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三十二章 我又不是你爸妈
    “不去,”刘亦心一口否决。

    “谁又惹你不开心了?”林帆察觉她闷闷不乐,坐到床边。

    刘亦心嘟囔道:“我太笨了,根本没脸面吃饭。”

    “胡说八道,”林帆的眸光和刘亦心眼睛对视。

    “真的,我闯祸了。”

    林帆听完后,哈哈大笑:“不就是一个盖子吗?我买一箱回来,备用。”

    “有钱没地方花了,”刘亦心没好气地说。

    “鸡毛蒜皮的小事别放在心上,行吗?我想看到一个快乐的你。”林帆恳求道。

    刘亦心“嗯”了一声。林帆站起来,伸出双手,刘亦心示意,和他一起去共用午饭。落座后,林母夹了一个猪蹄放到刘亦心碗中,说:“多吃点。”林帆也好久没吃了,正要夹,被林母打了回去:“没有你的份。”

    林帆笑着说:“妈,吃了明天再买呗!”

    “不行,每天吃,亦心会腻的。”林母直接拒绝,说着,说:“你吃黄豆吧!”

    无论刘亦心怎么说,林母绝对不让步。她连米饭都没动,在灼灼的目光下,吃了两个猪蹄.....

    砂锅里只剩下少得可怜的汤,林帆毫不犹豫地喝下。

    林父拍了桌子,三个人吓了一大跳,凶巴巴地看向了林母:“他是你亲生儿子,你就忍心这样吗?小心你老了,他不给你养老送终。”

    林母一点也不惧怕,咯咯笑了:“我有儿媳妇呢!”

    刘亦心听到这句话,微怔了几秒,随即,干咳了一声,落荒而逃。林帆意味深长地看向了林母......

    刘亦心想起林母的话,不寒而栗。

    张欢放下咖啡杯,说道:“你婆婆现在就跟你说。”

    “听林帆说,她跟以前变了太多,”刘亦心确实吓到了。

    “我都不敢回家了。”刘亦心苦笑,喝了一口清水。

    为了消除刘亦心的心情,张欢提议去逛街。林帆午觉醒来,没有看到了刘亦心身影,心里有些失望,拨打了电话。

    手机响了很久,刘亦心才慢吞吞的接通:“干嘛?”

    “亦心,你在哪呢?”

    “我在哪需要向你汇报吗?”刘亦心不耐烦地说,她刚看中了一件衣服,正准备试穿。

    林帆没有强迫,只是说了一句:“那你早点回来,我在家等你。”不等他话说完,刘亦心就挂了。

    刘亦心提着名牌购物袋,大步流星地进了家。坐在客厅的林帆立即迎接:“你怎么回来的?”

    “你又没接我,管那么多,干什么?”刘亦心似笑非笑地说。

    林帆也不生气,说道:“你没说让我去接你。”

    林母走到刘亦心身边,说:“亦心回来就好,上楼休息吧!”

    “我就算不想回来,能行吗?”刘亦心不愿意搭理林母,又对林帆说了一句,向楼梯口走去。

    林父知道刘亦心是针对林母的,破口大骂:“有病,自己的孩子还指望不住。”

    林母回头:“我不是开玩笑的吗?”

    “儿媳妇再好,也是别人家的闺女,你凭什么要求人家伺候你。”林父说道。

    林母当然明白,她小声地嘀咕:“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以后你的嘴,再没个把门,就拿胶布封住你的嘴。”林父气呼呼地教训林母。

    刘亦心剥了一个香蕉,放到嘴里,突然,一本正经地问林帆:“你妈是不是你亲生的?”

    林帆诧异:“你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你爸吵架的时候,一点面子也不给你妈。”刘亦心发现了这一点,是中心。

    林帆恢复了平常的脸色,说道:“他们以前很少吵架的。”

    “是吗?”刘亦心拉长了腔调,将信将疑的。

    “你真的记住了她的话?”林帆小心翼翼地问。

    刘亦心毫不犹豫地说:“笑话。”

    不管林母之前说的是玩笑话或者真话,林帆不想过多的纠结多问。第二天一早,林父在看报纸,坐下几分钟后,林母穿着睡衣,头发也没梳理,打着哈欠就过来吃早餐。

    林父又开始发脾气,眼神充满着怒意:“说你几句还有理了?”

    林母不屑地看了林父一眼,像没事人似的,对林帆和刘亦心说:“别理他,该吃吃。”

    林帆喝了一口粥,刘亦心忐忑不安地拿起了筷子。

    这一天,门非忙完了所有的工作,终于可以轻松一下。一周过去了,刘池始终没有跟她打电话。学生时代,有不少男生拿着玫瑰花来向她表白,可一听说她家穷到家人可以去卖早餐的地步,纷纷的逃离、无影无踪。好不容易钓到条件这么好的刘池,她不可能轻易放过。门父的年年少不了药,门母没有一份正式工作,门非时间长了,把工资都交给了家里,那她拿什么来打扮自己。但只要嫁给刘池,什么也少不了,别说医药费,别墅都能住上。此时,必须学会脸皮厚点。

    于是,下班后,门非决定去医院找刘池。同事见状,笑眯眯地问:“是去约会吗?”

    门非一笑而过。

    门非熟门熟路找到刘池办公室,他在低头写着什么。她抬起手,敲了敲门,进去后,一言不发。

    刘池看向了门外,本来绽放的笑脸,一瞬间,皱眉:“怎么又是你。”

    “刘池,今晚有时间吗?我们一起吃个饭吧!”门非缓缓地开口。

    刘池毫不留情地说:“跟你这种人吃饭,我没有胃口。”

    门非慢慢地靠近办公桌,一把拉住了刘池的手,与刘池的眼睛对视:“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原谅。”刘池条件反射松开,顺势,对着门非的脸,打了上去,骂道:“贱女人。”

    门非眼泪夺眶而出:“你打我?我爸妈还没跟我动过手。”

    刘池瞪大眼睛:“我又不是你爸妈。”

    “刘池,你不是男人。”门非气不过,要跟刘池打架。他轻轻松松地拿住门非两个纤细的胳膊,一字一句地说:“尽快把钱还了,然后,给我滚远点。”

    说完,刘池把门非推到了门外。

    门非都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门母看女儿泪流满面,立马关心:“门非,你这是怎么了?”

    “妈,我无论怎么做,刘池都不肯原谅。”门非抽噎着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