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二十四章 怎么会跟我没关系。
    咏家知道女儿离世消息,伤心欲绝,不得不接受了事实。他们提出将外孙抱回家抚养,被秦母拒绝:“亲家、亲家母,孩子是秦家的,让别人知道了,好像我们容不下咏莎。”

    “话不能这么说,这样吧,你们想来看孩子,随时欢迎。”秦父更舍不得孙子,思考了一会儿,说道。

    咏家觉得这个主意也不错,应允。

    操办完咏莎后事,秦篱召集家人坐在一起,商量一件事。秦翰不想听绕弯子的话,说:“哥,你说吧!”

    “我想把我的儿子过继给秦翰和凯茜。”秦篱一看见儿子,就会想起咏莎。

    秦父和秦母更是大吃一惊。

    “哥,你糊涂了,”秦翰说。

    “大哥,你这是干嘛?”凯茜也不赞同。

    秦篱深深地叹了口气:“我有些累了,没有很多的精力去抚养、教育他。”

    秦翰和凯茜对试过目光后,最后,对秦篱说,你再好好想想吧!

    林帆和华峰听闻了秦翰家里发生的一切,也不好多评价。

    刘亦心和张欢吃着爆米花、喝了可乐,看完了一场电影回来,林帆竟然还在外面。拨通了电话,酒吧里很喧嚷,导致听不到电话声音。

    刘亦心十分气恼。

    将近十一点,林帆踏入家门。打开灯,发现刘亦心还在床上坐着,他身体一颤。

    刘亦心冷冷地说:“原来你也被吓到了?”

    “没有。”林帆不肯承认,只觉得刘亦心鬼点子多,防不胜防,就上当。

    “你这么晚怎么还没睡?”林帆故意不提去哪了,反而嬉皮笑脸地问刘亦心。

    “失眠了。”

    林帆坐到床边,把脸凑了过去,说:“是不是因为我。”

    “自作多情。”刘亦心别过去脸,怕一时忍不住就笑了。

    “那你在等谁?”

    “跟你没关系。”

    “你是我的太太,怎么会跟我没关系。”林帆很喜欢刘亦心装傻的样子。

    刘亦心输了:“行了,我说不过你。我困了,我要睡觉。”

    话一说完,刘亦心得嘴就被堵住。亲吻的过程中,刘亦心嗅到林帆衬衣上有淡淡的酒味,费劲了力气,推开了林帆。

    “你忘了跟我怎么承诺的?”刘亦心一副气势汹汹架势。

    林帆说:“下不为例。”

    刘亦心开始变得多疑,她没听说林帆有应酬,那他去酒吧干什么?

    林帆撩了撩刘亦心刚散落下来的秀发,想要解释,她却气呼呼地睡了。

    第二天一早,刘亦心醒来已经是七点半,林帆坐在床上,她说:“你今天不用去集团?”

    “我想跟你说几句话,”林帆一直在等待这个解释,不然心里不安生。

    刘亦心竖起耳朵听着。

    “昨天晚上是秦翰约我出去的。”

    刘亦心相信林帆的话,不过,昨晚没等到。她就要反着来,耍着小性子:“你怎么能证明呢?”

    “还有华峰。”林帆说着,又拿出手机,说道:“不信,你打个电话。”

    “然后呢?”刘亦心手并没有接,没有听到重要点。

    那天,秦篱的学弟失恋了,想去酒吧买醉,有几个交情不错的朋友也陪着凑到一块。后来,有人喝醉了,就互相帮助送回家。秦篱刚要站起来,一群女人围着他,不让他走。朋友觉得秦篱女人缘不错,也没催促他,直接走了。后来,就被咏莎雇的人拍了下来。吵架的时候,咏莎捅破了这件事,和秦篱赌气说离婚的。并不是每一个男人去酒吧,是花心的现象。

    刘亦心有几分讶然。

    “这是秦翰告诉我的。”林帆看到刘亦心陷入沉思当中,相信她已经懂了。

    刘亦心说:“咏莎这是不信任秦篱,她为什么要雇人。”

    “这个不清楚。”反正,秦翰说得时候,是很难过的。

    “老公,我错了。”刘亦心诚恳地说。

    林帆说:“你以后别不知情况就猜测过来过去,这样不也是影响我们的感情吗?”

    刘亦心未免性子急了些,没给林帆机会,反而每次自己生闷气。

    “以后我去哪都跟你汇报。”林帆表明道,刘亦心笑笑,时间不早了,准备下楼。

    林帆路过餐厅,林母叫住了他:“林帆,你不吃早餐啊?”

    “妈,来不及了。”林帆说完,继续往外走。

    刘亦心就怕林帆照顾不好自己,从餐桌上拿了鸡蛋和牛奶,站在车边。林帆摁下车窗,刘亦心递给他,叮嘱:“开车慢点。”

    “嗯,回去吧!”林帆说。

    刘亦心折回,发现林母目光在盯着她。她装作视而不见,低头吃着吐司片。

    秦父和秦翰劝慰了秦篱,他从痛苦之中走出来,去公司上班。

    凯茜突然问秦翰:“那大哥的孩子。”

    秦翰一听,说:“凯茜,你不会还想着收养的事儿?”

    “没有,我只是好奇。”

    “当然是交给妈抚养。”

    凯茜不再言语。

    后来,秦父也不去跟林父、华父下象棋、钓鱼,而是在家和秦母一起看孙子秦伦。秦伦满月时,秦父只邀请了少数朋友小聚一下。

    秦篱回来后,看到一大屋子的人,他有些承受不了,独自回房。

    “他也没逗过孩子,整天拉着个脸。”秦母悄悄地告诉众人。

    客人一笑而过,表示理解。

    华峰在公司安安分分的处理工作事务,而回到家却像变了个人似的。吃饭间,却是一副沉默寡言的状态。华母见状,轻声地说:“是不是太累了?”

    华峰没有直视华母,夹个菜,或者低头扒饭。

    华父更是一头雾水,找不出原因,不知从哪里分析。

    吃完饭,华峰便上楼,洗澡。然后,躺在床上,仰望天花板。华母熬了银耳莲子汤,让华峰喝下。万万没想到的是,看到这一幕。她叫了一声,华峰呆滞的望着她。

    华母手中的碗,缓缓地滑落,碎了一地。她慌忙地跟华父说:“华峰,是不是受刺激了?”

    “他又没经历事儿。”华父想到秦篱,但根本连不到一块。

    华母嘟囔:“那这可如何是好。”

    “行了,别操那么多心,休息一段时间就好。”华父满不在乎地说,继续看电视。

    夜间,华母辗转反侧,睡不着。用手摸摸脸,全是咸味的泪水。她自责,当初没有好好关爱华峰,她郁闷不已,当时为什么脑子里全是麻将呢?

    事后,华峰却像没事人似的,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真没意思。”

    华父和华母目瞪口呆、大惊失色。活泼开朗的华峰,竟变成了这副模样,说的话怪怪的。偶尔,有应酬或者聚会。华峰基本上都能推了,封闭住自己的内心。

    林帆和秦翰听闻后,把华峰约了出来,询问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说实话,你们俩成家,我真羡慕啊!我也渴望老婆孩子热炕头,可我没有你们俩有福气。”华峰尤其是在秦篱的事一过,他感觉到世上除了凄凉,没有幸福可言。

    林帆笑了:“合着是感情方面。”

    “是啊!你不早点说,不然,我给你介绍一个?”秦翰更是感觉到好玩。

    华峰摇摇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