三个人同时愣住了,看着林帆接下来的动作。

    “我说刘亦心,有你这样的吗?”林帆直呼大名,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怒意。

    刘亦心不知所措:“我怎么了?”

    “你就算再容不下小忆,可以直接跟我说啊!”

    “我什么时候容不下她?”

    “既然她回来了,就没有出去的打算。你有什么资格把她往外赶?”

    刘亦心站了起来,尽量让眼泪憋回去:“不是在说工作的事情吗?谁想这么早步入社会呢?在学校多好啊,没有任何的压力,难道我说得有错误?”

    “那你总不能让她读一辈子的书吧,到什么年龄,就要做什么事情,娇惯下去,注定是一事无成。”

    “我没有娇惯她啊!”

    林帆说:“那你就是存心想把她赶出这个家。”

    “呵呵,既然如此,那你来管吧,我不管了。”说完,刘亦心出了林宅。她没有开车,因为那是林家的。

    今天是谷森结婚的日子,林帆想必早已忘记,刘亦心只好独自去参加。

    刘亦心到了谷森小区,有一个大大的拱门,屹立在眼前。四处贴着大红喜字,楼道里的人喜气洋洋。

    刘亦心摁了门铃,谷父对于她的到来,有几分震惊,过后,他笑着说:“是亦心啊!请进。”

    谷森穿着西服,从房间走出来,说:“亦心,你来了?”

    “嗯,”刘亦心淡淡地回答。突然,没有声音,因为全屋的人都盯着她。

    谷森说:“林帆呢?”

    “哦,他忙。”刘亦心掩饰住红彤彤的眼睛,她暗暗后悔,刚才怎么没有买一个墨镜呢?

    刘亦心把一个礼盒递给谷森:“祝你新婚快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谢谢哈,”谷森随手把礼盒放到了一旁。

    后来,刘亦心跟随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去了酒店。

    林父训斥林帆:“你怎么能这样对亦心。”

    “哥,你无缘无故地干嘛要说嫂子容不下我啊?”兄妹感情再好,也不能伤害了嫂子,这一点,林忆十分清楚。

    林帆喃喃地说:“我也不是故意的。”

    “林帆,你这样对亦心,她该多失望啊!”林母也搞不懂儿子吃错了什么药,竟然跟亦心吵架。”

    林忆思想前后,刘亦心在气头上,一时半会,肯定不想见林帆。于是,问:“哥,你和嫂子第一次见面是在哪里?”

    “咖啡馆。”林帆微微一愣,随后回答。

    酒店聚满了人,刘亦心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眼镜注视着,新娘在父亲的搀扶下,走上了舞台。谷森一出场,众人欢呼。用最美好的誓言,感动新娘和岳父。他把女儿,交给了谷森,托付一生。

    不知不觉,刘亦心竟然感动到了心间。

    仪式过后,新郎和新娘来敬酒。谷森有了介绍机会。看着新娘,对刘亦心说:“这是我妻子,崔之之。她是我的朋友,刘亦心。”

    “你好,之之,叫我亦心就好。”

    崔之之微笑说:“亦心,我听谷森提起过你。你是他以前的邻居,更是朋友,如果有时间来我们家玩。”

    刘亦心笑容僵固在脸上,虽说,那段感情早已是过去式。但她没有想过,谷森会跟新娘提过她。不知道,崔之之知道她们曾经的关系后,会能安然地站在这里,打招呼吗?

    “亦心,你怎么了?”崔之之以为说错了话,让刘亦心不开心。

    刘亦心听到声音,笑着说:“没有,我敬你们。”

    说完,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后来,谷森和崔之之去了另一桌。刘亦心简单地吃了点饭菜,就离开了。她不知父母在不在家,仍然抱着试试的心态。进了小区,摁了门铃,听到里面传来脚步声,刘亦心才放下心。刘母打开门,看着“狼狈”的女儿,大吃一惊,把她拉了进来,问:“亦心,你和林帆吵架了吗?”

    刘亦心抱住了刘母,一五一十地把经过说了出来。

    刘母责怪:“林帆怎么能这样设想你?”

    “妈,我去参加了谷森婚礼。按理来说,我不应该去的。可是,谷森那天找到了林家,还和我公公婆婆熟络地聊天。”

    刘母摇了摇头,说:“亦心,那林帆给你打电话了吗?”

    “没有。”

    “唉,夫妻吵吵闹闹也正常。这样还可以,促进你们夫妻感情。”刘母深知,平日里,林帆脾气温和,事事依着刘亦心。可能他觉得,刚和妹妹和好,刘亦心又说了这种话,产生了误会和误解。

    “妈,我有点累了。”

    刘母说:“你赶紧去睡会吧!”

    “好。”刘亦心进了房间,倒床就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