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二十一章 我哪天没听你的
    晚上,林帆和刘亦心回到林宅。

    林父和林母以及林忆都在看着电视,看到林帆回来,目光转移到了两个人身上。

    “嫂子,你终于回来了。”林忆从沙发上下来后,直奔厨房。

    林帆说:“小忆搞什么?”

    林忆从双开门的冰箱里,拿出一个圆圈形。刘亦心说:“小忆,这是你做的化妆品?”

    “什么啊!”接着,林忆让小红拿着盘子和叉子。

    林忆放到茶几上,说:“嫂子,我专门给你做的巧克力慕斯。”

    “你没发烧吧?”林帆不信,说着就去摸妹妹额头。

    林忆一把甩开了林帆,又拉着刘亦心坐到沙发上。小红把慕斯切好,放到了盘子里。

    “这么晚了,吃凉的不好。”林帆怕刘亦心吃了晚上肚子难受。

    林母说:“没事,小忆做好了没舍得吃呢!”

    “那我尝尝。”刘亦心将慕斯放到嘴里,入口即化。笑着说:“好吃。”

    林忆又对林帆说:“哥,愣着干嘛,吃啊,一会儿就化了。”

    “给你个面子,”林帆也吃了一块。

    一家五口,和和气气的。

    “对了,亦心,这个是今早上送来的。”林母把东西给了刘亦心。

    刘亦心一看是明信片,看来,张欢到达了某个地方,给她邮寄过来,留个纪念。

    林帆见刘亦心愣了神,误认为产生也想旅游的念头。随口说:“你想去哪?地方你选。”

    刘亦心惊愕。

    过了几天,林帆一直记得旅游的事情。赶快处理一下工作,便准备出发。

    刘亦心端着小红做的糕点和果汁,进了书房。怕打扰了林帆,放下就走。林帆眼疾手快地拉住她,刘亦心说:“你干什么?”

    “是不是我这两天没陪你,不开心了?”自从看了张欢明信片,刘亦心似乎很失落,没有了笑脸。就连林母也问他,是不是欺负亦心。

    “你想多了。”

    林帆松开了刘亦心手,一本正经地说:“明天带你去旅行?”

    “这两天有点难受,没心情去。”刘亦心冷冷地放下话,转身离去。

    片刻,林帆貌似懂了。

    过完年,秦翰和凯茜回来了,当然也包括张欢,她的心情开朗不少。带来的还有乱七八糟的小饰品,送给刘亦心。

    张欢抿了一口清热降火的凉茶,说:“亦心,第一次在婆家过年,感觉如何?”

    “很好。”刘亦心玩着饰品,淡淡地说。

    “我相信你会喜欢的,”张欢说。

    刘亦心“嗯”了一声。

    林帆见过秦翰和凯茜,准备送林忆去机场。却没有看到刘亦心身影,有些担心,拿出手机,拨了号码。

    “喂?”接通后,刘亦心应声。

    林帆说:“亦心,你在哪呢?”

    “咖啡馆,和张欢一起。”

    “哦,小忆要走了,我去机场送她。”

    林帆的意思是问问刘亦心去不去。

    刘亦心回答:“你去吧,帮我代小忆问好。”

    “嗯,好。”挂断电话,林忆脸上却掠过了一丝失望。放假以后,她和刘亦心相处很好,一起聊天、一起在院子里打羽毛球、一起下棋等等。本以为刘亦心会送她,因为自己的成绩比较不错,学校安排她去国外进修,这下,不知何时能想见一面。

    林帆说:“没关系,到时候带着你侄子或侄女去找你玩。”

    “哈哈,那我等着哦!”林忆笑了。

    傍晚,刘亦心进了门,发现林帆今天回来比她还要早。趁着客厅没人,林帆直接横抱起来,上楼。

    “爸和妈没在家?”刘亦心挑眉。

    林帆趴到刘亦心身上,抚摸她光滑的脸颊:“不知道。”

    “老公。”

    “嗯?”

    “你爱我吗?”

    “......”林帆没明白刘亦心是什么意思。

    刘亦心摆弄着林帆的衬衣:“张欢脸上很幸福。”

    “你不幸福?”

    “我没有说,只是觉得张欢都这样了,周硕仍然不离不弃。”刘亦心说。

    “我也一样。”林帆为了证明,亲吻了刘亦心脖颈。

    刘亦心突然喊停,林帆停止了。刘亦心起身,替林帆解下衬衣纽扣。林帆说:“你今天这么听话。”

    刘亦心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反问:“我哪天没听你的?”

    同样,林帆抱住刘亦心的头,拆掉了皮筋。瞬间,一头秀发披露下来,两个人身体缠绕一起。

    不过,因为张欢的例子在前,刘亦心也有点担心。她和林帆的身体,健康正常,为何还没有传来喜讯呢?事后,也没有吃过药。

    “亦心,你没事吧?”吃着晚饭,林母的声音打破了念想。

    刘亦心摇摇头。

    “亦心,吃点肉。”林母用公筷夹了一块排骨,刘亦心本来吃饱了。看到肉,惊恐地看向林帆。

    可林帆却没有帮刘亦心意思:“妈的一片心意。”

    刘亦心只好硬着头皮吃。

    晚饭过后,刘亦心去周围走一走,林帆轻声地说:“你生气了?”

    “林帆,我的老师去世了。”原来,谷森前两天跟刘亦心打了一个电话。

    林帆说:“谷森是什么意思?”

    “林帆,你不要质疑我和他的关系。那个老师,在学校,她对我很严格,才有了我今天的成就。”刘亦心成绩很好,但有一次因为粗心大意,而落了分。老师见状抽出时间,跟刘亦心分析错题、补习功课。

    林帆说:“这就是你闷闷不乐的原因?”

    “嗯。”

    “心儿,老师走了,活着的人也好好好活下去。”

    “我知道,老公,如果你不在我身边的话,可能真的就大门不出了。”刘亦心说。

    林帆说:“可封闭自己,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也不知道,有些难过。不过跟你说了后,没有了忧虑。”

    林帆安慰了刘亦心,随后补充道:“心儿,如果有了事,不许憋在心里。”

    刘亦心突然说:“还有,老公,你是不是不喜欢孩子?”

    “你两个人过够了?”林帆说。

    刘亦心拉着林帆的手:“可能生活有点孤独吧!”

    “会有的,”林帆坚定地说。

    一天,汪父问宝贝女儿汪雨:“你和华峰怎么样了?”

    “还好!”汪雨说。

    汪母也说:“那他没有一点意思?”

    “妈,这件事不急。”汪雨先把华峰哄好了,再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