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二十二章 这点常识你都不懂
    刘亦心抱住林帆,轻抚着他的背:“既然如此,林总给我做个美甲?”

    “好。”林帆爽快答应,两个人上楼进了房间,坐到梳妆台前。刘亦心打开了抽屉,林帆差点被吓到,一排排不同颜色的指甲油,映入眼前。

    “以前没见你涂过。”林帆回忆了一下,谈恋爱时、婚礼、结婚后,从没见过刘亦心涂过美甲。

    刘亦心耸耸肩:“那是你的疏忽。”

    “是小忆给你的。”忽然,林帆似乎感觉到熟悉,猜测地说。

    “你怎么知道?”刘亦心有几分惊奇,她没有提起过啊!

    林帆勾起嘴角:“因为这些都是我给她买的。”

    刘亦心变了脸色,毫不犹豫地拧了林帆一下,严肃地说:“如实回答,你还送过谁?”

    林帆忍着痛,说:“我是上学时候,送给她的生日礼物,绝无二人。”

    刘亦心放过了林帆,眨巴眨巴眼睛,说:“老公,我又差点误会你了。”

    “没有关系。”随后,林帆说:“看来,有的小忆还没拆过。”

    “是她过年的时候,给我的。”

    “所以,你也还没用过。”

    “嗯嗯。”刘亦心应声,林帆找到了指甲刀,修剪了刘亦心指甲。然后,挑了粉红色的,有模有样地涂着。

    刘亦心疑惑地说:“那小忆为什么在找工作的时候,被美甲骗了9.9元?”

    林帆笑了:“她是新鲜而已。”

    “比我还会美。”

    正聊着,林帆手机响了起来。刘亦心接通,放到林帆耳边,只听他说:“哦,是吗?这多好的事情,你们得赶紧加油啊!啊?你听不清?我在干什么?正在涂美甲呢!不是我涂,娶了老婆不就是宠了吗?嗯,那好,先挂了。”

    “是谁啊?”挂断了电话,美甲也涂好了,刘亦心露出满意的笑容,问道。

    林帆抚摸着刘亦心手,回答:“华峰。”

    “这下,知道汪雨不错了吧?”

    “我看你比他还要心急。”林帆发现刘亦心一说起华峰,就急不可待的样子。

    刘亦心说:“我也是为他好。”

    “我知道,我的技术怎么样?”林帆关注的是美甲。

    刘亦心抱住了林帆脖子:“以后你都要涂,愿意不愿意?”

    “愿意,”林帆揽住刘亦心腰间。

    “你可不许说麻烦。”

    林帆信誓旦旦地说:“不会的。”

    说完,林帆凑近刘亦心脸,她做好了准备,闭上眼睛。却被敲门声打破了,破坏了气氛,林帆极其不耐烦地说:“谁啊?”

    小红说:“少爷,少奶奶,夫人让你们下去。”

    “知道了,”林帆敷衍了一声。起身离开了梳妆台,拉着刘亦心坐到床边。却被她制止:“说不定,爸妈找我们有急事。”

    林帆拗不过,于是,和刘亦心去了客厅。

    端庄优雅的林母喝了一口茶,吃着点心。注意到楼梯口的林帆和刘亦心,招手,示意他们过来。

    “妈,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啊?”林帆有情绪,仍然不敢表现出来。

    一旁的林父听了,感觉到话里有话,问:“你们莫非有事?”

    “没有,”刘亦心摆了摆手。同时,另一只手,在背后拧了林帆,不要说漏。林帆强颜欢笑看着林父和林母。

    “我买了你爱吃的桃酥,”林母这才步入正题。

    林帆应声:“好。”

    “妈,你未免有点偏心了,给儿子买,就忘了儿媳妇了。”刘亦心和林帆吃着桃酥,不忘打趣道。

    林母故装作很生气样子,指着刘亦心,笑着说:“别吃啊!”

    “我偏吃,”刘亦心这几天还真想吃桃酥。

    林父半靠在沙发上看着新一期的杂志,听着女人之间的唠家常,一副惬意的样子。

    吃饭时,刘亦心发现有她喜欢吃的春卷。林帆直接夹了一筷子,放到刘亦心碟中。只听着她说:“谢谢。”

    刘亦心刚咬下一口春卷,肚子突然隐隐约约痛了起来。片刻,她放下筷子,说:“爸,妈,林帆,我有点难受,你们先吃。”

    林帆想要摸一下刘亦心肚子,不料被打掉了手。就连林父和林母也放下筷子:“用不用去看医生?”

    “没事。”刘亦心飞快地离开餐厅,极其淡定的去了卫生间。

    林帆一头雾水:“她没有吃坏东西啊!”

    “咱们先吃。”林母看刘亦心的表情,尴尬不已。似乎懂了,为了不让林父和林帆聊下去,说:“一会儿我给她做点吃的。”

    林帆以为林母会给刘亦心留点夜宵,可万万没想到的是,一碗红糖鸡蛋。蹙眉:“亦心能吃饱吗?”

    “这点常识你都不懂?”林母醉了。

    望着林母意味深长的眼神,林帆拍了一下头,苦笑了一声。

    刘亦心躺在床上,脸上煞白,林帆放下碗,温柔地说:“还难受吗?”

    “嗯,”刘亦心有气无力地说。

    “来,趁热喝了。”林帆重新端起碗,吹了吹,确定不烫后,喂刘亦心喝下。

    一会儿,林帆细心地擦了擦刘亦心嘴角。说:“睡吧!”说完,又替刘亦心掖了掖被子。刘亦心小鸟依人:“你别走,陪着我,好吗?”

    “嗯。”直到刘亦心闭上眼睛,熟睡后,林帆则去了书房。

    次日,华峰接过林帆递过来的文件,感激:“谢谢你啊,林帆。”

    “都是兄弟,不用客气。”举手之劳的事情,林帆说。

    华峰吩咐秘书煮两杯咖啡,坐到沙发上,聊起了工作事儿。林帆提议:“你也可以让汪雨一起协助你。”

    “算了。”华峰有这个念头,华父也不同意。万一再出了事情,谁担待?

    林帆小心翼翼地问:“你和汪雨有结婚的打算吗?”

    华峰站了起来,双手插到兜里,走到窗边。林帆等了很久,仍然没有听到回答。

    凯茜正在擦拭茶柜,秦翰垂头丧气进来了。不禁问:“秦翰,你这是怎么了?”

    “走出国门,嫌价格高。”以前可从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凯茜放下抹布,笑呵呵地说:“那是他们没有好福气,这么好的茶,还配不上他们呢!”

    瞬间,秦翰打开了心结,在凯茜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