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二十四章 林太太可是不拖后腿
    林帆问道:“亦心,喜欢这里吗?”

    “嗯。”刘亦心嘴角带笑,突然想起来,从进来,都不知道餐厅叫什么名字。说:“老公,这个餐厅,没有名字吗?”

    “慢时光,”林帆告诉了刘亦心。

    刘亦心重复了一遍,林帆说:“以后,我经常带你来。”

    “来很多次,就没有意义了。”刘亦心说。

    林帆笑着说:“怎么会。”

    “你别不信,就像一首歌,一开始听,心里肯定会激动澎拜。时间一长,也没有趣味,随便听听就好。和餐厅道理一样,每次来的时候,会点相同的菜,吃多了,也没味道了。”刘亦心分析道,林帆失笑。

    林帆放下刀叉,说道:“亦心,你别总是破坏人的积极性。”

    “是吗?可能是我个人认为吧。”刘亦心并不强求自己的想法,强求道林帆身上。

    “你这样一说,我下次怎么给你惊喜。”

    刘亦心略显不好意思起来,婚姻只有这样才会快乐。她说:“那我慢慢享受就好了。”

    “这就对了,”林帆脸上一脸笑意。

    服务生上来了甜点,刘亦心盯着,说不出来一句话,这是爆浆巧克力熔岩蛋糕。林帆简直是刘亦心肚子里的蛔虫,她这几天特别想吃。

    林帆说:“一块蛋糕还差点把你感动落泪?”

    “那当然,”刘亦心说道。

    林帆拿过叉子,夹了一块,喂刘亦心。她环顾四周,怕有人转移目光,看着她和林帆。迟迟不张嘴,林帆了解刘亦心小心思,他这次不再依着她,不得不威胁一下说:“我胳膊都举酸了,你快点。”

    刘亦心这才回过神,扭扭捏捏地吃下,好吃。她也让林帆尝尝,他不喜欢吃甜点,只想看着她吃。

    刘亦心只好独自享受美味。

    用过晚餐后,林帆和刘亦心去了海边,仰望星空,听潮水声音。直到十点,两个人准备回家。

    坐在车上,刘亦心回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林帆拉住了她的手,刘亦心挣扎:“你在开车。”

    “那也没关系,我的技术很好的。”

    刘亦心笑着说:“别闹了。”

    为了安全问题,林帆松开了刘亦心手。这个时间点,跳广场舞的大妈们、在外面散步的人、玩累的顽皮小孩子,打着哈欠,趴在父亲的肩膀上,也正往家走。除过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店,还在坚守着岗位。

    回到林宅,刚进房间门,刘亦心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压在门后。林帆情不自禁吻着她的唇,一会儿,刘亦心的身上的衣服全部掉落在地上,过了很久,林帆才放过她。

    “哼。”刘亦心很不满的是,今天回来晚,林帆怎么就没有把握时间。

    林帆在刘亦心耳边,亲昵道:“是我的错。”

    “累了。”刘亦心说着脱掉了高跟鞋,依靠在林帆肩膀上。

    “玩得太开心了。”

    “嗯,”刘亦心应声。

    林帆横抱起刘亦心,向卫生间走去。直到两个人洗完澡,摸索着打开了台灯。刘亦心的疲惫消除,躺到床上,沉沉睡去。

    度过了慵懒的周末,新的一天到来,各个公司的高级白领们,又开始为生活,继续打拼下去。

    刘亦心美好的梦,几乎是被闹钟叫醒的。醒来后,没有看到林帆的身影。她懒洋洋地说“人去哪了?”

    林帆正在刷牙,从卫生间探出个头:“你醒了?”

    “不然呢?”

    林帆走到床边,刘亦心起身,揉了揉眼睛,撒娇道:“我不想让你去上班。”

    “怎么了?林太太可是从来不拖我的后腿。”林帆勾起嘴角,笑着说。

    刘亦心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又躺了下去,用被子蒙上头。说道:“算了,你赶紧走吧!”

    林帆有些心软,她的要求,从来没有婉拒过。轻声地说:“那这样好了,我把例会推到明天。”

    “不用。”刘亦心不过也是开个玩笑,林帆却当真了。

    林帆仍然不信。

    “你已经陪我两天了,再这样下去,你员工该对我不满了。”林帆事事以刘亦心为中心,她只好极其耐心地解释。

    “那也没关系。”

    刘亦心穿上拖鞋,说道:“好了,别耍霸道性格了,走,我陪你去挑选衣服。”

    从衣帽间出来,林帆还没来得及说话,刘亦心便拉他下去吃饭。

    秦家。

    咏莎的肚子越来越大,将近预产期。因为是第一个孩子,秦篱自然要把重心放在咏莎身上。而公司,时常去看看,也不主持会议。终于,遭到秦父的不满:“秦篱,你准备等孩子出生,再去吗?”

    “爸,不是的啊,”秦篱打着哈哈。

    一向不参与公司事务的秦母也说道:“秦篱,我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家里这么多人,连一个孕妇都照顾不好吗?”

    秦篱不再隐瞒想法:“爸,妈,不管怎么说,这也是秦家的长孙啊!不注意点那怎么行。还有,我不是担心你们的能力,只是想陪陪她而已。”

    “爸,妈,这可不是我的注意,我让他去公司,死活不愿意。”咏莎作为秦家大少奶奶,她可不想借着孩子名义而绑住秦篱,影响他事业。为了不让公公婆婆误会,她先把话说出来。

    秦父和秦母听到长孙两个字,惊愕。

    接着,咏莎又用责怪的用气说:“秦篱,你一大早也没喝酒,胡说八道干什么?”

    “我。”秦篱一时语塞,其实,他也不知道是男孩子和女孩子,只不过是威胁秦父罢了。

    气氛陷入沉默。

    秦父思想前后,说道:“那就让秦翰去公司吧!”

    吃着早餐的秦翰和凯茜目瞪口呆。

    “你不愿意吗?”秦父的目光转移到秦翰身上。

    “不是,爸,公司是哥的,我去了,多不好看。”秦翰吃了口吐司,漫不经心地回答。

    秦篱完全不当回事,他仍在吃早餐。咏莎十分生气,踢了他一脚。

    秦篱“啊”了一声,对咏莎说:“你干吗踢我?”

    “可能我的脚麻了,有点累了,不吃了,你们继续吃吧!”说着,咏莎站了起来,一个熟悉的保姆扶着她,上楼休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