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二十八章 你休想从我身边离开
    “我给亦心换个花样,做点好吃的。”林母笑着回答,她刚学到的,但愿可以成功。

    正说着,林帆和刘亦心回来了。小红赶紧去迎接:“少奶奶,你命真好啊!”

    林帆和刘亦心一头雾水。

    “夫人正下厨给你做好吃的呢!”小红说。

    “哦,是吗?”刘亦心把花给了林帆,往厨房走去。

    林帆半开玩笑地说:“妈,偏心也得有个度啊!”

    “少爷,我来把花插上吧!”小红提议。

    林帆这才把花束交给小红。

    “妈,你不用这样的。”刘亦心觉得太麻烦林母了。

    林母不由分说,把刘亦心推到门外:“我不能让你知道我做什么,省得你不吃了。”

    刘亦心说:“妈做什么我都爱吃。”

    “就你嘴甜,”林母说道。

    刘亦心抿唇一笑。

    刘亦心换上衣服,依偎在林帆怀抱里,静静地享受这一切。林帆抚摸她滑溜的秀发:“还得等八个月。”

    “你迫不及待啦?”

    “嗯,做梦梦见你生了。”

    “是男孩还是女孩?”刘亦心一听,追问。

    “忘了。”

    刘亦心不干了,坐直身子,和林帆对视住目光。她说:“你骗人。”

    “这有什么好骗的,”林帆感觉到好笑。

    “你会不会重男轻女?”刘亦心事先有个底。

    林帆蹙眉:“把会不会去掉。”

    “不行,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这个问题太,”林帆不知道怎么说。

    刘亦心一本正经地说:“太什么啊!”

    “那行,你先说,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林帆说。

    刘亦心一副思考的样子:“因为,我看过电视剧。但凡是豪门的,一定要有一个男孩。不然的话,会离婚、被赶出家门。”

    “哦,原来你是怕这个!”林帆故意说。

    刘亦心从林帆眼神中,看到是认真的。说:“真的啊!”

    “什么真的假的?”

    “这样吧,等我生下孩子,我跟你离婚。这样呢,我还可以再去寻找爱情和......”话没说完,林帆捂住刘亦心嘴巴。眼眸一沉:“为什么有这种念头?”

    “你生气啦?”刘亦心视而不见。

    “说。”

    “我怕不是男孩,得跟你说好啊!”

    “我没说不喜欢女孩。”

    “我一向不喜欢在逼迫下回答问题,真实的那种。”

    林帆无语,松开了刘亦心。为了挽回自尊,强调:“好好做林少奶奶、林太太,这辈子,你休想从我身边逃走。”

    刘亦心装作没听见一样。

    林母口中的好菜,迟迟不上桌。林父等不及了:“你快点行吗?别磨蹭了,孩子们都饿了。”说完,看向儿媳妇:“亦心,你饿了话,先吃吧!”

    “没关系,爸,再等一会。”长辈不动筷子,小辈们更不能破坏规矩。

    林母小心翼翼地端着盘子,由于太烫了,让人受不了。眼看着到餐桌,也顾不得食物的精美,赶紧一放,吹了吹手。

    刘亦心见状:“妈,你没事吧?”

    林母还没有应声,林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用管她,肉厚。”

    林母气得,十分恼火了。正要踢林父一脚,谁知,防不胜防,踢到了椅子腿。直叫唤,林父哈哈大笑。

    林母咬牙切齿地说:“你再笑,今晚睡沙发。”

    刘亦心听到这句话,扑哧一笑。公公婆婆都老夫老妻了,也会这样的威胁。

    林帆打圆场:“爸,妈,你们都多大年龄了,干嘛还斗呢!”

    “还不都得怪你爸,”林母没好气地说。

    刘亦心转移注意力,说:“妈,你做的这道菜,是什么?”

    林母缓和了脸色,回答道:“名字叫三丝鱼卷,亦心、林帆尝尝。”

    “好,”林帆和刘亦心分别应声。

    刘亦心筷子夹了一个,尝了一口,不由地皱了一下眉。不知道是林母做的不对,还是她口味有问题,没想象中的美好。然而,林母很期待评价:“好吃吗?”

    “可以,”林帆说。

    刘亦心怕林母不开心,强撑着好吃的样子说:“妈,你第一次做,就这么成功!到时候开个餐厅,该多好啊!”

    “亦心,你就别拿我打趣了,能欣赏我厨艺的,也只有你和林帆、小忆了。”

    刘亦心说:“是吗?”

    “嗯。”

    趁林母不注意,刘亦心把鱼卷给了林帆。他用哑语说道:“你不喜欢吃。”

    刘亦心“嗯”了一声。

    过了几分钟,林母发现异常,鱼卷除了林父和林帆吃,刘亦心却尚未动。不禁说道:“亦心,你怎么不吃?”

    刘亦心略显为难。

    “妈,亦心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怎么?你还要求她?”林帆说道。

    林父附和:“是啊!”

    林母赶忙说:“没有,没有。”

    回到房间,林帆跟在刘亦心身后,说道:“你不应该感谢我替你解围?”

    “你干嘛自作多情,”刘亦心不肯承认。

    “行,那你以后我妈做什么,你都必须把菜吃完,不能剩。”

    刘亦心不言语,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林帆。

    “怎么不说话了?”

    “我嗓子疼不行啊!”刘亦心句句有理地说。

    林帆听闻后,走出房间。刘亦心气急败坏地说:“说不过我,又要出去吗?”

    五分钟过去了,林帆端着一杯胖大海,在刘亦心眼前:“喝吧!”

    霎时,刘亦心秒懂。她却又故意不领情说:“我从来没喝过胖大海,吃点消炎药就好了。”

    “别耍脾气,孩子还得你好好培养呢!”林帆反着说,顺便摸了摸刘亦心肚子。

    刘亦心“哼”了一声,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听话,开个玩笑,你也当真?”

    “那当然。”

    刘亦心背对着林帆,偷偷地笑。

    茶馆。

    凯茜日日忙得晕头转向,无暇休息。秦翰下班后,接她回家。

    秦母观察到凯茜疲惫,于是,说道:“凯茜,今晚让伦伦跟我睡。你好好休息吧!”

    “呃,”凯茜有些意外。

    “你看你累成什么样子了,秦翰,你也是不管不顾的。”秦母心疼凯茜,然后,责备秦翰。

    凯茜说:“妈,这不怪秦翰的。”

    秦翰给凯茜盛了一碗鸡汤,放到她手边,示意赶紧喝。

    “凯茜,你对秦伦的养育之恩,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秦父想起秦篱和咏莎就不由地叹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