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二十五章 这辈子不能履行责任
    “妈,我之前买过。”凯茜第一次上门时,买过呀!她善意提醒健忘的秦母。

    没想到秦母阴沉了脸色:“你这句话用不着跟我说。”

    凯茜说:“妈,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清楚。”

    “为什么呀!”凯茜看侄子的衣服不少,穿得时候再买,不就行了。

    秦母说:“你跟秦篱说。”

    “妈,我不会猜谜语,你有话直说。”

    “你上次买的衣服,秦篱不让穿。”

    “理由。”

    温和的秦母骂起凯茜:“你是不是傻啊,你问我理由,你心里没有一点数吗?”

    凯茜一听,放下孩子,上楼。秦母毫不犹豫地紧步追随,说:“凯茜,你给我站住!”

    “妈,我没得罪你吧!你何必动这么大的气,没用。你骂我傻,我更可能如你所愿。”凯茜停下脚步,态度依旧很平静,她没说不买,更没有买的意思。

    秦母后悔不已,连忙说:“秦篱把那些衣服都扔了,是因为想起咏莎。”

    “呵呵,既然如此,那这个和买新衣服没有关系吧!”凯茜冷笑了一声。

    “你没给孩子包红包,买点衣服怎么了。”秦母爱孙心切,理直气壮地说。

    凯茜说:“妈,如果我有了孩子,大哥没给我红包,你也会这么做,对吧!”

    秦母结结巴巴地说:“到时候,再......说。”

    “那就等我有了孩子,在跟我要钱吧!”凯茜套路了秦母。

    “你给我出去!”秦母气急,怒赶眼前的小儿媳。

    凯茜问:“妈,我是秦家媳妇吧!”

    “当然是。”

    “那你为何要赶我走呢!”

    秦母想也不想地说:“因为你犯了错误。”

    “哦,是吗?那你是秦家媳妇吧!”

    “当然是!”

    “可你也犯了错误啊,哪有婆婆追着儿媳妇要钱的道理呢!那这样一说,我们俩都得离开这个家。”凯茜仍然是一副笑眯眯地模样。

    秦母一时语塞。

    “走吧!”凯茜催促道。

    “去哪啊!”

    凯茜笑着说:“妈,你又犯傻了,犯了错误,不就是如你所愿出去反思吗?”

    “你,”

    凯茜说:“怎么,怕了,你要想赶我走,你就应该以身作则!”

    秦母说不过凯茜,气呼呼地走到客厅,准备打电话。

    “喂。”秦翰一看是自家座机号码,不是爸就是妈。

    秦母心中有气,自然就撒到儿子身上:“你在哪呢!”

    “外面。”

    “跟谁啊?”

    “妈,你问那么多干嘛?”秦翰说道。

    秦母望了一眼站在楼梯间的凯茜,夸大事实:“你媳妇跟人跑了。”

    凯茜瞪大眼睛,秦母竟然编排事实。

    “妈,我马上回来。”秦翰坐立不安,立即拿过车钥匙,跟林帆和华峰道别。

    等秦翰赶回来时,凯茜端正地坐在那儿,他埋怨秦母:“妈,你干嘛骗人啊!”

    “我不骗你,能回来吗?”秦母反问。

    “那你也不至于编这么大谎话啊!”

    秦母哼了一声。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你问你媳妇,”秦母没好气地说。

    凯茜把大小的经过,一一告诉了秦翰。他对秦母说:“妈,你是故意的吧!”

    “你就护着她吧!”秦母不想承认是故意的,回到房间,收拾好衣服,拉着行李箱往外走。

    秦翰说:“妈,不是我护着凯茜,是我们早就包好红包了,还没给。你今天做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秦母不回答,仍然往外走。秦翰和凯茜一动不动,目送她离开视线。

    凯茜心想,既然这样,她也当甩手掌柜。每天下午回来,不再去看望秦篱的孩子,如今是秦父看着他,哭了、叫了,不知所措时,他就让保姆哄一会儿。

    但是,男人看似什么事都不在乎。家里没了女人,是真不行的。看了两天,秦父筋疲力尽,两个儿子都不插手管。秦母去向不明,他很生气。

    管家得到消息后,告诉秦父:“夫人在华家。”

    “如果她不回来,永远别回来。也不知道犯哪根筋了,没人惹她,往别人家跑什么。”秦父说道。

    管家欲言又止。

    秦父发现管家还未动身,责怪道:“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了?”

    “不是的,老爷,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管家小心翼翼的请示。

    “说,”秦父发话。

    管家说:“前两天,是二少奶奶跟夫人吵架了。”

    秦父暴躁如雷:“我还不知道她心里想着什么,秦篱不要孩子,意思很明确,就是想让凯茜和秦翰收养。”

    “可二少爷和二少奶奶不是不同意吗?”管家说。

    “秦翰最看过她生气,一被威胁,头脑一热就这样。”秦父唉声叹气。

    秦篱在房间里看了一眼儿子,喃喃地说:“孩子,以后的路,你自己走吧!一定要快快乐乐长大、好好努力学习,听爷爷奶奶的话。我们父子今生无缘,下辈子我一定会好好疼爱你。孩子,对不起,我不能履行做你父亲的责任。”

    说着,秦篱流下热泪。

    秦篱把他和咏莎的房间一切物品,全部保留下来。他辞去了公司董事长的职位,留下一封信,不告而别。

    秦母听闻秦篱的事儿,立即赶回来。为时已晚,来不及了,她老了临终前,连大儿子一面也见不到了。

    秦翰承担起家族的责任,秦父乞求道:“秦翰,别再给家里添打击了行吗?”

    “爸,公司我会继承下去,不会让你担心。”

    秦父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说:“那孩子呢?”

    秦翰和凯茜商量过了,为了避免以后的麻烦,也没有指望侄子能叫爸爸妈妈,所以,他们不会收养。但是会当作亲生孩子一样,抚养成人。秦翰和凯茜能做到这一点,只是为了两位老人放心而已。

    秦父和秦母也算默许了。

    林帆和华峰说秦翰有责任感,但是他眼皮松散了一下,说:“我也不想这样。”

    其实这一切,是秦家大儿子秦篱一手策划的。他忘不了咏莎,活在过去的时光,无法自拔。不如放自己一条生路吧!但是他儿子的未来,怎么办?于是,他脑子里蹦出一个念头,就是让秦母和弟妹凯茜吵一次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