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 第三十八章 救他+秦家罪人
    秦翰果断地抽出自己的手,不敢相信地说说:“你威胁我?”

    “你恨秦篱,我清楚,可孩子是无辜的。”

    “爸,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秦翰十分生硬地说,走到了窗台,只留下一个背影。

    秦父失望、沮丧,看来,他有生之年,是不能看到长孙一面。

    私底下,凯茜劝秦翰:“把秦伦找回来看看吧!”

    秦翰一听到这句话,恼火,冲着凯茜吼道:“你别总是让你的错误成为理所当然吗?”

    “可我总不能让你爸恨我一辈子吧!”凯茜说道。

    秦翰一时无声。秦母期待的眼神、秦父的遗憾,他这样做到底对不对?那秦伦呢?如果他得知身世后,是他的叔叔婶婶厌烦他,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他,甚至辜负了秦篱寄托。种种原因,不是一句话就能够解释清楚的。

    华峰对秦翰说道:“你多买点礼品、玩具、零食等,堵住他的嘴不就得了?反正一个孩子,他知道恨是什么吗?”

    林帆只是说了一句:“你自己决定。”

    “错过了今天,再拿金钱买,后悔一辈子,就当是看他过得好不好。”刘亦心说道。

    秦翰和凯茜只好带着满满的诚意,来到咏家。刚走到门口,秦翰又要转身,说道:“当初是他们不找我们,这算什么回事。”

    凯茜执意摁了门铃,过了一分钟,打开了门,却是一个中年妇女。既不是咏母,也不是咏莎的兄弟姐妹或者弟媳。凯茜问道:“你是谁?”

    中年妇女看秦翰、凯茜打扮非同一般,反问道:“你们找谁。”

    “这不是咏家人的房子吗?你怎么会在这里?”秦翰回头,说道。

    中年妇女说道:“他们早就卖了呀!你们不知道?”

    “怎么可能,”凯茜显然不相信中年妇女的话。

    “九年前就卖了。”

    秦翰和凯茜十分惊讶,中年妇女见两个人不说话,要关门。凯茜最后再问一遍:“那他们搬到哪里去了吗?”

    “这我怎么知道,”中年妇女没好气地说道。

    秦翰说道:“我们是找他有重要的事情,请你拜托告诉我们吧!”

    中年妇人在脑子里想了一下:“好像是搬到国外了,当时他们缺钱,抱着一个小孩子。”

    “对对,”秦翰和凯茜异口同声地说。

    “我把款打过去了后,交房的时候,说是为了孩子的教育。”中年妇女说道。

    “这样啊!”凯茜也没听出来,搬到哪个国家了。

    秦翰对中年妇女说了一声谢谢,拉着凯茜走了。

    “老公,他们还会不会回来?”凯茜问道。

    秦翰叹气:“咏家人做出这个决定,就是怕争吵。就这样吧!”

    凯茜如实地把过程说给了秦父和秦母。表面上,秦父自我安慰:“那算了。”

    “爸,那用不用找一下。”凯茜说完,秦翰拉了拉她,似乎是在说,别再起这个头了。

    当时,秦父只是说了一句:“不用麻烦。”

    令秦翰、凯茜、秦母没有想到的是,当晚,秦父的情况突然不乐观,被送往了手术室。一会儿,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

    秦翰不敢相信这一切:“医生,我求求你救救他。”

    “不好意思,我们尽力了。”

    秦翰和秦母听到没有希望的话语,嚎啕大哭起来。弥留之际,秦父说道:“我不恨......凯茜了。咏莎.....也是......精明的人......把秦家搞得......全是...痛苦。”

    “爸,你怎么能这样说。”秦翰绝对不允许秦父说凯茜的不是,他气得直跺脚,那天的话,秦父竟然没有听进去。

    凯茜心寒。九年了,在秦父的心里,仍然是护着秦篱和咏莎。怪罪秦翰、凯茜......

    林父和林母、林帆、刘亦心、林青颜、林忆,华父、华母、华峰等人,来祭奠秦父。秦翰无心招待,准确地说,秦父的话让他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事后,凯茜好几天未进食,秦母夜夜不能闭眼。

    “怎么没看到秦沫呢!”秦母从房间里出来,随口说了一句。秦翰直接楼上冲。

    秦沫拿着之前的全家福,泪流满面:“爷爷,我错了。”

    秦翰发现秦沫的门,是锁住的。他很粗暴的用脚蹬开,气势汹汹地质问:“你为什么在这里。”

    “爸爸,是我对不起爷爷。”

    秦翰止住了要打秦沫的念头,愣了:“什么意思。”

    “是我让爷爷洗澡才会让他滑到的。”

    秦翰一听,火了,摇晃着秦沫:“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我觉得他身上有味道。”秦沫拿着得了满分的试卷,示意是本来想让秦父看的。

    秦翰看也不看的接过,撕得粉碎,吼道:“得了满分,没了爷爷,你开心了。”

    秦沫怯怯地望着秦翰,大气不敢出。秦翰突然命令道“趴下。”

    秦沫照做。

    凯茜听到哭声,急急忙忙来到秦沫的房间里,不料却看到秦翰在打秦沫。她呵斥道:“住手。”

    说着,凯茜推开了秦翰。去看秦沫,伤口处红彤彤一大片。秦翰承认失去了理智,蹲在墙角。

    凯茜几乎是流着泪为秦沫上药,秦沫一坐下都是疼的。好在后来,没有影响到平常的生活,才没有那么吃苦。凯茜悉心照料,秦沫伤口痕迹退去。收拾行李,带他走。

    秦翰拦住了凯茜的去路:“去哪,说清楚。”

    凯茜说道:“我是你们秦家的罪人,就不在这儿碍眼。”

    “谁这样说你的,”秦翰大声地说道。

    “我自己说的。”凯茜冷冷地放下一句话。

    那天,秦翰把所有的保姆辞退,只留下了管家。然后被秦母命令之下,去看了秦篱。

    秦翰对秦篱说道:“哥,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们是不是不会像现在一样。”

    没有回应。

    林帆听闻秦翰的作为后:“你跟我学呢?”

    秦翰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变得让自己也越来越厌恶。华峰建议:“秦翰,去散散心吧!”

    “算了,”秦翰一点劲头也没有。

    林帆和华峰不再说话。

    刘亦心问林帆:“那就一直这样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