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二十六章 逮住谁就开涮
    林父也跟赌气似的:“随你便。”

    林母仍坐着抹眼泪,为了给两个老人台阶下,刘亦心突然说:“爸,妈,真的对不起。”

    “亦心,你。”林父和林帆异口同声地说,就连挑事儿的林母都愣住了。

    说完,刘亦心就上楼了,回房间休息。她不住地在心里默念道,不能生气、情绪不能激动。

    林母自讨没趣,再胡闹下去,反正也没有任何的意思。

    夜间,刘亦心不想理林帆,他趴在刘亦心耳边,亲昵道:“心儿。”

    “一边呆着去。”刘亦心没好气地说,心里偷着笑。

    “你也知道妈是刀子嘴豆腐心,别给她一般见识。”

    “我可不想让你们母子不和,不掺和是最好的。”

    “每次你的想法,都是为我考虑。”

    刘亦心一听,没了睡意,坐直身体,拿了靠垫,依靠床头。说道:“你的意思是,我这么说不对吗?”

    “你平时很聪明,这会怎么就误解了。”林帆轻轻地刮了刮刘亦心鼻子,她笑了笑。

    林帆继续说:“没事,妈过了今天,就好了。”

    女人在婚姻中,即使公公婆婆有了错误。她也不可能当着老公的面,去说不是。这一点,刘亦心很清楚,所以,她也不想多说,准备睡觉。

    林帆也作罢,关掉了发亮的台灯,钻进了被窝。

    第二天到来,林母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对刘亦心仍旧如往常一样,很热情、友好。刘亦心自然以礼相待。

    刘亦心在房间里呆着太闷了,不如在客厅看会电视。刚坐下,肚子有点饿了,吩咐小红:“帮我弄点水果沙拉吧!”

    “少奶奶,那你等会吧!我去买。”小红有些意外,她今天还没有出去采购。

    刘亦心摆摆手:“算了,你给我拿个冰淇淋。”

    小红站在那一动不动,刘亦心意识到可能没有:“那不吃了。”

    林母说:“亦心,现在天不热,你怎么会想吃凉的东西。”

    “有点馋了,”刘亦心一笑而过。

    中午时,刘亦心专门让小红做了麻辣水煮鱼,吃得不亦乐乎。

    因为秦伦的原因,凯茜每天中午回家吃饭。哄他睡觉,这样也能让秦母睡个午觉。

    秦父说:“凯茜,你不用两头跑,太辛苦了。”

    “爸,我这样正好锻炼当妈妈的感觉。”凯茜说道。

    秦母说:“伦伦有你这么好的婶婶,是他的福气。”

    “是啊!”秦父也为凯茜通情达理,而感到欣慰。

    林家。

    刘亦心吃着鱼肉,也不说辣。她抬起头,发现林父和林母不约而同在注视着她的举动,诧异地说:“爸,妈,你们不吃?”

    林父和林母看了一眼陶瓷盆中的鱼肉,除了红油和辣椒皮,所剩无几。

    刘亦心有些不好意思:“太好吃了,所以......”

    “没事,没事,亦心你愿意吃,就多吃点。”林父不希望刘亦心为此不开心,赶忙说。

    林母不是怕刘亦心吃,而是她平常的饭量根本不在这范围之内,难免有些纳闷。她小心翼翼地说:“亦心,你饭量增长了这么多哈!”

    “想吃辣的,”刘亦心说。

    林母“哦”了一声。

    集团。

    林帆忙碌着公务,秦翰急急忙忙地推门而入。他蹙眉:“大惊小怪的是有事吗?”

    话音刚落下,华峰也进来了,林帆说:“哟,稀客。”

    “别拿我开玩笑了,刚从“战场”上回来。”华峰说道。

    林帆笑着问:“秦翰,你陪同?”

    “不然呢,”秦翰一副悠闲的样子说。

    “不怕凯茜知道,跪搓衣板。”林帆偷笑。

    “你怎么逮住谁,就拿谁开涮。”秦翰对林帆十分不满。

    林帆反问:“我说得不对吗?你胆子挺大的!”

    “放心,凯茜舍不得我受苦,”秦翰满脸坏笑。

    华峰又沉默了,林帆说:“你变化真挺大的,每次见面,都不同。”

    华峰说:“我再也不去相亲了。”

    林帆和秦翰目瞪口呆。

    傍晚,林帆回家靠近刘亦心身边时,她捂着嘴,十分嫌弃:“什么味儿。”

    林帆闻了闻身上的衬衣,想起来一件事,说道:“今天华峰在我办公室坐了会,他抽得烟。”

    刘亦心听完,干呕了一下,向卫生间走去,吐了好久。

    林帆满满的心疼:“你这是干什么?”

    刘亦心有气无力地说:“离我远点。”

    “不是。”刘亦心反常的举动,让林帆以及林父和林母一头雾水。

    “亦心,你这是。”林母观察了刘亦心一番,但凡平常不过的事儿,刘亦心就很抗拒。

    就连不擅长管女人事儿的林父也附和了一下。

    林帆立即拉着刘亦心往门口走,嘴里还说:“去医院。”

    刘亦心条件反射地甩开了,慢悠悠地说:“我去过医院了。”

    “医生怎么说?”林母追问,林父和林帆很想知道答案。

    刘亦心缓慢地将手放到肚上,嘴角带笑:“我怀孕两个月了。”

    三个人惊诧过后,心里乐开了花。

    林帆略带埋怨的语气,脸上却带着笑容,说:“你怎么不早点说。”

    “不晚,不晚。”林父不住地说。

    林母站起来,走到刘亦心身边,拉住她的手,说道:“好事呀!亦心,我说你的反应不对劲呢,但我没往怀孕方面想。”

    刘亦心还没有应声,林帆激动地抱起刘亦心,在客厅里转起圈圈。刘亦心直嚷着叫晕,林帆这才依依不舍地把她放下来。

    林母责怪林帆没轻没重:“别动不动就转圈,亦心现在不能动气。”

    “嗯嗯,”林帆应声。

    在吃过晚饭后,林帆给远在国外的妹妹林忆打了一个电话。

    林忆为林帆和刘亦心而深深地感到开心:“哥,嫂子,祝福你们。”

    “谢谢,你记得也要照顾好自己,缺什么可以跟我说,我帮你邮寄过去。”刘亦心说。

    林忆说:“嫂子,你不用担心我。你现在是两个人了,一定要对自己好点。”

    刘亦心笑了笑。

    “哎呀!”林忆突然叫了一声,四个人一头雾水,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她。林忆说:“我多了一个身份呀!成了姑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