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三十章 这是在讨好的意思
    第二天一大早,刘池和门非在大厦外等待林帆到来。云达接到通知,下来迎接:“请问你们是刘池先生和门非小姐吗?”

    “是的。”刘池心想,她是姐夫的秘书吧。

    “林总还在路上,一会就过来,你们跟我去办公室等。”云达微微侧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刘池和门非、云达一起上了电梯。

    “请喝水。”云达又倒了两杯水,放到桌子上。

    门非道谢。

    刘池和门非打量着林帆办公室,他第一次来,不知为何有些胆怯。办公桌一丝不染,南边放着电脑,其他边缘有几盆小盆栽,翠绿欲滴。办公椅子后面是一个大书柜,里面放着文件,标写着日期。东边就是茶几和沙发。不禁羡慕起林帆,姐夫真是一个人生赢家。

    林帆推门而入,朝气蓬勃。笑着说:“来了。”

    “姐夫。”

    “林总。”

    刘池和门非回过神,站起来,打招呼。

    林帆看向了门非,打扮清秀、有些腼腆,一看就是没经过大起大落的人。说道:“不用紧张,随刘池叫我姐夫就好。”

    门非说:“那怎么行呢!”

    “刘池和我是一家人,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林帆做到办公椅上,说道。

    门非说:“不仅麻烦了刘池还有您。”

    “不用说那么多见外话,来,把你简历让我看看。”林帆接过门非简历,成绩及格,拿过奖学金。

    “姐夫,我跟你说,门非还能吃苦。”刘池插嘴道。

    “哟。”林帆故装作很惊讶:“刘池,这才认识几天,全了解清楚了。”

    门非涨红了脸,低下头。刘池辩解:“我们是同学。”

    “哦,可到你嘴里就变了味。”林帆忍俊不禁的样子,门非突然间有几分紧张,刘池不知道姐夫说的什么意思。

    林帆叫来了云达,说:“安排门非去企划部门。”

    “好的,林总。”云达说完,对门非说:“跟我来吧!”

    门非快速地说:“谢谢林总、刘池。总有一天,我会报答你们。”

    说完,和云达离开了办公室。

    刘池正想尾随着,林帆关住了门。说道:“今天就我们俩,还不说实话?”

    “姐夫,我和门非你看到了,普通朋友关系。”刘池明白了林帆意思,郑重强调道。

    林帆根本不可能信,刘池和门非不会擦出爱的火花:“我看好你哦!”

    “姐夫,中午一起吃个饭,算是答谢你帮我忙。”这个人情,刘池必定还。

    林帆嘴角带笑:“以后再说吧!”

    “那我上班去了。”刘池是请了一上午假,既然姐夫不肯,那先去医院。

    林帆说:“用我送你吗?”

    刘池有些受不了林帆突如其来的关心:“姐夫,你别用这种目光看我。”

    “好好,路上小心点。”林帆忍不住笑了。

    一周过去了,早晨醒来,刘亦心接到张欢电话:“我今天晚上回来,希望你能来接我。”

    刘亦心答应。

    林帆穿好衬衣,刘亦心自然地拿过领带,为林帆系上。他说:“你这是在讨好我的意思吗?”

    “我本来没想起来,不过林总开了口,我怎能拒绝。”刘亦心还不知道晚上怎么去机场呢,林帆的话打消了她的顾虑。

    林帆笑着说:“看来,我以后还得少说话,得让你求我。”

    “林总说的话要考虑一下,别说那些不实际的话。”

    “是吗?”林帆反问。

    系完领带,刘亦心自言自语道:“这个颜色正好陪你的衬衫,很帅。”

    “我哪天不帅了,”林帆逼问。

    “都要当爸爸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似的。”刘亦心从林帆身旁走开,抻抻被子。

    “今天太阳晴朗,一会儿让小红晒晒被子。”

    刘亦心面带微笑:“正有此意。”

    “默契,”林帆高兴地说。

    林帆到达集团,对云达说:“让门非来我办公室一趟。”

    “好,”云达拨通了内线。

    一会儿,门非穿着低跟高跟鞋,敲了门。林帆沉稳地说:“进来。”

    “林总,你找我。”门非的穿衣风格仍没有改变,化了淡妆,显得很精神。

    “坐。”

    门非坐到林帆的对面,笑盈盈的,手心却出了一层汗。林帆问:“怎么样,还习惯吗?”

    “嗯。”

    林帆说:“因为你父亲的住院,云达跟企划部主管说了一声。只要你有事,随时可以请假。”

    “谢谢您的理解,”门非享受到了很好的待遇。

    林帆继续问:“和同事相处不错吧!”

    “嗯嗯。林总,你这么忙,还让你挂记着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门非不敢直视林帆的眼睛,目光转移到他的办公桌。

    林帆说:“没关系,好好加油吧,会有前途的。去忙吧!”

    华峰的头受伤了,血流不止,衣服一片血红。火急火燎地来了,粗暴地开了门:“林帆。”

    门非一颤,随即,和华峰擦肩而过。

    华峰神情恍惚了一下,对林帆说:“集团有这样的员工,怎么不介绍给我。”

    “行了,想女人也不能来我这捞啊!”林帆不悦地说。

    “你是我兄弟吗?”

    “是是,”林帆敷衍道:“你头上怎么回事?”

    “别提了,我一夜没回家。”

    林帆冷笑道:“现在流行离家出走吗?”

    华峰一言难尽:“因为见义勇为,就打起来了。”

    林帆拿过手机,拉着华峰说:“走,我带你去医院包扎。”

    傍晚,门非在路边买了盒饭,进了医院大楼。正碰上下班的刘池,她反应很快:“你要回家了。”

    “对,你刚下班。”

    “是的。”

    刘池说:“你爸爸怎么样了?”

    “快出院了。”门非回答,病情稳住,再观察几天就可以回家。

    “行,那就不耽误你了,我先走了。”刘池和门非说了再见。

    林帆牵着刘亦心的手,对客厅的林父和林母说:“爸,妈,我们俩出去见个朋友,就不在家吃饭了。”

    林母坐不住了,说道:“见什么朋友呀!”

    “妈,是张欢。”刘亦心慢悠悠地回答。

    “哦,亦心呀!我觉得你现在还是少见她为好。”林母怕刘亦心出了事儿,怎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