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三十四章 没有我也生不出来你
    秦母听到秦沫哭声,赶忙来到客厅,了解到事情原因后,捶打着秦父:“你干什么呀!他还是个孩子,你怎么能下得去手。”

    秦沫几乎是闭着眼往门口走,正好遇上凯茜进门。看到秦沫哭哭啼啼的,心揪了一下,蹲下来,问秦沫:“沫沫,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秦沫拥入凯茜温暖的怀抱里,抽噎着:“妈妈。”

    “不哭不哭,告诉妈妈发生什么事儿了?”凯茜安慰道,秦沫一五一十地将经过告诉凯茜后,她愣住。

    九年前,秦伦是秦家的长孙,这一点是没错的。虽说现在有了秦沫,化解了危机,尽管,他现在是咏家人,可在秦家也不能提及起的人物。秦沫当然不知道他还有一个堂哥,才会犯下错误。

    凯茜拉着秦沫去了林宅。

    林父和林母、刘亦心见到凯茜,追问道:“这是怎么了?”凯茜突然间忍不住了流下眼泪,秦沫哭累了,说道:“妈妈,你怎么也哭了?”

    凯茜一个劲儿的抹眼泪,由于孩子在身旁,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刘亦心叫来了林青颜:“青颜,带着沫沫去你房间玩会。”

    “走,姐姐给你拿糖果吃。”林青伸出手,拉着秦沫上楼。

    五分钟过后,刘亦心气急败坏地说:“秦叔叔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拿孩子撒气呀!”

    林父和林母唉声叹气,秦父做的事儿,不敢置信。

    “是啊,沫沫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打过他。”凯茜生秦父的气,她分明感觉,秦父一直在怨恨自己,但没有机会爆发情绪。

    刘亦心猜测地说:“如果秦伦经常过来,秦叔叔可能也不会这样吧!”

    “我看他只有秦伦一个孙子,现在,连人家姓什么都不知道。”凯茜对这个固执的公公别无他法。

    后来,秦翰把凯茜和秦沫接回家。他并没有袒护着秦沫,而是带他到房间,说出了秦伦的身份。说:“秦沫,不管秦伦在不在,这次是你的错误,跟爷爷道个歉,好吗?”

    秦沫点点头,他到秦父房门前,正要敲。却听到了声音,秦父抱着秦伦照片说:“你知不知道爷爷多想你,直到现在,我还留着你的房间呢!”

    秦沫对秦翰说:“爸爸,爷爷不喜欢我。”

    “别胡说。”

    秦沫撇了撇嘴,秦父从房间走了出来:“沫沫,对不起,爷爷疏忽了你的感受。”

    “嗯,”秦沫感觉这一切很突然。

    “秦沫,我跟爷爷说几句话。”秦翰把秦沫支开后,训斥了秦父。

    秦翰劝道:“爸,放下吧!你这样子活得很累。”

    秦父沉默。

    “说实话,我挺恨秦篱和咏莎的。”秦翰这话,憋了很久,他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秦父瞪大眼睛:“他可是你亲哥哥。”

    “爸,别再用所谓的亲情来绑架我了,我想起他俩的自私,咱们家根本不会走到今天的。”

    “秦翰。”

    “爸,你到现在还看不出谁对你好,谁对你不好吗?我建议你还是好好想想吧!”就算秦篱在世,他不可能像秦翰和凯茜一样尽心尽力照顾着。可秦父就喜欢提秦篱,秦翰真的不想听了,不由地提高了音量。

    秦父怔了几秒:“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就当我是胡说八道的。”秦翰也不知道脑子是想的什么,为什么会说那句话呢?

    秦父不语。

    “记住,你只有秦沫一个血脉,”秦翰郑重其事地对秦父说。

    “好好教育秦沫吧!”秦父终于被清醒了。

    秦翰面带微笑地对凯茜说:“满意了吧!”

    凯茜破涕为笑。

    夜晚。

    林青颜在书桌上认认真真地写作业,刘亦心在一旁看着其他课本。林帆热了牛奶,让女儿喝。林青颜说:“爸爸,你好像变勤劳了。”

    “哦,那肯定是受你妈妈的影响。”林帆笑着说。

    刘亦心抿着嘴笑。

    “还没写完吗?”林帆真是有苦说不出,除了周五,周一到四林青颜要求刘亦心陪她写作业。想亲热一下,都不行。

    “妈妈,你给我签个字,就好了。”林青颜写作业不拖沓,但在林帆的眼里,时间貌似很长。

    林帆拿了过去,一本正经地说:“你姓林,干嘛让你妈妈给你签。”

    “是我妈妈生的我。”林青颜做什么事,习惯性地让刘亦心去做。

    “没有我你妈妈也生不出你。”林帆说完,签下了自己姓名。

    林青颜继续说:“爸爸,你不不用一直强调这句话。”

    “那你把刚才的话,收回。”

    “怎么收,你给我示范一下。”林青颜眨了眨眼睛,说道。

    林帆一时语塞。

    “好了,洗澡睡觉吧!明天要上学呢!”刘亦心说道。林青颜收拾了一下,放到书包里。林帆叮嘱道:“别丢三落四。”

    “知道,”林青颜毫不示弱。

    刘亦心见林青颜去了卫生间,她对林帆说:“回房间等我吧!”

    林帆很霸道地抱起了刘亦心,挣扎无果后,她说:“一会儿青颜出来了。”

    “今天我不依你了。”林帆说着就往外走,刘亦心说:“跟青颜打声招呼。”

    “不用。”林帆相信林青颜可以照顾好自己,他认为,刘亦心是故意逃避、拖延时间,迟迟不回房间。

    “你累不累啊?”刘亦心突然关心道。

    林帆冷冷地说:“别找借口。”

    刘亦心霎时泄了气皮球一样,强调道:“明天我送青颜上学。”

    “这得看你配合不配合。”

    刘亦心忍不住拧了一下林帆,他甚至都没发出“啊”的声音。林帆似乎看穿刘亦心心思:“皮厚。”

    “哎,我还没拿浴巾。”刘亦心本以为进到房间,林帆会放下她。可谁知,林帆早知道刘亦心会有这一手,说道:“准备好了。”

    刘亦心无话可说。

    似乎上天给林帆开了个玩笑,总有人来坏他好事儿,这个人便是他亲生女儿。刚洗完澡,发现林青颜带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床边玩着ipad游戏。林帆有气无处可撒,刘亦心差点没晕过去:“青颜,你不睡觉,来这儿干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