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二十四章 你只是净身出户
    待秦翰和凯茜吃完饭,去了茶馆。

    秦母知道咏沙心里不快,早餐也没动多少。吩咐保姆再重新做点,秦篱说:“妈,她饿了自己下来吃。”

    “不管怎么说,怀着是秦家的孩子,怎能如此怠慢。”秦母说。

    等秦篱进到房间,咏莎铁着脸,靠着床。秦篱把托盘放到床头柜,说:“妈又让人给你重做的西红柿鸡蛋面,你不是最爱吃吗?”

    “饿死算了,”咏莎没好气地说。

    秦篱缓和语气:“谁又惹你了?”

    “还不是你。”

    “我怎么了。”

    咏莎听了秦父的话,心里十分不好受。秦翰不是傻子,他能协助刘亦心代替管理林氏集团,那公司当然不在话下。秦翰当着秦篱的面,是拒绝的。秦父不能任由着股东在公司里胡作非为,私底下,会苦口婆心的劝劝小儿子。秦翰不忍心拒绝,一口答应。而秦篱是疼惜老婆、爱孩子的人。肯定要等自己出了月子,才会去公司。那个时候,秦翰熟悉了全部业务,股东们也信任他,他就不舍得离开位子,那可怎么办。

    秦篱完全不理会咏莎想法,只是说道:“秦翰是我亲弟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咏莎,秦翰这不是没同意吗?”秦篱觉得咏莎的想得太多了。

    咏莎哼了一声,平日里,叔嫂相处肯定是不错的。但到了大事上,她绝不可能松口。

    秦篱笑着说:“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和孩子。把面吃了吧!”

    “所以你将公司拱手让秦翰?”咏莎大声地说。

    楼下的秦父和秦母听着秦篱、咏莎争吵声音,心寒不已。

    “你讲点道理好吗?”秦篱忍受不了咏莎将秦翰想得如此狭窄。

    咏莎眼泪夺眶而出,她为了孩子的美好未来,日后衣食无忧、吃穿不愁的考虑,秦篱竟说她不讲道理。

    咏莎平静了情绪,从抽屉里拿出户口本,说:“秦篱,如果你执意让秦翰去公司,那我们离婚吧!孩子我自己抚养。”

    “我告诉你,咏莎,别逼我。没了你,我照样可以活,就算离婚,你只是净身出户。”秦篱把狠话说了出来。

    咏莎突然冷笑起来:“是啊,你秦少爷身边,从来不缺女人。”

    “你调查我?”秦篱大惊失色。

    咏莎说:“我不调查你,怎么知道你会去酒吧泡女人呢?”

    “咏莎,”秦篱咬牙切齿,想打眼前的女人,却没有勇气下手。

    “你打啊,你打啊!”咏莎边说着往秦篱身上撞。直到秦篱被逼到墙,他面露忧色。这时候,咏莎肚子里有些不舒服。她艰难地往床边走,然后,脑子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意识,晕倒在地。

    秦篱恐惧地倒地的咏莎,呼唤她,然而,没有醒来。

    林家听闻咏莎即将生产的消息,火急火燎赶到医院。

    “秦叔叔、阿姨,咏莎嫂子怎么样了?”刘亦心问产房外的秦家人。

    “咏莎怎么会早产?出什么事了吗?”林父也问道。

    秦母不言语,一直祈祷着咏莎千万不要有事。

    秦父望了一眼受过惊吓的秦篱,说:“还不是因为他,跟咏莎吵架。”

    秦篱辩解道:“爸,明明是咏莎......”话还没说完,被秦父打断了,语气十分严厉地说:“行了,咏莎出了事,我可饶不了你。”

    秦篱低头不再说话。

    林家的人一头雾水。

    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众人蜂拥而上,询问情况。

    “恭喜,秦少奶奶生下一个男孩。”医生说完,众人欢呼。

    秦父感觉到少了点什么,说:“医生,我儿媳妇呢?”

    “是啊,我老婆怎么样了?”秦篱赶忙问。

    医生叹了口气,说道:“很抱歉,秦少奶奶难产离世了。”

    众人不敢置信,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不不,医生,我求求你,救救我老婆,我不能没有她啊!”秦篱扑通跪了下来,乞求医生。

    “秦少爷,对不起,我们尽力了。”医生同样感到十分遗憾,即使戴着口罩,也能看到他眼神中透露着同情。

    当护士推出咏莎时,秦篱嚎啕大哭,愧疚不已:“咏莎,我真后悔没有听你的话啊!我错了,我不该跟你吵架,我不该任性、我错了。”

    秦翰和凯茜赶到医院,看到这一幕,惊呆了。

    “嫂子。”秦翰瞪大眼睛叫道,而咏莎却再也听不见了。

    凯茜眼泪流了出来:“怎么会这样,嫂子,你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

    秦父和秦母为失去这么好的大儿媳,更是悲痛万分。可怜了长孙,出生后,还未在父母疼爱、呵护下长大,就失去了母亲。

    林帆回到家,发现刘亦心眼神红红的,像是刚哭过。他不知发生何事,再看看林父和林母也是一副沉默的样子,温柔地说:“亦心,你怎么了?”

    “林帆,秦家出事了。”刘亦心说道。

    “秦翰和凯茜吵架了?”林帆觉得也不可能,他没有见过秦翰。

    刘亦心摇摇头:“不是。”

    “那是什么?”林帆好奇感更深了。

    “咏莎难产走了,”刘亦心喃喃道。

    林帆脑子嗡了一下,回过神后,他没有多问,而是又出去了。

    后来,林帆和华峰都安慰了秦家。只有秦篱活在自责当中,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

    秦翰搞不懂秦篱为什么要对咏莎说那些话语?他们感情一向不是很好吗?从来没吵过架啊!

    “还嫌弃我多管闲事。”凯茜嘟囔道,不悦地对秦翰说。

    秦翰反驳:“这不一样。”

    凯茜无语。

    秦翰想要问问秦父,可他整天呆在书房里。秦篱没从伤妻之痛走出来,不再去刺激他。剩下的人,就是秦母。

    “怎么了呀?神神秘秘的。”秦母搞不懂秦翰仔搞什么鬼。

    秦翰一本正经地说:“妈,你告诉我,我哥为什么要跟嫂子吵架。”

    秦母不由地一惊。

    “妈,你肯定知道,”秦翰从秦母神情里,感觉到她知道原因。

    秦母被逼问之下,说了出来:“是咏莎跟你哥吵架。”

    “不是,为什么呀?”

    “咏莎怕你独占了公司,”秦母说道。

    秦翰拉着秦母胳膊的手,缓缓地脱离出来。他看清了,嫂子另一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