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三十三章 你在我心里是坚强人
    “不然呢?”林母没好气地反问。

    林帆手里拎着一个袋子,刘亦心笑吟吟地问:“原来是去买好吃的。”

    “猜猜里面是什么。”

    刘亦心满腹狐疑地看着林帆:“快说吧,爸和妈都饿了。”

    “山楂糕。”林帆掏出两盒,是现切的,红彤彤的,刘亦心虽喜欢,但捂住了嘴。林帆说:“等你没胃口的时候,吃一块。”

    “好,”刘亦心回答。

    林帆在卫生间洗了手,坐下后,林父和林母已经开吃。刘亦心说:“老公,想必也你饿了,多吃点。”

    “你不吃?”林帆吃了一口菜,发现刘亦心连碗筷也没有。他脸色一变,没有了温柔,冷漠地问小红:“怎么回事。”

    “是少奶奶不饿,”小红毕恭毕敬的回应。

    “我今天跟张欢吃了不少,”刘亦心只是想陪伴一下家人而已。

    林母认为不妥,说道:“亦心,你大半夜饿了,多不好,还得起来,不如喝点粥。”

    “不不。”刘亦心不知为何下午回来后,喝口水都想吐。

    刘池跟随着医院进修学习,感情的事情暂且搁置到一边。刘亦心说:“妈,别心急,刘池早晚会带着媳妇进门的。”

    “好。”刘母知道刘亦心要来,特地在厨房熬了汤。刘亦心说:“妈,你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干嘛那么累。”

    刘母感慨地说:“亦心,幸好你没远嫁,你看,刘池不在家的话,妈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刘亦心抚摸着刘母经历过沧桑的手,笑着说:“你就算让我远嫁,我也不愿意。”

    “为什么?”刘母又问道。

    刘亦心说:“因为我不舍得您。”说完,靠在刘母的肩膀上。

    刘母的心情慢慢地舒展开,被逗笑:“女儿是贴心小棉袄,总能顺着妈妈的心。”

    “妈,你是不是在暗示我什么。”刘亦心坐直了身体,突然严肃的问道。

    “你多心了。”刘母话说个半截,目不转睛地看着刘亦心。

    “只要你不多心就好,”其实,刘亦心也没有多疑的意思。虽说,每次产检林帆亲自陪同,可从来不过问不该问的。

    刘母说:“一会儿,我给你做点板栗烧鸡。”

    刘亦心“哦”了一声,忽然又想起来,说:“现在不是吃板栗的季节呀!”

    “老早买了,忘了吃。”刘母回答完毕,站起来往厨房走去。

    林帆处理完工作,闲暇之际,给刘亦心打个电话。很快被接通:“喂?老公,现在是上班时间,有什么事儿呢?”

    林帆怕别人听见,压低了声音,说:“想你了。”

    刘亦心一听,浑身发冷:“你是不是做错事儿啦?”

    “哪有咒人的。”林帆并没有生气,跟刘亦心开玩笑。

    刘亦心信以为真:“好吧。”

    “你是在家看书吧!”林帆本想打大宅的电话,但想了一下,让林母知道,刘亦心本身是有点面子薄,到时候,她肯定被数落几句。

    刘亦心说:“你猜。”

    “越是这样,越没在家,老实交代。”林帆一本正经地说。

    刘亦心像个温顺的孩子,老老实实回答:”在我妈家。”

    “走到哪里也不饿着。”林帆猜到岳母肯定给刘亦心做好吃的。

    “老公,你今天没福气了。”

    “那你就把我那份也吃出来。”

    刘亦心爽快地说:“好,吃不了兜着走。”

    华峰正开着会,手机防不胜防响起了震动,他只好对在座的人说:“我接个电话,继续。”走出会议室,接听,语气没有了霸道。很温和:“喂,杰佛,结果怎样。”

    “华总,我尽力了。”

    华峰的情绪被点燃了:“我请你是来干什么的,这么长时间了,一点消息也没有。”

    杰佛陷入沉默之中,华峰清楚生气也解决不了问题,继续说:“接着查。”

    “好,”杰佛不敢违抗华峰要求。

    “华峰。”秦翰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他转身微笑:“你怎么来了。”

    “对我这个不速之客,接待很不情愿吗?”秦翰开玩笑地说。

    华峰把情绪收了起来,让人看不出来破绽:“当然不是,我会还没开完。”

    “行了,干嘛呀!逃避一会儿是一会儿。”秦翰是来分享喜悦的,谁知,华峰面无表情。

    华峰把秦翰请到办公室,招呼道:“坐吧。”紧接着,秘书上来了两杯茶。秦翰刚喝一口,味儿不对,吐了出来:“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你有本事带来几盒,”华峰也不知道这茶叶放了多长时间。

    “这有什么难的。”秦翰满不在乎地说道。随后,招来了秘书。

    秘书问:“秦总,有什么事吗?”

    “把刚才的茶叶扔了,”秦翰语气多了一分严厉,命令道。

    “好的,”秘书回到了办公位置。

    华峰察觉出秦翰和之前不对劲,猜测地说:“今天脸上挂满笑容,不会是凯茜怀孕了吧!”

    “Yes。”

    华峰瞪大眼睛,惊讶地说:“你速度够快的呀!”

    “你真的不会要看我和林帆儿女双全,再结婚吧!天哪,哥们儿,那时候晚了。”秦翰看华峰孤身一人,替他忧愁。

    华峰笑笑:“你们幸福就好。”

    刘亦心陪着刘母睡完午觉,迷迷糊糊的准备起身,洗洗脸。正要穿拖鞋时,刘亦心腹部隐隐约约传来疼痛,她手无足措,叫醒了刘母:“妈,快起来。”

    刘母一个激灵坐起来,看到刘亦心惊慌的样子,秒懂,立即安慰道:“亦心,这是正常现象,快生了,别怕。”

    刘母很淡定的让刘亦心洗了个澡,再去医院。

    半个小时后,林帆以及林父和林母赶到产房,刘亦心宫缩还没有全开,疼痛难忍,额头上全是汗水。林帆坐在床边,小心翼翼地陪护,紧紧地握着刘亦心手。

    “亦心,疼吗?”林帆轻声地问,他的心也拧成了一团,林帆恨不得把疼痛加在他身上。

    刘亦心毫不掩饰地点点头,林帆鼓励她:“你在我心里是一个坚强的人。”

    刘亦心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这会儿没有心思说暧昧的话语。后来,刘亦心被推进产房,林帆对医生说:“我可以进去陪产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