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三十章 集团是我开的吗?
    刘亦心望着门非,语气冰冷地说:“她谁啊?”

    “你不是知道吗?”刘池嘟囔道。

    “我这个弟弟没有钱,为了你还找他姐夫借的,这件事你知道吗?”刘亦心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跟门非说破。

    门非惊诧,她的债主比上次还要大。刘池说:“姐,说这些干吗啊!是我借的,和门非没有关系。”

    刘亦心开门见山地说:“你们今天还想怎样。”

    “姐,你放心好了,我不是来借钱的。”刘池声明。

    刘亦心没好气地说:“反正没好事。”

    “我想让门非去我姐夫集团上班。”刘池打开天窗说亮话。

    刘亦心惊奇不已,两眼冒火,愤怒地说:“刘池,你当集团是我开的吗?”

    门非吓得闭上了眼睛。

    “你别动气,”刘池安抚刘亦心情绪。继续说:“你跟我姐夫说说嘛。”

    刘亦心说:“我是欠你的吗?你说什么,我就答应你的条件?”

    “姐。”既然求别人,门非必须拿点诚意,套近乎。

    “闭嘴,集团你想进就进吗?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刘亦心把气撒到门非身上。

    门非不想受气,索性走算了:“林太太,对不起,打扰了您,希望您见谅。”

    刘池不想丢人,省得门非笑话,命令她:“坐下。”

    门非很听话。

    “刘池,妈前两天跟我打电话。你今儿把她弄到集团,妈知道了,该怎么收场,你考虑过吗?”刘亦心够忍让,刘池却一次又一次地跟门非开条件,而他并没有能力。

    刘池说:“你把门非当朋友还不行吗?”

    “凭什么呀!”刘亦心不打算答应。

    刘池说:“凭你是林氏集团少奶奶,你说话,我姐夫不依的话,那就是你的问题。”

    “你是怪我无能,帮不了你?再说,门非只是你同学,你要这样伤我们姐弟感情。”刘亦心也提高了声音。

    刘池毫不犹豫地说:“她是我女朋友,不行吗?”

    片刻,门非愣住,刘亦心不敢置信地看着弟弟。

    “给你几天时间,我们走。”刘池拉着呆若木鸡的门非,往门口走去。

    大街上,门非说:“你不应该这样对你姐姐说话。”

    刘池反倒像没事人似的:“不威胁她一下,她不会答应的。”

    门非惊愕。

    刘亦心却在床头伤心地哭泣,被子上全是大大小小的纸团。林父和林母进家门,却看到林帆在找刘亦心。

    “林帆,你没去楼上看看吗?”林母提醒道。

    林帆一拍头:“对啊!”

    “亦心。”林帆充满欣喜地打开了房门,不料,一怔。

    “老公。”林帆走到刘亦心身边,正要开口问,她哭得更急了。

    林帆给了刘亦心肩膀靠着,轻声问:“心儿,别哭了,谁欺负你了。”

    刘亦心上气不接下气:“是刘池。”

    林帆皱眉:“他又怎么了。”

    “他带着门非,来找我。说想到集团上班,我不同意,就吵了起来。他竟然说,那个女人是他女朋友。”

    林帆拭擦刘亦心眼泪:“就为这点事,你就哭了。”

    “嗯嗯。”

    林帆笑着问:“你认为,至于吗?”

    “难道不至于吗?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条件,就要进集团工作,脸皮太厚了。”

    林帆一笑:“亦心,既然刘池开了这个口,就不应该拒绝。”

    “你什么意思。”

    “去集团工作没有问题。”

    刘亦心觉得耳朵听错了:“林帆。”

    “你这样做,可就错过了未来的弟媳妇。”林帆神神秘秘说。

    刘亦心的嘴成了O型:“刘池真的喜欢她。”

    “可能吧,我们那笔钱,你不用过多的计较。”

    “哦。”

    林帆笑着说:“有事就说,不用哭。万一让人家女孩子知道了,你本来高高在上的身份,听说你哭了,岂不是让她笑话。”

    “我才不要呢!”说到刘亦心弱点,她不想那样。

    “再或者,你破坏了刘池的婚姻,爸妈知道了,肯定是责怪你的。”

    刘亦心撇了一下嘴。而林帆立即给刘池打了一个电话,明天让门非来报道。

    门非对刘池说:“刘池,你帮我这么多,我请你吃饭。”

    “吃什么,吃你妈妈卖的早餐?”刘池幽默地开玩笑。

    门非大笑:“好呀,只要你不嫌弃。”

    “走,”刘池催促道。

    刘亦心看林帆一脸笑意,说:“你打算给门非什么职位?”

    “这不叫给,也算应聘。”

    “我带你去洗洗脸。”林帆伸出手,刘亦心和他一起去卫生间。

    林母端着一个煲,放到餐桌中间。林父说:“你又做的什么。”

    “不告诉你。”

    下了楼梯,林帆闻到香味,边走边说:“今儿做了什么好吃的。”

    林母掀开了盖子,放眼望去,是一锅粥。说道:“亦心,我熬了黑米粥,保产育胎的。”

    刘亦心感动不已:“妈,你费心了。”

    “没事,吃吧!”

    入座后,林帆发现林父手边有一瓶白酒,有些馋了。盯了一会儿,说:“爸,今天有好事吗?”

    “没有,喝点吧!”林父有了一个伴。

    林帆一听,扭过头向刘亦心请示:“行吗?”

    “少喝点。”刘亦心没想到林帆会当着林父和林母面,询问她的意见。

    林父打趣地说:“我的日子还挺滋润的,林帆就不行了,妻管严。”

    林帆死活不承认:“爸,亦心也是为我好。”

    林母和刘亦心笑了起来。

    刘亦心喝了一口粥,觉得无味。想去厨房,于是站了起来。林母说:“亦心,你干什么?”

    “我想放点糖。”

    “林帆,去给亦心拿来糖罐。”林母命令般的口气。

    林帆正和林父聊天,不想动:“你去给她拿。”

    “我的话你也不听了,”林母脸色一沉。

    林帆照办。

    刘亦心说:“妈这些我能拿,你何必指使林帆呢!”

    “让他拿也不是麻烦事儿,举手之劳。亦心,你不用自己动,或者指使小红也行。”

    刘亦心说:“我本来也想让林帆拿,但是,我当着婆婆的面指使老公,你会不愿意。”

    “亦心,我不是恶婆婆,我的思想是让林帆对你好。”林母说。

    刘亦心笑着说:“妈你也喝一碗粥。”

    “好,”林母应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