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二十七章 你永远是幸福女人
    在这个时候,林帆做法是暖心、暖人的。他轻柔地说:“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少给你自己找借口。”

    “我是为你好,”林帆嬉皮笑脸地说。

    刘亦心自嘲地笑了,她自有分寸。

    “好了,别生气,是我的错。”林帆也趴到刘亦心旁边,温柔地说。

    刘亦心拧了林帆的耳朵,解气了不少。

    林帆对刘亦心肚子说道:“宝宝,你看,妈妈欺负我,你该向着谁呢?”

    “我的孩子,当然是向着妈妈啦!明知故问。”刘亦心高傲地说道。

    林帆笑着说:“又不是你自己生的。”

    刘亦心咬牙切齿地说:“不长记性是吧?”

    林帆立即捂住了嘴巴。

    “这还差不多,”刘亦心说着,把靠枕放到一边,慢慢地平躺下去。然后,凶巴巴地对林帆说:“还不关灯!”

    林帆“嗯”了一声。

    后来,刘亦心接到某个周刊的电话,希望她能在最近这几天接受一个专访活动。

    刘亦心惊诧过后,想到林帆,必须跟他商量一下,再做决定。她告诉对方:“我跟家人商量一下。”

    “好的。”

    挂断了电话,刘亦心内心五味杂陈。

    吃晚饭的时候,刘亦心突然说:“爸,妈,林帆,我跟你们说一件事。”

    三个人不约而同抬起头,洗耳恭听。

    说完后,首先是林父表态:“亦心,我理解你的心情,你既想去,又怕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困扰,比如到时候会有记者堵在家门口,等等,所以,犹豫不决。这一点,我十分赞许,因为你把家人放在第一位。”

    “亦心,我知道这其中的原因肯定是,上次的美食嘉宾节目,对吧?”林母笑眯眯地问。

    林帆的态度很直接:“我不同意。”

    “为什么?”刘亦心情绪平静,没有任何波澜,不过,她要的是一个答案。

    “等生了孩子再说。”为了安全考虑,林帆不打算让刘亦心去参加各个活动。

    林母薄责:“林帆,你总让亦心出去透透气呀!”

    “透气非得专访吗?”

    “不让我去算了,”刘亦心赌气说道。

    林母说:“亦心,你不用管他。”

    “妈,如果她去了。整个A市的记者,都会盯上亦心,躲都来不及。”林帆严肃地说。

    林父说:“有保镖、保安不就行了。”

    刘亦心干咳一声。

    林帆说:“说得总是那么好听,可即使这样,亦心的情绪也会紧张。”

    “林总,你聪慧过人,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分忧解难,反而火上浇油。”刘亦心看向林帆,她一定去专访,眼神很坚定。

    林帆沉默不语,心想,只要他不让步,刘亦心不敢去。

    “林帆,我曾经也是一个有工作的人。如果不是因为你,我能辞职吗?”刘亦心说。

    林帆怒目而视:“你这么说,是在在怪我?”

    “我不敢,你是什么人啊!林氏集团董事长,每个女人理想性的男人。我呢,是一个平凡的人,嫁给你,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我抛头露面,让你提心吊胆。给你生儿育女,就说理所应当!可林帆,不管怎么说,在事业方面,我想你应该会支持我的选择。可我大错而特错!”

    林帆脑海中浮现起秦篱因为和咏莎吵架,导致了悲剧,他绝对不能再次上演。控制不住自己,吼道:“反正我也管不了你,随你便。”

    “你怎么跟亦心说话的!”林父气势汹汹地看向了林帆。

    “还有,你不需要因为迁就我的脾气,而改变。你知道我的性格,我认定的事情,绝对不会让步。你放心好了,我会自我保护,同样,你的孩子也会安然无恙。”刘亦心斩钉截铁地说。

    林帆摸了摸脸,缓声道:“既然如此,我会暗中保护你。”

    次日,刘亦心收拾妥当,林帆伸开双臂,向她敞开。刘亦心拥入怀中,打消林帆心中忧虑说:“别担心。”

    “心儿是最棒的,祝你成功。”

    刘亦心憧憬:“如果有机会,我希望有一天,你能陪我上节目。”

    林帆说:“专访我们夫妻?”

    “嗯,不好吗?”

    “我们的感情,不需要向世间宣告,你也是幸福的女人。”

    “也是,”刘亦心喃喃道。

    林帆看了一下表,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吧!”

    刘亦心满脸狐疑,林帆解释:“我推掉了所有工作,我会在外面等你。”

    一瞬间,刘亦心感动的,眼眶有了晶莹的泪花。

    “好了,好事儿,干嘛掉泪。”林帆用手背擦了擦刘亦心脸,又腻歪了一会,才下楼。

    到达周刊杂志社,车上,林帆握着刘亦心手说:“心儿,祝你成功!”

    “嗯。”刘亦心有了力量,因为她背后,有坚强的后盾。

    刘亦心下车后,秦翰打来电话:“有时间吗?”

    “秦总,你别忘了是一个董事长的身份,不要老想着玩。”林帆打趣地说。

    “哎,你怎么老让人沮丧啊!”秦翰不满。

    “因为我在等待亦心,录完节目。”

    “啊!”秦翰本能的反应。

    林帆说:“怎么,你有意见?”

    “那算了。”秦翰边说着,手从办公桌上拿了几个文件,向会议室走去:“我开会了,先不说了。”

    林帆满脸不屑。

    专访结束后,刘亦心上了车,满脸欣喜:“老公,让你久等了。”

    “没事。”林帆刚放下ipad,处理完云达发送的邮件。说着,从后座拿了一束白玫瑰,递给刘亦心。

    刘亦心顿时脸涨得通红:“你这么快就庆祝我,未免太心急了。”

    “那什么时候庆祝?等到播出后?”林帆满不在乎地说。

    刘亦心点点头:“我以为是。”

    “傻啦?”林帆明明看到刘亦心注意到白玫瑰很出神,催促道。

    刘亦心接过,闻了闻花香。林帆发动车子,她说:“你专门去买的花束?”

    “你落伍了,没听说过配送,这两个字吗?”一个小时前,就订下,没多长时间就送到了。

    刘亦心嘻嘻笑了笑。

    林母走到厨房,从墙壁上取下围裙,小红狐疑地说:“夫人,你这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