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十七章 吵架时,你去了哪里?
    刘亦心回答:“这是我和你哥第一次见面地方。”

    “真的啊?那你愣着干嘛,我们进去吧!”林忆找了一个靠窗的地方,和刘亦心坐下来。

    在林忆找借口去卫生间时,她赶忙给林帆打电话,极其夸张地说:“哥,我给你介绍一笔生意。”

    “嗯?”林帆将信将疑。

    林忆说:“哥,我好不容易约到这个客户,你真不想见一见?”

    “地址。”

    林忆告诉了林帆。

    十五分钟,林帆找到了林忆,她口中说的客户,却是刘亦心。

    刘亦心反应快,说:“小忆,你。”

    “哥,嫂子,坐下来,我们把话说开。”

    林忆从包里掏出两份资料,分别给了林帆和刘亦心。

    “小忆,你要走?”看完,林帆蹙眉。

    刘亦心喝了一口柠檬水,说:“你哥以为又是我鼓动的你。”

    “哥,我以前的梦想,是当一名彩妆师。那天,碰到了小学同学,她大学毕业后,学了彩妆,现在开了一家美容店。”林忆向林帆解释。

    林帆说:“你真的愿意?”

    “嗯嗯,”林忆发自内心。

    “学费由我来承担吧!”林帆只好支持妹妹的做法。

    林忆小心翼翼地说:“哥,那你和嫂子。”

    “亦心,对不起,我真不应该误会你。”

    刘亦心气儿已经消了:“嗯。”

    “亦心,如果你想要惩罚我,我不会说一句怨言的。”这次,林帆确实是他的错误。

    林忆说:“看到你们和好,我终于可以追逐梦想了。”

    林帆和刘亦心不约而同露出笑容。

    一天,张欢一本正经地说:“周硕,我们要个孩子吧!”

    周硕嘴里的牛奶,呛个不停,反问:“你为什么有这种想法?”

    “因为,我受了刺激。”前两天,张欢参加了一个饭局,有人说,如果和老公吵架后,可以带着孩子离家出走。如果自己一个人,没有胆量。

    周硕说:“我看你脑子进水了。”

    张欢哑口无言。

    刘亦心吃着酸枣面,看着电视。林母不禁说:“亦心,你不会怀孕了吧?”

    “啊?”刘亦心没反应过来。

    可林母观察了刘亦心几天,餐桌上做了酸辣汤,她能喝两碗。林帆买的山楂罐头,不到两天时间,刘亦心就吃完了。

    刘亦心漫不经心地说:“妈,没有的事情。这两天,胃口不好,吃点酸的,解解腻。”

    “哦,”林母半信半疑。

    林帆开完了会议,华峰坐在他办公室。问:“这两天不忙。”

    “林帆,我去看了密密。”

    “是吗?”

    华峰说:“我爸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不能不管公司了。”

    “你终于想开了。”

    在接管公司之前,华峰不再逃避,买了一束密密喜欢的花,放到墓前,跟她聊了会天。

    “秦翰说,今晚聚在一起吃个饭。”华峰继续说,林帆大笑。

    林帆说:“就剩你自己了,真不着急?”

    “那你介绍一个。”

    “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

    华峰说:“那不就得了。”

    刘亦心挑了件米黄色的大衣,扎了马尾,干脆又利落。林帆下班后,来接她一起去餐厅。

    林母说:“亦心,林帆,你们要出去?”

    “嗯,爸,妈,秦翰和凯茜结婚了。”刘亦心说。

    林父应声道:“嗯,我收到了喜糖,说他们不想办婚礼。”

    刘亦心点点头。林帆收到地址后,转而对刘亦心说:“我们走吧!”

    林父和林母目送他们离开。前两天,林忆离家去学了彩妆,林宅只剩下儿子和儿媳妇。突然间,感觉到很伤感。

    包间。

    林帆和刘亦心到达后,又剩下华峰一个人还没来。秦翰西装革履,凯茜没有想象中穿着礼服,而是新买的一件衣服。

    刘亦心说:“你们能走到一起,得好好感谢我。”

    “对啊!”林帆附和道。

    秦翰嘿嘿笑了。

    “华峰总是最后才到,上一次就是。”刘亦心看了一下表,不知道华峰走到哪里了。

    林帆询问:“你是什么时候见得华峰?”

    刘亦心忘了日期,只记得是周二吧?

    说曹操曹操到,华峰气喘吁吁推门而入。刘亦心说:“这天也不热啊!”

    “我车抛锚了,我是跑来的。”华峰满脸通红地解释。

    秦翰哈哈大笑:“那没关系,一会儿我们送你。”

    入座后,秦翰点了菜,倒了酒。举起杯:“来,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我希望以后和凯茜共同创建幸福生活。”

    “来,祝你们幸福。”

    “祝秦翰和凯茜和和美美,白头到老。”

    “祝你们永浴爱河,百年好合。”

    祝福过后,五个人开始聊起以前的趣事,谈谈曾经的梦想、说说未来的生活,包间里传来一阵阵的笑语。

    散后,刘亦心坐在梳妆台,抹完晚霜和保湿乳液,对林帆说:“这下,没有了任何心事。”

    “难不成你还想有心事?”

    “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呀?”明知故问,刘亦心说。

    林帆突然问:“我们吵架那天,你去了哪里?”

    “我妈家、逛商场。”

    “还有呢?”

    刘亦心上了床,没有了耐心:“你不用拐弯抹角。”

    “你去参加了谷森婚礼。”

    “你怎么知道的?”刘亦心惊讶。

    林帆展开了手心,是刘亦心手链。她愣了:“那怎么会在你这里?”

    “谷森送到了集团。”刘亦心粗心大意,这么多天,竟然没有发觉。

    刘亦心说:“那他怎么肯定是我的呢?”

    “因为,刻着字母。”林帆把它交给了刘亦心,一看,果然有。

    “林帆,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

    “什么?”

    “我们的姓字母都是L。”

    “嗯。”林帆定制的,怎么会不知道呢?

    刘亦心拥入林帆温暖的怀抱里,呢喃道:“我真幸福。”

    华峰正式接管了公司,华父欣慰不已。

    “华峰,我们等了这一天有多不容易。”华母感慨地说,华峰当年离开,从未联系过家里,这种场景,像做梦一样。

    华峰说:“爸,妈,我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

    华父和华母相信华峰。

    密密,我会带着你的爱,好好走下去。

    刘亦心的生活发生了变化,变得轻松起来。每天早晨,伺候林帆,看着他去上班。偶尔,睡个懒觉,林父和林母也从没计较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