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三十二章 抱走了就不送了
    “哎,你不问问有谁吗?”刘亦心偷笑。

    “反正不是你同学。”

    “有两个男的,你确定要过来?”刘亦心半开玩笑。

    林帆笑着说:“那我得更得去了,万一你跟他们跑了怎么办。”

    “嗯,”刘亦心敷衍道。

    十五分钟后,林帆来到包间,是一个圆桌,中间放着五颜六色的花朵。刘父和刘亦心正在看菜单,刘母在喝茶。他环顾四周,没有看到刘池身影,随口问了一下。刘亦心头也不抬地回答:“卫生间。”

    “林帆,坐。”刘母想跟女婿聊聊,发生了这种事,都是他忙前忙后,跑前跑后。

    林帆坐下,宽慰道:“妈,风波过去,别放在心上。”

    “林帆,刘池不是一个爱闯祸的孩子,偏偏遇上这样的同学。”刘母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林帆说:“我明白。”

    点完菜,刘亦心把菜单交给了服务员。她威胁:“妈,你要是再这样,我们就走了。”

    “没人绑着你啊!”刘母接茬很快,没好气地说。

    刘池站在门口,听着里面断断续续的话语,犹豫不决。走廊上,人来人往的,有同学聚会、有一群闺蜜、有谈生意的.....

    刘池心很乱,推门而入。看到林帆,打招呼:“姐夫来了。”

    “嗯,刘池,明天就开始上班了吧?”林帆假装不知情。

    刘池点点头。刘亦心和林帆尽量在桌上说一些开心的事儿、有趣的事儿,刘池始终没有笑脸,反而留下深刻的阴影。

    吃完晚饭,林帆把刘父和刘母、刘池送到家,然后,返回大宅。

    房间,刘亦心洗完澡就睡觉。林帆用浴巾裹着身体,钻进被子里,对身旁的人说:“和我说会话吧!”

    刘亦心心情也受到了影响:“说什么呀!”

    “你是不是在怪我?”林帆看穿了刘亦心心思。

    刘亦心不言语。

    “我承认是我太心急了。”如果早知道门非是一个虚伪的人,他就不该同意让她进集团。

    “刘池也是有错误的。”刘池提的要求,林帆一一做到,刘亦心根本不可能再去埋怨他。

    林帆深深地叹了口气:“下次他就会长点心眼。”

    “但愿吧!”刘亦心喃喃道。

    凯茜是被声音吵醒的,她这两天身体不舒服,没有去茶馆。换了一身衣服,便下楼。就连秦翰也从公司里赶了回来,看到凯茜,走到她身边,说:“你怎么不好好休息。”

    凯茜问秦翰:“发生什么事了?”

    秦翰小声地在凯茜耳边说:“你别管。”

    越是不说,凯茜就越好奇不已。她看了一下沙发上坐的人,是咏莎娘家,十分惊讶。

    “我不可能把孩子给你们的。”秦母尖叫的声音,打破了凯茜的想法。

    咏母斜眼瞪了一下秦母:“这是我女儿生的孩子,凭什么说不让就不让。”

    “爸,妈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商量。”凯茜一本正经地说。

    秦父只是闷闷的抽烟,不说一句话。秦母说:“凯茜,他们想把孩子抱走。”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凯茜觉得秦母闹得太过头了。

    秦母焦急地说:“抱走了就不送了。”

    凯茜惊愕地望了一眼气势汹汹咏母。

    凯茜心平和气地询问了咏家人原因,原来,每次秦伦被接走后,他们都依依不舍地,心情烦躁。而咏莎的兄弟姐妹们,建议把孩子抱过来,一起抚养,总比只能在梦里相望好。然而,秦母坚决不同意,孩子是秦家的,不可能过户到咏家人名下。

    凯茜不急不慢地说:“好,我答应你们。”

    秦父和秦母、秦翰目瞪口呆地看着凯茜。咏家人欢呼起来,咏母的脸色变得很快,笑着对凯茜说:“二媳妇果然深明大义。”

    “凯茜,就算秦篱不在了,可我还没把家交给你的地步呀!”秦母气急败坏地说。

    秦父也沉不住气:“凯茜,你是秦家人,怎么可能站在咏家人身边。”

    反倒秦翰支持凯茜做法:“这样也好,就不用我们俩受累了。”

    “秦翰。”秦母呵斥一声:“你就这么厌烦秦伦吗?”

    凯茜亲自把秦伦抱了出来,咏母正要伸手接,她却收回了:“等等。”

    “二媳妇,你不会变卦了吧!”咏母捉不透凯茜的心。

    “孩子抱回去后,是不是姓咏?”凯茜问。

    “对啊!”

    “那出了秦家大门,秦伦永远没有资格来分秦家的资产,你是否同意?”凯茜和咏母眼睛对视。

    咏母略显为难:“这。”

    “你女儿的离世就是跟资产有关系,”凯茜一字一句说道。

    咏母咬牙切齿:“二媳妇,你威胁我?”

    “不敢。”凯茜继续说:“你要是同意。等孩子长大后,可以随时来看爷爷奶奶、叔叔婶婶,但关于资产、家产全部都是我孩子的。”

    “二媳妇,我答应你。”

    “来人,拿纸和笔。”凯茜霸气地说

    过了几分钟,咏母郑重其事地把保证书交给了凯茜。只是为了以后,咏家不耍赖。咏家接过熟睡中的秦伦,便离开。秦父对于凯茜做的决定,甚是愤怒,他刚想要站起来,理论一番,却因为气血攻心,晕了过去。

    直到秦父醒来,秦翰让凯茜不要去探望。

    凯茜又不忍心秦母一个人:“可他毕竟是一个老人。”

    “你去了,他们的气儿也消不了,不如。”公司里正好有一个活动,于是,秦翰决定亲自参加,催促凯茜收拾行李。

    凯茜仍然一动不动:“这样会不会不要太好啊!”

    秦翰不想再多说下去,为了不耽误时间,他推着凯茜上楼梯。

    华峰联系不到秦翰,心中有些失落,不会出事了吧!他和林帆去了一趟秦宅,保姆说:“老爷住院了。”

    秦父躺在病床上,想起秦伦不知不觉流下眼泪。林父和林母一听说,准备出门。刘亦心说:“我也想去。”

    林母思考了一下,一本正经地对刘亦心说:“医院病人、医生不少,你去了不利,我们一会儿就回来。”

    “那好吧,”刘亦心不再强迫林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