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三十四章 这个人是谁啊?
    从卫生间出来,林帆又点了固体香薰。刘亦心伸出手:“放个轻音乐,跳个舞吧。”

    “好,”林帆应允。

    林帆和刘亦心肢体缠绕在一起,两个人从未接触过。难免会无意中踩脚,最后以失败而告终,两个人相拥在一起。

    林帆说:“我觉得把青颜培养成舞蹈家,教我们俩。”

    “到那个时候我们老的还能动吗?”刘亦心打击林帆积极性。

    林帆说:“那也不错,心儿,知道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吗?”

    “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对。”

    “你会嫌弃我脸上有皱纹吗?”

    林帆笑着说:“经历过沧桑的人,是最美的。”

    “其实,我知道答案,但总会忍不住去问。就像女人问男人:“你爱不爱我?你喜欢不喜欢我?””

    “这些都是下意识问题。”

    “嗯。”

    林帆松开了刘亦心,拉着她坐到床沿,解开了刘亦心浴袍......

    清早,刘亦心被闹钟声打破了美梦,不耐烦地说:“快关掉。”说着,脱离了林帆怀抱,翻了个身。

    林帆“嗯”了一声,用行动证明。

    刘亦心小声嘟囔:“真困,千万别打扰我。”

    林帆在刘亦心耳边说:“我看你这几天很累,你再继续睡吧!”

    “嗯,你告诉青颜,下午我去接她。”刘亦心说话时,也没有睁开眼睛。

    “好。”林帆知道刘亦心除了周末,她都要早起,送林青颜上学。他昨晚一直克制着时间,刘亦心仍然没有承受住,便沉沉睡去......

    林青颜穿着整整齐齐,去了餐厅,林帆和刘亦心还没有下来。正要开口问爷爷奶奶,林帆走了过来,拍了拍她肩膀:“吃早餐吧!”

    “爸爸,妈妈呢?”林青颜只看到林帆一人,疑惑地问。

    林帆说:“今天,我送你去学校。”他既是回答林青颜,也是对林父和林木说,不用等刘亦心。

    林青颜对于突如其来的变化,有些惊讶:“啊?爸爸,你可从来没送过我。”

    “你妈出差时,谁送你的。”林帆觉得林青颜分明是在冤枉他。

    林青颜回想了一下:“也是。”

    “快吃,别磨蹭时间。”

    “爸爸,我发现你是个急性子耶!”只要是林帆送林青颜,紧紧张张。而跟着刘亦心则不一样了,掐着点到教室。

    林帆看向林青颜:“我得跟你妈提提意见。”

    “我不。”林青颜一听到这句话,放下了吐司。

    林帆看了一下表:“如果我走的时候,你还没吃完,那你只有步行去了。”

    “这样也挺好的。”

    “......”林帆说:“你什么意思?”

    “迟到了,你才会重视我的存在。”林青颜仍然是一副不急不慢的样子。

    “那老师也会训你,不是训我。”

    林青颜早知道林帆是这句话,她早有准备:“老师问我,林青颜,你怎么现在才来?我就说,我爸爸根本不等我。”

    林帆真是醉了:“那老师不会问,为什么不等你啊。”

    “我就说,我刚下楼,你就出门上班去了。”

    “那你妈妈怎么不送你?”林帆试着用老师口气问道。

    “我妈妈睡懒觉,怎么叫都不醒。”

    林帆说:“我看你说完,老师就让你站在外面了。”

    “那你不替我委屈?不去找老师吗?”林青颜是林帆的心头肉,如果真出了事,他什么也顾不上,直冲学校。

    林帆嘴里的粥差点吐出来,失笑:“那我也得分时候。”

    “反正我不管。”林青颜发现威胁林帆,真好玩啊!

    秦宅。

    秦沫大早晨醒来,不知道哪来的劲头,在床上蹦了起来,嘴里说道:“啦啦啦!啦啦啦!”秦翰闻声,打开了门,说:“秦沫,别蹦了。”

    “为什么呀!爸爸。”

    “你爷爷昨天晚上没休息好,”秦翰见儿子还不停止,脸色大变,眼神中有着明显怒意。

    “沫沫,醒了吗?”凯茜洗漱完,知道秦翰刚才下楼,看公公婆婆是否在餐厅等待。于是,她边往儿子房间走边说。

    一瞬间,秦沫乖乖地下床。凯茜在门口看到秦翰,疑惑地说道:“你怎么在这儿。”

    “都七岁了,还像小孩子似的,淘气不得了。”秦翰满脸忧愁,秦沫长大了可怎么办呀!

    “跟儿子还置气呀!”凯茜捂着嘴笑道。

    秦翰没好气地说:“你就惯着吧!”

    是呀!凯茜生下秦沫后,事业心收敛了不少,只是不想错过秦沫的童年。对儿子更是疼爱有加,总怕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妈妈,你看我刷完牙了。”过了一会儿,秦沫从卫生间出来,张开嘴让凯茜看一下。她夸赞道:“沫沫真棒!”然后,母子俩一起下楼吃早餐。

    “奶奶。”秦沫一下楼就看到秦母,打着招呼,松开了凯茜。

    “慢点。”凯茜怕秦沫一个脚不稳,栽下去,吓得出了一层冷汗。

    保姆受吩咐把储藏间东西的收拾到一个大纸箱里,放在最上面的是一张秦伦的大照片。秦沫路过的时候,拿起来看了看,但他并不认识。就问道:“这个人是谁啊?”

    保姆虽知情,并没有胆量回答。凯茜大惊失色,一把夺过去:“沫沫,别多问了。”

    “为什么呀?”秦沫对事物充满了好奇心,越是不让问,他就越不罢休。

    “不为什么,赶快吃早餐吧!不然爷爷奶奶该等急了。”凯茜避儿不答,催促秦沫。

    秦沫一听这话,蹦蹦跳跳地去吃饭。

    凯茜转而对对保姆说:“收好。”

    “是,”保姆低着头说道。

    但也由于凯茜和保姆的疏忽,一天,秦沫在用水彩笔画画,产生了坏的念头。拿着秦伦照片,涂了起来。当时,秦翰在公司、凯茜也在茶馆。秦父走到孙子身边,说道:“沫沫,今天在画什么呢?”

    话音刚落下,秦沫抬起头,而秦父看到是秦伦照片被毁。手狠狠地攥着,很是生气。不知内情的秦沫问道:“爷爷,你怎么了?”

    秦父扬手对着秦伦一巴掌,他哇哇地哭了起来。秦父咬牙切齿地,怒赶秦沫:“给我滚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